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響歷史的門環 (孔捷生)

美國政府更迭以來,種族矛盾升溫。筆者在普林斯頓深受師長余英時影響,他有句名言:「我沒有鄉愁。」余先生也從來不受族群意識所囿,他的歷史觀裏只有人性人道至高標準。於是念及以無聲的力量去叩響歷史門環的羅莎.帕克斯(Rosa Louise McCauley Parks)。
回溯南北戰爭後黑奴獲得解放,聯邦軍隊撤出,南方保守派重獲地方政權,制定《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實行「隔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隔離與平等兩個字彙,居然能砌成詞條,實係邏輯與語法奇觀。該惡法限令公共設施必須按照不同種族隔離使用,公立學校、公園、巴士、公共飲水器乃至公廁,概無例外。好萊塢電影《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真實重現,至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太空總署蘭利研究中心洗手間和咖啡壺還按不同膚色分別使用。

羅莎.帕克斯的暗黑童年
一九一三年出生的羅莎.帕克斯就處於這個年代,更不幸的是降生在阿拉巴馬州最具種族歧視的地區。她直到十一歲才踏進黑人學校,從童年到青少年,她存下太多暗黑記憶。美國黑人民權活動家從馬丁.路德.金到詹姆斯.法默〔好萊塢電影《偉大辯手》The Great Debaters)中的生活原型〕,再到羅莎等,大都生於南方,絕非偶然。他們如黑色燧石,在重擊下迸出火星,引燃了一個時代。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