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選亂局中的「小辣椒」 (曹景行)

  「十四萬人齊解甲,寧無一人是男兒」的詩句,出自千年前的後蜀花蕊夫人,講的的是亡國之情。挪到今天用來形容國民黨當下的頹勢,倒也差不了多少。

  二○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台灣就要大選,民進黨很快就推出黨主席蔡英文再度競選總統,大有志在必得之意。國民黨內卻一片低迷氣氛,幾個「大老」都無意挺身而出。新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跟立法院長王金平都知道此仗輸多勝少,先擺出不選的樣子,實際上想等國民黨黨代會下令「徵召」。到時即使輸了大選,也怪不到他們頭上。 

  但誰也沒有料到,就在他們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盤時,國民黨立法委員、立法院副院長「小辣椒」洪秀柱女士突然宣布參選,並且以百分之四十六的超高民調支持率,在六月十七日順利得到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成為準候選人,並提交七月十九日的國民黨黨代會正式通過。

 

「她居然不退選」

  有趣的是,就在這次中常會前夕,眼看洪秀柱就要過線,立法院長王金平急忙表態說,如果國民黨需要他出馬參選,自會「義不容辭」。只是「小辣椒」參選之意已定,讓王金平陣營陷入「她居然不退選」的錯愕當中。

  明年五月二十日就將卸任的馬英九,顯然對洪秀柱脫穎而出感到驚喜,立即表示全力支持。同樣驚喜的更有許多「藍營」支持者。多位台灣朋友告訴筆者,當他們聽到洪秀柱在國民黨中常會提名演講時,竟然流下了眼淚。因為他們從她的聲音中感受到一種流失已久的精神,開始覺得國民黨還有希望。

  去年十一月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國民黨空前大敗,六個大都市只剩新北市一個維持藍色。馬英九當了六年多總統,聲望和民意支持度每況愈下,「九合一」選後不得不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新任主席朱立倫看來並沒有多少凝聚人心、重振士氣的魄力和能力,弄得國民黨日益群龍無首,處處被動,下次大選未到卻已顯露敗象。

  而明年一月如果國民黨不僅輸了總統,同時還輸了立法院的多數席位,很可能就此土崩瓦解,無法再度捲土重來。正是這樣的空前嚴峻的危機感,才會把洪秀柱逼了出來,也為她贏來了出乎意外的喝彩。據洪的朋友說,她此前從來沒有競選最高職位的想法和意願,只是這次實在看不下去,完全出於對國民黨和台灣的責任感才會挺身而出。

 

參選演說感動人心

  正如她在參選演說中表達的:「國民黨大敗那一夜,我看到支持者的冷漠,這比淚水更令人心痛!我在想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而它的原因是什麼?是不是我們的中心思想沒有了?我們的黨德、黨魂也都渙散了呢?」

  而以她的率直個性,直話直說,不怕得罪人,既然要參選就一定會走到底,看起來同國民黨傳統政治的玩法格格不入,卻恰好帶入了一股激勵藍軍陣營重新振作、奮起一戰的清新之風。一位資深台灣媒體朋友說,洪秀柱宣布參選之後,很快就感覺到兩種變化。一是原來已經對國民黨極度失望的「藍軍」支持者,包括不少去年地方選舉拒絕投國民黨票的「深藍」人士,在民意調查中開始回歸「藍營」陣營。二是洪秀柱的「小辣椒」作風得到相當一部分年輕人的喜歡,他們開始聚集到她的身邊,並在互聯網上為她造成不小的聲勢,開創出新的選戰打法。

  洪秀柱的參選,對民進黨和蔡英文也都是意外。本來他們對明年一月第三次政黨輪替已有十拿九穩的感覺,信心滿滿。去年年頭的「太陽花」反服貿運動,對馬英九政府和國民黨已經造成嚴重衝擊,年尾的「九合一」選舉大勝又使民進黨有了半個執政黨的架勢。不久前蔡英文接受美國《時代》周刊(亞洲版)記者採訪時,不經意地就以「台灣的下一任總統」自居。

  只是,現在有了洪秀柱這樣的對手,蔡英文的形象就有點失色了。首先,如果兩位候選人都是女性,蔡英文就無法在競選中再打「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牌號。而且,洪秀柱以她的平民出身、父親「二二八」事件中受過迫害、沒有多少家產,加上作風潑辣,正好同蔡英文的富家女形象成為對比。

  而且,對早已厭惡藍綠政客連篇空話的台灣選民來說,喜歡直來直去、怎麼想就怎麼說的洪秀柱,應該比說話含含糊糊的蔡英文更有吸引力,也更加放心一點。尤其在這次選舉涉及的幾個高度敏感問題如核電存廢、死刑存廢和兩岸關係等等,洪秀柱都很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和見解,不像蔡英文就是不願意把話說明白。

 

敢言也帶來了麻煩

  但這樣也會給洪秀柱自己帶來麻煩。七月初,也就是距離國民黨黨代會只有兩三個星期的時候,洪秀柱在兩岸問題上提出「一中同表」主張,還說「不能提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是兩國論」,鬧出一場不小的風波。不僅綠營藉此大做文章,國民黨內的一些本土政客更要求把洪秀柱換下來,還威脅要退出國民黨,投向宋楚瑜的橘色親民黨。爾後,洪秀柱四年前動過乳癌手術的私隱外泄,也很可能源於國民黨的「內鬼」。

  擔任官方陸委會諮詢委員的陳建仲更認為,洪秀柱已經失去灰姑娘效應。「如今擺在國民黨人眼前的現實是,他們是否真的要提名對國際及兩岸事務專業不足、對青年學生號召力薄弱、對非都市區域很少涉足、對中南部選民全然陌生的洪秀柱?少了初選時的激情和新鮮感,洪目前自我展現的扣分能量竟然遠大於加分。」

  黨代會已經開過,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出戰已成定局,只是這仗絕不好打。蔡英文和民進黨固然是有力的對手,更大的麻煩或許還在國民黨內。朱立倫作為黨主席,能不能統領全黨力量全力幫助洪秀柱?王金平作為國民黨本土勢力頭面人物,會不會一直在背後跟她作對,甚至跟李登輝的台獨勢力結合?

  只是國民黨已經沒有別的選擇,洪秀柱出戰尚有些許勝算,如果再換上別人那就必輸無疑。再有,這些年台灣社會已經發生很大變化,藍綠兩黨靠傳統選戰越來越難吸引年輕選民,尤其是第一次投票的所謂「首選族」。如果洪秀柱能夠以非傳統的選戰來對陣蔡英文的舊模式,不只依靠國民黨內的組織戰,更依靠互聯網的傳播力量來爭取年輕人的支持,誰說她沒有勝出的可能?

  實際上,洪秀柱給國民黨帶來了新的希望,就是她的勝利。至於到明年一月十六日下午四點投票結束後,她不求二○○八年馬英九超出對手二百多萬票的壓倒性勝利,也不求二○一二年馬英九還能掌握的百萬票優勢,只要勝出十萬票、一萬票以至千票、百票,對她、對國民黨、對台海兩岸都是歷史性的勝利。今後的關鍵不在洪秀柱,而在國民黨還願不願意重新集結起來,打好這場生死存亡的惡仗。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