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的最後審判

Kafka’s Last Trial: The Case of a Literary Legacy
Benjamin Balint 著
New York:W. W. Norton & Company
2018年9月

二○一六年,以色列最高法院裁定Eva Hoffe須向以色列國家圖書館交出卡夫卡的遺物,指這些遺物是以色列和猶太人重要的文化遺產。糾纏多年,關於卡夫卡遺物屬誰的事件看來有了最終判決。此書詳細記錄了案件的來龍去脈:一九二四年,卡夫卡病故,最後遺願,是請老友馬克斯.布洛德(Max Brod)把他所有著作,包括日記、信札和圖畫銷毀。布洛德背叛了好友,出版了卡夫卡三本重要遺作:《審判》、《城堡》和《失蹤者》。
一九三九年,布洛德帶這批瑰寶,從納粹席捲的歐洲,逃到巴勒斯坦,今日的以色列。這些瑰寶,部分由Eva Hoffe|布洛德生前秘書兼密友Esther Hoffe的女兒保管。Esther Hoffe從布洛德繼承了卡夫卡的遺物,曾私下向德國轉售,這當然引起關注,原因之一,是卡夫卡是猶太人,他的家人許多死於納粹集中營。然而,卡夫卡真的是以色列的嗎?本案牽涉複雜的政治、文化、宗教、種族和道德問題,其中揭示的卡夫卡式(Kafkaesque)狀態,耐人尋味。

(美國 燕子)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