十八大前的風風雨雨 (曹景行)

    

無法迴避的嚴峻考驗

  按照之前的公布,大概再過一個多月,中共十八大就要在北京召開。八月上旬,中共高層會聚北戴河,應該是為十八大做最後的布局;胡錦濤七月二十三日在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的開場演講,已經定下了十八大的基調。與此同時,當局宣布了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的六大罪狀,又在合肥開審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涉嫌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的罪案,都帶有十八大前「政治清倉」的味道。

  但是,就像半年前薄熙來事件的突然到來,十八大前夕的中國仍然風雲難測,並非當局完全能夠把握。首先是經濟形勢繼續走低,今年下半年未必就能見底反彈;如果十八大召開之時歐洲債務危機進一步惡化,中國經濟的內外壓力進一步增大,會議氣氛以至關注重點都可能受到影響和牽制。

  尤其是今年以來,越來越多產業陷入困境,就連享有壟斷優勢的中央級國有大企業,也都出現利潤大幅下降的少有局面。世界市場需求減少,使得中國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更加突出。不久前總理溫家寶提出「穩增長」,多個省市馬上跟上,相繼提出金額龐大的投資方案,被稱為地方「四萬億」,政績至上、GDP至上的本性難改。

  但實際上,當前像鋼鐵、煤炭等多個產業日子越來越難過,虧損面越來越大,很大程度就是因為二○○八年四萬億投資阻礙了本來應該加快的產業調整,進一步加劇產能過剩,同時還擠壓了民營企業的空間。而一般老百姓則因實際收入增長受限,日常用品價格大幅上漲,以及住房、教育、醫療、交通等開支不斷加重,普遍感到生活壓力日增。

  所以,十八大能不能拿出決心和實質舉措改變經濟發展模式,全面調整收入分配結構和稅收結構,有效增加老百姓的收入和財富,同時又通過政治體制改革來緩解日益積聚的社會矛盾,不僅是評斷這次會議是否成功的一個重要指標,而且也是對十八大新班子的嚴峻考驗。因為這樣的改革和調整必然會觸動地方和中央、民企和國企、國民與政府之間的資源、利益分配架構,觸動許多既得利益群體。

政府官員「脫離群眾」

  如果北京當局錯失了十八大的時機,就有可能錯失挽回民心的最後機會。一位小有成就的民企老闆對筆者說:「現在沒有一個行業日子好過,我也不想再做下去了。」他正在考慮移民外國,只是還沒有考慮好去哪個國家,「大家都擔心會出現社會動盪,應該先找好退路。」

  有這樣想法的不只他一位,一些「體制內」的朋友似乎更加悲觀,可能因為他們看到更多,也應該知道更多。最令人擔心的是,一旦經濟狀況惡化,本來就夠緊繃的種種社會矛盾,會不會集中爆發?當局有沒有能力和魄力趁着手中尚有一定的資源,趁着中國經濟的總體表現還算可以,在社會危機到來之前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疏導化解?

  今年以來,從廣東烏坎、四川什邡到近日江蘇啟東發生的一系列官民衝突事件,對地方政權都造成前所未見的挑戰和考驗;能不能找到新的社會治理模式,有效制約權力的違法濫權,已是十八大無法迴避的嚴峻課題。追求社會穩定本來沒錯,但社會穩定的基礎是老百姓能夠安居樂業。如果官方為追求政績和集團利益,在「維穩」的大旗下胡作非為、違法違憲,肆意侵犯老百姓利益,本身就成為破壞社會穩定的最有害因素。

  可怕的是一些官員依然麻木、傲慢和遲鈍,「脫離群眾」已經到了難以置信的地步。像北京七二一暴雨成災,汪洋一片,損失嚴重,市政當局明明多處舉措失當,面對網絡上強烈指責和嘲諷,居然有膽用「百密一疏」來給自己解圍。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北京市決策者似乎感覺不到民眾的情緒,匆匆「發動」市民捐款救災,又引來網上新一波的嬉笑怒罵。

  把網上對政府的批評視作敵對勢力

  這幾年中國社會的一個重要發展,是互聯網成為民意表達的主要舞台,成為新的主流媒體,在體制內和體制外都產生了相當數量的意見領袖。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些與官方權力比較接近的人物,卻刻意把網上對政府權力的批評視作異己敵對勢力,激化分歧,挑動對立,干擾十八大的路向。例如,《人民日報》集團屬下的《環球日報》社評,就把網上的批評與反對意見都稱為「反主流的聲音」,是專門「唱反調」的「閒人」。北京的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所長袁鵬則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表示,美國正以「網絡自由」為旗號,改變「自上而下」推進民主自由的傳統模式,以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絡領袖、弱勢群體為核心,以期通過「自下而上」的方式滲透中國基層,為中國的「改變」創造條件。換言之,在他看來,今天中國所有依法維護公民權利、維護弱勢群體利益、要求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人士,都是美國人用來滲透中國的工具。

  更有甚者,某位國家機關的團委書記在新浪微博上充滿仇恨地高呼:「我只有一個願望——有一天,親手砍下信力建之類漢奸的狗頭,用漢奸的污血來蕩滌他們卑劣的靈魂,用雪亮的鋼刀捍衛民族的尊嚴!漢奸殺無赦!——這就是最高的法律,讓保護那些漢奸帶路黨的所謂『人權、自由』見鬼去吧!」而「百度百科」對信力建先生的介紹則是「中國民辦學校第一人」。

  這是十八大前最令人不安的言論,或許,有些人真的已按捺不住,真要動刀動槍、人頭落地了。倘如此,中國不是什麼倒退到「文化大革命」時代,而必然成為新的敍利亞,以至萬劫不復。但願這只是個別人士的想法和主張,而不是體制內的「主流」,當然更不應成為十八大的選擇。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