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褒揚會上的風波

十月二十七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接見三位納維和(Navajo)族原住民退伍戰士的代表,嘉獎他們在太平洋硫磺島戰役(Battle of Iwa Jima)中,強記六百個納維和語言的密碼,完成傳遞情報的任務,戰勝日本。只因會場大廳牆上有一幅傑克遜總統的畫像,引起媒體議論。
素有「民主黨之父」稱謂的傑克遜總統,乃公認具有雄才大略的軍事兼政治家。不過,上世紀六十年代,民權運動風行以來,他的聲望大不如前。因為他同意當時的國會,簽署了一八三○年的《印第安人遷移法》(Indian Removal Act) ,把原住民趕回「保留地」。而如今,在表揚原住民的場合,卻要面對那對不起他們的人的巨幅畫像,豈非諷刺?
選用那個會場是故意抑或無心的疏失?不得而知。談到歷史,過去的無法改變,重要的是如何面對。有人用反向思維,認為以前被歧視的原住民,現在大大方方地站在白宮的傑克遜畫像前,接受當今總統的讚頌與褒揚,豈非標誌時代進步,昨非今是的省悟呢!
會場上,特朗普總統提到Pocahontas故事,暗示對麻州選出的Elizabeth Warren參議員自稱具有原住民血統的質疑,引起她對這個「種族歧視蔑語」(Racial Slur)的不滿。Pocahontas是十六世紀末葉原住民酋長的女兒,她勇敢地用自己的頭頂着別人的頭而避免殺人事件。結果,她跟英國人結婚。一六一六年到倫敦,被稱為「文明的野人」(Civilized Savage)。一九○七年,她成為第一位原住民上了美國郵票,生平事跡常現文學戲劇的作品。迪士尼電影《Pocahontas》即是一例。用「Pocahontas」稱呼人,是溢詞或貶語,見仁見智吧。

(美國 勰如)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