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百年有感 (陳佳榮)

中國教科書曾這麼寫道﹕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七日(俄曆十月二十五日)夜,阿芙樂爾巡洋艦轟擊彼得格勒冬宮的炮聲,揭開了俄國十月革命的帷幕,開啟了全球社會主義革命新紀元。中國的社會主義者對此無比地歡呼,李大釗曾屢發宏文〈法俄革命之比較觀〉、〈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主義之勝利〉、〈十月革命與中國人民〉。毛澤東更以其名言「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響徹了中外。雖說中國人接受馬克思主義最早並非來自俄國,也非遲至一九一七年,但對神州全社會震撼性的影響,自非俄國十月革命莫屬。
曾幾何時,筆者曾在北國高等學府講授世界近代史達廿餘載,其間舉凡巴黎公社原則、十月革命意義,均在必教之列,由此亦令自我之青壯歲月,皆屬「巴黎公社迷」、「十月革命迷」。光陰荏苒,雖然播遷南溟已有三十多年,隨着年歲閱歷增長,待人處世觀點時變,但作為歷史學者總覺評論史事仍應持客觀的分析態度。以十月革命而言,自己雖已非十足的「擁躉」,但總常懷初心,不願作輕易的肯定或否定,認為應據史實及規律總結些有益的經驗教訓。不過,畢竟年事漸高,已屆杖朝之期,故難再詳找材料、引經據典,只憑過往積累和記憶談些感想,供大家討論和批評。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