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 停?!──羅馬歌劇院艾未未首導《圖蘭朵》(江 青)

三月六日傍晚,拖着疲憊的身心由羅馬回到了斯德哥爾摩的家,原因是三月四日下午,羅馬歌劇院行政總監Carlo Fuortes先生到排練廳宣布:基於新型冠狀病毒在意大利失控,政府宣布取消一切公共活動,劇場、博物館、學校通通關閉。原定於三月二十五日開演、艾未未首執導演筒歌劇《圖蘭朵》(Turandot)叫停!
其實對叫停我是有心理準備的。意大利北方已經失控多日,米蘭斯卡拉歌劇院率先閉門,艾未未二月二十四日晚在都靈市博物館的一場演講也臨時被通知取消,位處南方的羅馬失守是遲早的事。每天早上醒來我的第一件事是:迫不及待了解疫情。疫情如洪水猛獸,一浪比一浪高、越撲越猛、越跑越快越遠。但面臨宣布停排,依然不免震驚,確切的說是不想接受事實,演唱家們面面相覷,猶如晴天霹靂;舞蹈演員和群眾演員更是唉聲歎氣,因為只有演出才有酬勞,排練時期無償工作已經兩周有餘,豈能不焦頭爛額?服裝、舞台裝置、道具、行政部員工的失望之情寫在臉上,他們馬不停蹄的改了又改、試了又試,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製作,加班加點幾個月了,一切的一切眼下付諸東流,我看到了不少雙發紅的眼睛和泛濕的眼眶,心中一陣莫名的酸楚……

一起經歷了一次!
《圖蘭朵》基本上已經拉好了框架,這部歌劇是艾未未一年多以來的心血,他老說:「比我做六個大型展覽花的時間和精力都多。」而我也放下了《愛蓮》電影劇本的寫作,半年以來一頭扎了進去,每晚忍受着因為音樂老在耳邊徘徊而導致失眠的痛苦,更多的是感到壓力大,一大把年紀,搞個全新的舞台創作,創作上又必須要有新角度、新思維,加上發現自己光是活動活動腰腿不夠用,還要練「舞」功,分明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挑戰。
叫停當晚我們一起去「老成都」晚飯,疫情緣故我盡量避免去公眾場合,尤其是中餐館,但那天破例,未未說:「這裏最安全,因為只有我們一桌客人。」
睡前我給未未寫了封短信:
「人生中有太多的變數,在一起經歷了,也是一種經驗。放寬心睡覺,明天再說!」
「嗯,最大的收穫是我們一起經歷了一次!」

三十二年後的再合作
二○一九年九月下旬,在紐約接到未未電話,開門見山的問:「我要給羅馬歌劇院導《圖蘭朵》,並負責所有設計,妳有興趣負責編舞和動作設計嗎?」
「那要先了解你的構思。」
「好啊,我馬上讓工作室給妳買機票、訂旅館,明天飛美國聖路易斯,我在那裏有展覽,我們可以有三天時間從容討論。」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