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友好的畫皮 (李長聲)

  麻生太郎副總理有一張「撇式大嘴」,國民常以此特徵繪畫他的漫畫肖像,這張嘴以「失言」著稱。例如今年年初,日本人剛過完年,他就失言了。那是在社會保障制度改革國民會議上,撇着嘴就說:本來很想死,也被插上管子苟延殘喘,與其花政府的錢,不如趕快死掉的好。媒體向來對政治家的失言大感興趣,一哄而上,興盡而散。政治家雖然常藉此拋出心裏話,但這樣玩脫口秀畢竟有風險。

  不過,五月四日在印度演講後答問,他說:「中國與印度在陸上、與日本在海上相鄰,但我們長達一千五百多年來,和中國的關係非常融洽的歷史大概是沒有的。」這卻並非失言,而是道出了一個史觀,足以代表他很多同胞。

日本的亞洲外交欠缺長遠戰略性

  麻生的惡言惡語撕掉了蒙在中日關係史上幾十年的友好畫皮。這畫皮主要是中國人創作的。其一是郭沫若,用他的如椽之筆,例如那首詞,祝中日恢復邦交有云:「堪回首,兩千年友誼,不同尋常」,「豈容戰犯猖狂,八十載風雷激大洋」。郭是史學家,卻罔顧史實,趨時應景,大概是出於政治需要。以史為鑑,那歷史應該是真實的。如風月寶鑑,歷史這面鏡子兩面皆可照人,往往正面是虛假的,反面才真實,瞧正面瞧多了,反要了卿卿性命也說不定。

  小倉和夫最近出版了一本書,名為《日本的亞洲外交》,概述了「過去日本和中國交了五次火,除了宋朝,中國的主要王朝或政權哪個都跟日本打過仗」。此人曾歷任日本駐越南、韓國、法國的大使,著有《巴黎的周恩來——─個中國革命家的西歐體驗》、《中國的威信.日本的矜持》等書。戰敗後日本的亞洲外交一直看美國的臉色行事,若不聽話就會被搞下台。近二三十年來美國鬆綁,日本也極力掙脫歐美的控制,欲重建亞洲外交。小倉認為,這就需要考察國際社會唯歐美馬首是瞻以前,日本是怎樣跟亞洲打交道的。剖析這五場戰爭,他的結論是,日本的亞洲外交始終受內政影響而欠缺長遠的戰略性。考慮戰略外交時,不能只是把國家作為物理的領土,而應視為體現某種非物理的精神空間。

中日五場戰爭都與朝鮮半島有關

  說到唐代,人們樂道遣唐使,兩國的關係給人以文化的、和平的印象,但史實是平安朝自公元六三○年遣使赴唐,三十年後中日之間就發生第一戰,即所謂「白村江之戰」。當時朝鮮半島上三國鼎立,唐軍救援新羅,滅百濟。遺臣泣於日庭,天智天皇先後出兵五萬餘,與唐軍海戰,被打得落花流水。據說此後日本遣唐有十八次之多(包括未成行),固然是修好之舉,但更要緊的是取經圖強吧。常有人說日本欺軟怕硬,可是從這場大戰來看,那時日本還叫倭,就敢於挑戰強大得多的大唐。

  第二戰是「蒙古襲來」,時當鐮倉幕府時代。忽必烈的鐵蹄也要跟日本「通問結好」,數次遣使,但「日本國王」不答覆「大蒙古國皇帝奉書」,不僅不「感戴來朝」,甚至把來使砍了頭。元與高麗聯軍入寇,擄掠而歸。日本擬反守為攻,出兵高麗,未果。南宋滅亡後,忽必烈再度出兵。兵分兩路,江南軍從寧波渡海,戰船三千五百艘,兵馬十萬,主體應該是降元的宋軍。一場颱風襲來,溺斃過半,積屍成島。元軍大敗,只有少部分人逃回國。日本人相信風是神風,國是神國,而中國人留下了「倭人狠不懼死,十人遇百人亦戰,不勝俱死」的印象。

  第三戰在日本戰國時代。豐臣秀吉統一了日本,覺得日本小了點兒,打算把天皇搬到北京去,他定居寧波,振興貿易。一五九○年遣使朝鮮,「假途入明」被拒絕。一五九二年出兵朝鮮半島。明軍入朝,與日軍交鋒。豐臣病亡,這場戰爭不了了之。

  第四戰即明治時代的日清戰爭(甲午戰爭)。外相陸奧宗光給總理伊藤博文寫信,道:今日我對朝鮮之勢力猶不及支那之積威。為壓倒清,擴大勢力,主張清軍先撤走,引發了這場戰爭,清軍一敗塗地。

  第五戰就是民國年間的中日戰爭了。一九二七年和二八年蔣介石兩度北伐,日本先後向山東增派兵力,而且攻擊濟南城,駐留的北伐軍死傷數千人,揭開了中日戰爭的序幕。

  綜觀這五場戰爭,明裏暗裏都是與朝鮮半島有關。據日本史書記載,公元二○○年神功皇后懷着孕出兵朝鮮半島,「征伐三韓」。似乎從此日本人想到朝鮮半島,就是想干涉、征服、統治。「八十載風雷激大洋」,這是從甲午戰爭算起吧,此前的戰爭未發生在中國本土,就不記入侵「華」賬?釣魚台之爭或許能擱置,但朝鮮能否擱置倒行逆施就不好說了,只望它不再是戰爭導火線。

  不打仗的歲月也不等於友好,可能不過是相安無事,甚至在臥薪嘗膽,醞釀下一場戰爭。共和國這一朝,友好叫得歡,但訂交四十年,摩擦不斷,當下甚至已劍拔弩張。戰爭沒有打起來,人們的心頭已罩上陰影。以後再破冰融冰,相逢一笑,也得給這笑找出些理由來,譬如右翼一小撮、破壞友好者云云。祖上也曾闊過的歷史給中國人養成了一種脾氣,那就是自以為是,最終欺不了人,只是自欺,自我安慰罷了。聽說日前有國人造訪新潟縣,縣府召集五六歲的孩子擊鼓歡迎,遠客大大地感動,就從懵懂無知的孩子們身上看見了中日之間的草根交流,看見了中日友好未來的力量。這正是中國人說夢。

  (作者是旅日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