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道人 (聶華苓)

  一九七八年,我和安格爾、女兒王曉薇、王曉藍,全家第一次去北京。那時中美還沒建交。我們經香港去廣州。抵達香港,我勉強接受藍真先生晚宴的邀請,以為那是共產黨拉攏海外人士的姿態……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