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熱腸──我所認識的余英時陳淑平伉儷 (江 青)

一九九一年,台灣《中國時報》出版社出版了我寫的第一本書《江青的往時、往事、往思》。搞舞蹈的人初次「舞文」,戰戰兢兢,書出版了還是沒有自信,老覺得「拿不出手」。在美國普林斯頓任教的貼心好友高友工的授意下,我鼓足勇氣給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著書立說不休不懈的余英時先生和陳淑平伉儷送去。余先生跟友工在哈佛大學是同學,都師從楊聯陞先生,私交甚篤。記得我送書時還當面邀請了淑平下周來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看《圖蘭朵》,我任此劇的編舞和藝術顧問,可以拿到免費門票。豈料當天中午,突然接到余先生電話,說:「淑平不舒服,今天不能來了,抱歉。她要我打電話跟你講一聲。」「怎麼病啦?」經我一問,余先生才笑着道出淑平不舒服的緣由,原來是被我的書「害慘」,她好幾晚連着看書,沒有睡覺,搞得她暈暈乎乎。我只好喊:「罪過!」
第二天,我打電話向淑平抱歉,更沒有想到三百多頁的書她已經一口氣看完了,而且閱讀得十分仔細。我不是謙虛,而是有自知之明,除了一個「真」字,語法、文字、表達能力,樣樣不及格,不料淑平告訴我說:「我不會說假話,也不會客套,自己閱書亦多,好書跟技術沒多大關係,主要是內容怎麼樣,關鍵在『真』字……」她的肯定無疑給我吃了定心丸,我興奮得馬上向友工𢑥報。
過不了幾天,熱心的淑平想到了出版英文的可行性,安排了出版經紀人跟我在普林斯頓城中一間咖啡廳見面,由她本人作陪。如今我已經記不得這位女士的名字了,但記得開場白、介紹我、談書的內容都是淑平「包辦」的,儼然是我的經紀人。那位女士聽得津津有味,當場就答應試試看,要我挑幾章先譯成英文,然後她會把合作合同寄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