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再變色後的兩岸未來 (曹景行)

一如所料,台灣大選藍天再次變綠地,而且比十六年前變得更加徹底。不僅蔡英文以百分之五十六以上的得票當選總統,民進黨更第一次贏得了立法院的多數席位。再加上一年多前「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已經在大多數地方執政,今後四年甚至更長時間,民進黨將是一黨獨大、全權在握的執政黨。

筆者從一九九三年開始採訪台灣選舉,二十二年來可以說是看着民進黨步步壯大,也看着國民黨節節敗退,直到這次大選潰不成軍。一月十六日晚上七點勝負大局已定,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早早登台承認敗選並宣布辭職。台北市八德路中央黨部內外氣氛壓抑,門前本來就不多的支持者很快散盡。國民黨已有二○○○年下台和二○○四年敗選的兩次經歷,但那兩次失敗時,藍營民眾都帶有一種不服和憤懣的悲情,這次卻感受不到,連淚水都不多,只有對馬英九和黨內高層的濃濃怨氣,以及對國民黨未來的深深擔憂。

選前朋友間談及台灣大選,預料國民黨可能失敗已成共識,但輸得如此徹底還是出乎不少人意外。現在的問題是,國民黨還能像民進黨那樣再起嗎?未來如果黨產再遭清算,國民黨會不會進一步泡沫化?二○○○年五月二十日國民黨第一次交出政權,那年六月的臨時黨代會上連戰就接任主席,時為台北市長的馬英九更成為未來希望之星,新老合力共同穩住了局面。今天呢,誰是當年的連戰和馬英九?國民黨當前的最大危機就在於「群蛇無首」,誰也看不到未來和出路,也看不出誰會是未來藍營的共主。

民進黨並未得到全面勝利

但是,國民黨的全面失敗和民進黨的全面執政,並不等於蔡英文和民進黨的全面勝利。和早先的估票差不多,蔡英文贏了朱立倫三百零八萬票,可謂大勝。但是如果把朱立倫的票和親民黨宋楚瑜的票加起來,蔡英文只多了一百五十萬票,比二○○八年馬英九贏得的二百二十一萬票少許多。而宋楚瑜的得票能夠從四年前的三十七萬票暴增至一百五十多萬票,代表的正是那些對國民黨和馬英九、朱立倫不滿,卻又不放心蔡英文和民進黨台獨立場的泛藍選民。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大選投票率創下百分之六十六的最低記錄,比以往少了十多個百分點,大約有一百五十萬到二百萬本來會出來投票的選民選擇了放棄。其中多數應該是對國民黨失望,也不滿蔡、宋的泛藍選民,包括許多原來的深藍「鐵票」,也包括許多在大陸投資經營的台商和旅居海外的台籍華僑。四年前台商搭乘幾十架次包機專程從大陸飛回台灣投票的盛況,今年不復再現。

也就是說,蔡英文和民進黨仍然沒有得到另外一半以上台灣民眾的支持和信任,今後施政如果有所差池,反對陣營很快就會得到凝聚力量的機會。只是現在還看不出蔡英文未來主要對手會是誰,是重整旗鼓的國民黨,還是氣勢方盛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甚至是溝底反轉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

柯文哲:「什麼才叫現狀?」

柯文哲說過,大選之後蔡英文就會以他為主要政敵,並非「柯氏」玩笑之語;選舉期間他騎着自行車一天之內穿行台灣南北,也非健身狂人之舉。一路上,各地參選者和其他政治人物等着柯市長到來拍照合影,讓人覺得他實際上是在為未來更上層樓測試水溫。日後,他會不會成為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共主,進而出戰二○二○年或二○二四年大選,雖然言之尚早,卻也越來越值得跟蹤關注。

柯文哲的風格是直言不諱。選前幾天勝負大勢已明,他就不止一次對媒體表示,蔡英文上台後在兩岸關係問題上不能迴避「九二共識」。他認為,蔡英文當選後須面對經濟和中國大陸兩大挑戰。他柯文哲作為市長可以繞開「九二共識」,「哈拉哈拉」就能應對,但她蔡英文作為總統就不能閃躲,沒辦法迴避。蔡英文競選中主張對兩岸關係維持現狀,柯文哲就問「什麼才叫現狀」,要她誠實回答。

台灣媒體對柯文哲的這些話廣泛報道,有的報紙還上了頭版頭條,直接觸痛了蔡英文的軟肋。蔡英文這次參選,一路走來恰恰就是迴避躲閃重大政策問題。尤其對兩岸關係始終模模糊糊,不願意講清楚要維持什麼現狀,如何來維持現狀,是否真能「概括承受」過去八年兩岸關係發展的全部成果,是否接受當前兩岸關係得以保持和平穩定的基礎「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與維持現狀

關於「九二共識」,蔡英文並沒有像李登輝、陳水扁那樣直接否認。她在政見發表會和電視辯論中,多次表示「沒有否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認同雙方相互諒解,不會挑釁」,又說「九二共識不是唯一的選項」。這些話看起來好像在向「九二共識」靠攏,實際上還是柯文哲批評的迴避躲閃。

兩岸兩會一九九二年在香港會談,這本來就是歷史事實,相互諒解也是能夠達成「九二共識」的重要原因,但關鍵還在蔡英文是否認可會談的內容。其實,是不是用「九二共識」這個名詞並不重要,核心是「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這個前提。蔡英文只有接受一九九二年兩岸香港會談的結果,新政府才有同北京繼續交往的基礎。

那麼,蔡英文是否有可能繼續迴避或拒絕「九二共識」,同時又單方面「維持現狀」呢?或者如她在當選演說中再次承諾的,「建立具有一致性、可預測性、可持續的兩岸關係」?應該很難吧。因為蔡英文的種種模糊宣示中,有着無法自圓其說的內在矛盾。

她在當選之夜曾表示:「新政府將以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兩岸協商交流互動的成果、以及民主原則與普遍民意,作為推動兩岸關係的基礎。」但今後由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很可能通過立法對兩岸交流增加種種限制,或者讓兩岸間已經談成的事情在立法院長期擱淺以至被否決,她又如何能「維持現狀」?

北京會「聽其言、觀其行」

北京目前對蔡英文顯然會「聽其言、觀其行」。如果民進黨再次執政後不像陳水扁那樣刻意挑釁大陸,能夠大致維持當前的兩岸交流而不橫生枝節,北京應該會讓蔡英文繼續模糊一段時間。問題是天有不測風雲,兩岸之間難免會發生新的紛爭和摩擦,到時她一方面可能受到島內各方的壓力,另一方面又因為不接受「九二共識」,同北京溝通和談判的現行機制難以有效運作,再加上島內對大陸的普遍不了解而可能出現的種種誤判,兩岸關係脆弱的現狀就會受到嚴重挑戰。

選舉前夜發生的「周子瑜事件」,固然讓蔡英文和民進黨得到更多選票,但同時也顯示了兩岸民意衝突可能失控。最為兇險的是,當台灣幾乎全島都陷入「同仇敵愾、一致對外」的亢奮,不吝用各種創造性語言和方式來膨脹自己、羞辱對岸,結果則導致兩岸民粹情緒的同時爆炸。

大陸網上最具煽動性的言論,莫過於去年突然成為名人的周小平在台灣大選第二天發表的長文《台灣,好自為之:蔡英文當選,兩岸還能和平統一否?》。文章末尾他說:「如今許多大陸九零後的網民都已經開始滋生出『要島不要人,留下周杰倫』的想法了,因此歷史留給你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此話可笑,但更可怕!

好在北京決策者的反應相當冷靜。那是因為與十六年前陳水扁當選時相比,中國大陸的實力已大為增強,台灣也早就告別「錢淹腳目」的黃金時期;當年一個台灣的GDP就等於半個大陸,如今已比不上廣東一省。蔡英文和民進黨一直攻擊馬英九的大陸政策「親中」,大選獲勝後卻又一再表示要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現狀,也是對兩岸力量對比現實的無可奈何承認。她在兩岸關係上刻意模糊,無非是要讓台灣民眾的眼睛和頭腦一直模糊下去,尤其是所謂「天然獨」的新一代。

如果未來繼續變窮

大陸媒體人范庭略如此形容這些台灣年輕人:「他們喜歡開咖啡館,喜歡逛書店,喜歡談論工作後要多少K,喜歡有什麼事情就把總統府給圍起來,喜歡示威的時候還要抱怨沒有冷氣。他們應該像他們的父輩一樣,了解一下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台灣的上層建築就是都在大陸發財……」

台灣如此模糊下去,未來也只會繼續變窮,更加變弱。四年或者八年之後,今天用選票把蔡英文送進總統府的那些年輕人,大概都已經生兒育女,到時會不會因為日子越來越不好過而後悔這次的選擇呢?二○○八年大選前夕筆者跑了半個台灣的縣市,最多聽到的就是這樣的後悔。

還算幸運的是,那八年兩岸總算沒有打仗。未來八年呢?以蔡英文模模糊糊的承諾和她的能力,足以維持台灣兩岸的和平穩定嗎?美國人顯然就不那麼放心,所以大選剛剛結束,來自華盛頓的特使已經飛抵台北機場。兩大之間難為小,陳水扁當年的苦惱,現在輪到蔡英文來承受了。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其他特輯文章:

林泉忠:台灣能不「愈走愈遠」嗎?——解讀二○一六年台灣大選的歷史意義
許家睿:民進黨的考驗--兩岸關係的新典範原則
唐豪駿:失去方向感的國民黨--組織、宣傳、統戰的頹勢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