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龍與演藝圈(薛興國)

我認識古龍的時候,他還未大紅大紫,因為那個時候,他的小說還未被改編成影視劇本,以電影和電視連續劇的形式呈現,所以那時和古龍交往的,都是文化圈的人士。
但自從《流星.蝴蝶.劍》的電影在港台兩地大賣造成轟動後,古龍的生活圈便擴大到演藝圈了。古龍在演藝圈的日子自然是多姿多采,也忙得不可開交。他要感謝的一個人,應該是倪匡。因為倪匡一直都向電影公司推薦他的作品,如當時的名導演張徹,但張徹的片約排得滿滿的,而且他籌拍的都是陽剛性充滿男子氣概的題材,古龍的小說,未能吸引張徹的注意。但倪匡的心意,卻獲得楚原的垂青,將《流星.蝴蝶.劍》拍成一部浪漫淒美的武俠片,讓古龍踏進了影視的範疇。
從此,古龍的身份不單只是小說作家,更成為策劃導演和電影公司的老闆。策劃導演的名稱是製片人周銘秀想出來的,因為她不但買了古龍原著的版權,在拍攝《七巧鳳凰碧玉刀》前,想到了這個名字做噱頭,結果是電影賣了個滿堂紅。古龍見電影這麼容易賺到白花花的銀兩,便和夫人梅寶珠成立了「寶龍影業公司」。古龍未想到,賺錢容易,賠錢更容易,所以在拍了兩部賺錢的電影後,再拍出的因為賣座不理想,便把公司結束了。
古龍會帶着我去見的演藝圈中人,最多的是那些想成為古龍影視作品中角色的二三線女星,但我未見過有任何一人成為大明星的。在製片人中,我見得最多的有兩位,第一位是周銘秀,因為她是記者出身,而且她的丈夫和我是同報系內的同事,所以古龍帶着我常常到她家作客。另一位是呂三民,呂三民有個女兒叫呂秀齡,彈得一手好琵琶,後來參與改編自瓊瑤小說的電影《聚散兩依依》時,把秀字加上玉字旁,把齡字改為菱,作為藝名,可惜在她父親家作客時,未能聽到她彈琵琶的聲音。
古龍和我在呂三民家作客時,有兩件事值得一記。第一件是在呂家遇到另外的客人是剛於去年十月過世的岳華,以及他的夫人恬妮。原來岳華拉得一手好二胡,而恬妮則會唱京劇。那天晚上,岳華拉胡琴,恬妮清唱了一段京劇,而平常不聽音樂的古龍居然跟着節拍拍着大腿,還么喝叫好。
第二件事,最讓我難忘。那就是席上人喝着酒吃着菜聊天聊得正是暢快的時候,忽然闖進來當時走紅的明星田鵬。當大家看到田鵬手裏拿着長長的一把武士刀時,也聞到他身上散發出濃烈的酒精氣味。他還沒有說話前,就一刀砍向一把空着的木坐椅,那木椅的靠背部位應聲而斷。他看到我在座,便舉起手上的武士刀指着我高聲說,你們新聞界也不說句公道話,然後便在我面前揮動着武士刀。事後古龍還稱讚我怎麼能那麼鎮定,我苦笑回說,那不是鎮定,而是嚇呆了。古龍說,還好嚇呆了,不然亂動想去躲避武士刀的話,被砍中的機會就很大,因為喝醉了的人,會認得的是不動的物體,動的話刀就跟着動,結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原來田鵬是為了一張電影海報裏的女主角排名竟然比他前,感到憤怒而來的。事後,我收到田鵬送我一個錢包表示歉意。
古龍在演藝圈的日子,除了酒色之外,原來也有刀光血影的。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