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特羅——幸運的天才(陳建中)

博特羅(Fernando Botero)是一位幸運的繪畫天才。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的藝術天賦高,風格獨特,作品令人過目難忘;說他幸運,是因為上世紀自二次大戰後,尤其是六七十年代的西方藝壇已是前衛藝術的天下,抽象畫已走向尾聲,只有波普藝術、觀念藝術、行為藝術、極簡藝術、地境藝術等時髦的流派橫掃歐美,而博特羅的傳統性具象畫能為歐美畫壇普遍接受,可說是十分個別的現象。要知道,在歐美藝壇,尤其是巴黎和紐約,世界各地的藝術家雲集,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而寫實畫、具象畫更是潮流之外,被認為是過時的東西。在這種形勢下,博特羅卻能在歐美各國頻頻展出,一帆風順,名成利就,這能不說是幸運嗎?當然,每個畫家在前進的路上都會碰到各種困難或挫折,特別在初出道時,博特羅也曾碰到過,但對他來說,困難只是短暫的。
肥胖雕塑莊重可親
具象畫家一般都畫得很慢,即使有畫廊為之開展覽,也不容易拿出作品來,這也是具象畫家展覽活動少、露面機會少的原因,而博特羅卻畫得很快。我曾在畫報上看過一張他在畫室中的照片,真令我大感意外。那是八十年代初,他約五十歲左右,圖中畫室的牆上裝上一塊大夾板,板上釘着幾幅畫布,就這樣幾幅畫同時畫,看來真是輕鬆寫意,不像一般畫家那樣必須把畫布先繃上內框,然後放在畫架上畫。令人佩服的是他既畫得快,又毫無草率之(Velázquez)、哥雅(Goya)的畫。一年後到巴黎住了一段時間,潛心研究羅浮宮古代大師的傑作,然後再去意大利,在佛羅倫薩進了聖馬各學校學習文藝復興的壁畫技術,他對文藝復興早期的畫家烏切羅(Pablo Uccello)和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尤為迷,特地到威尼斯、亞雷佐和西亞納等地去觀摩學習。幾年的歐洲之行令他大開眼界,對古典繪畫的熱愛和研究,奠定了他日後的美學取向。
一九五五年,博特羅回到哥倫比亞,不久就去墨西哥研究當時蓬勃發展的壁畫。墨西哥的三位壁畫大師,里維拉(Rivera)、奧羅茲柯(Orozco)和斯蓋羅斯(Siqueiros)都曾留學法國,但他們都摒棄了歐洲的現代流派而從自己國家的歷史文化,從土著的民間生活中尋找題材,創造出墨西哥獨有的藝術面貌而引起世界的關注。這對博特羅有很大的啟發。
從以上的經歷,可以看到博特羅的藝術才華很早就有所表現,他的求知欲極強,且有個性、主見和勇氣,他的美術教育基本上是自學而來,他選擇到各地研究傳統藝術,也可見他不拘一格,按自己的需要行事。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旅法畫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