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拉格斐──「優雅」與「冷酷」(秋 成)

《紐約時報》電子版速報卡爾.拉格斐仙逝的噩耗時,我正巧在網上尋覓Chanel的最新動態。近年來每逢在課堂上給學生講授視覺文化史,凡涉及時尚項目中有關可可.香奈兒的章節,總忘不了在末尾「別有用心」地加上一個拉格斐的片段,以換取一幫穿着講究、追求時髦的學生的歡心,故關注Chanel每季的最新動向便成了我日常的「功課」之一。
學生們感興趣的顯然是作為構成世界頂級品牌Chanel的諸多傳統基因中,經過拉格斐妙手回春,推陳出新的流行元素。誠如《紐約時報》資深時尚編輯梵妮莎.弗瑞德曼所言:拉格斐「通過識別品牌服裝的符號來對其進行改造,然後為之注入適當的個性和適量的流行文化,使品牌融入當下」。據此,有人稱其為「造型師」(styliste),意指拉格斐的手藝缺乏原創性,而弗瑞德曼則認為,「拉格斐創造了一種新型的設計師─『變形者』(shape-shifter),他的目標更加機會主義」。
然事實證明,正是這位「機會主義者」變幻無窮的巧手拯救了當年身處瓶頸期的Chanel,並成功地將之打造成時尚圈永不褪色的頂尖品牌。

「優雅」與「冷酷」的扮相
拉格斐在中國被尊稱為「老佛爺」,與康熙、慈禧相提並論,借指其在時尚圈的資歷、地位和名望。Chanel代表了時尚界的主流和風向標,走的是康莊大道,不像川久保玲自嘲COMME des GARÇONS跑的是後街小巷。儘管拉格斐在公開場合大加讚賞川久保玲是設計師中的設計師,是傳統和保守的叛逆者及破壞者,但這位在時尚圈闖蕩了將近七十年的深謀遠慮的「沙場老將」是絕對不會冒險去扮演川久保玲那樣的摧枯拉朽的破壞者,這或許正是Chanel歷久彌新,永葆青春的秘訣。
說起拉格斐,人們腦海裏的第一反應永遠是他那黑白相間的招牌式的「優雅」與「冷酷」的扮相─銀髮、馬尾辮、墨鏡、窄身黑色西裝、硬挺的白色高領襯衫、寬幅領帶、黑色露指手套、黑色牛仔褲、黑色短皮靴……。
有不少人說他不苟言笑,一半可能是出於德國人與生俱來的那種嚴肅拘謹,一半是他故作姿態,其實並不盡然,我以為他那副神秘莫測的墨鏡有意或無意地掩蓋了他那時隱時現的幽默詼諧的笑容。
定居慕尼黑多年的老同學H女士曰,拉格斐對時事及知名人物的評價可謂一言中的,直爽又言之有理,這就是獨一無二的拉格斐,此話看來不假。
拉格斐的穿着打扮,風度氣質,其本身就是一種品牌的象徵。雖然他臉上未有註明Chanel及Fendi的品牌字樣,但只要他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人們自然而然地就會聯想起Chanel和Fendi。拉格斐巧妙地將其精雕細琢的獨特形象在與他經手的服飾品牌的符號(icon)之間劃了一個等號,長期以來,成為人們翹首矚目的標竿,且所到之處,「立竿見影」。
十八年前,拉格斐為了穿上艾迪.斯里曼設計的Dior Homme的修身外套,削身減肥,一年裏竟然減掉了四十二公斤,至今仍為圈內外眾所注目的珍聞。據時尚圈的朋友透露,在此之前,他那發福的身軀裹在山本耀司設計的寬鬆肥大的外衣下,照樣瀟灑不羈,別有風度,令人難於想像。
亞歷山大.麥昆當年也曾為了使其體型適合於COMME des GARÇONS的修身上衣而瘦身,但與拉格斐的「重量級」減肥相比,似乎是小巫見大巫了。

攝影師拉格斐
拉格斐的博聞強記和多才多藝,使他那機敏睿智的觸角成功地伸展並擴延至包括照片攝影和電影短片製作在內的藝術領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