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能不「愈走愈遠」嗎?——解讀二○一六年台灣大選的歷史意義 (林泉忠)

舉世矚目的台灣第十四任總統選舉及第九屆立法委員選舉在「已知結果」的狀況下塵埃落定。就選舉結果而言,本次大選有三大亮點。其一,儘管早在前一年十一月的「九合一選舉」後,蔡英文已被幾乎所有民調篤定為唯一的熱門人選,結果是:不僅是蔡英文狂贏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三百多萬票,順利入主總統府,更在立院選舉中成功帶領民進黨首度橫掃過半席次,名副其實實現了首次「完全執政」。只是蔡英文從馬英九手中接過來的卻是一堆燙手山芋,台灣經濟如何擺脫低迷,如何抵禦習近平「地動山搖」的威脅,挑戰才剛開始。其二,百年老店的國民黨遭遇前所未有的大潰敗,不僅直截了當失去政權,在立院的席次更銳減至不足三分之一的三十五席,首次淪為國會的少數,成為中型政黨。選後的國民黨何去何從,究竟是分崩離析,還是浴火重生,「最後一場」離合內鬥的戲碼正要上演。其三,在太陽花學運中驟然崛起的年輕世代,在這次大選中將學運延續下來的瞬間爆炸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太陽花政黨」時代力量首次推出的三位分區立委候選人,全部成功擊敗同區的國民黨老牌立委,將為立院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氣象。不過,「天然獨」世代在選後與民進黨政府的關係卻又微妙得耐人尋味。

倘若將此次台灣大選的結果草草地解讀為「藍下綠上」、「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則未免小覷此次選舉對台灣社會未來發展方向及兩岸關係走向的影響,將忽略其波及深遠的歷史意義。審視本次選舉結果對今後台灣社會的政治結構及政治生態、兩岸關係的歷史性影響,不難發現「天然獨」現象不約而同地成為國民黨能否重生、民進黨與年輕世代的蜜月期能否持久、仍然以老思維來「恫嚇」台灣選民的中共能否取信於掌握台灣未來年輕一代的關鍵詞。以下以「天然獨」的效應為為主軸,探討該現象如何為國民黨、民進黨及對岸的中共各自帶來不可迴避的重大挑戰。

國民黨的國家論述失去市場

自從二○一四年三月太陽花學運爆發以來,年輕世代對台灣社會及兩岸關係的影響,深受華人社會與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在民主社會的台灣,由於選舉具有改變社會命運的功能,自然也成為年輕世代積極參與及發揮自我能量的重要平台。

檢視「太陽花學運」的效應之所以能延續至今的原因,顯然是當時學生訴求背景中的深層因素並未在此後馬英九餘下執政期間消失。「太陽花學運」的爆發,表面上是對《兩岸服貿協議》在立法院「三十秒通過」即所謂「黑箱」程序的反彈,實則折射出社會對「中國崛起」下北京利用其龐大的經濟力量來直接或間接改變台灣社會價值的集體焦慮。上一屆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前夕,與大陸有密切經濟關係的王雪紅與郭台銘等台灣經濟界大老在大陸的壓力下,不約而同站出來力挺「九二共識」;而與大陸有龐大經濟利益關係的旺旺集團自從二○○八年收購《中國時報》後,《中時》反映在其輿論導向的意識形態由藍轉紅,即為顯例。

重點是,如此的憂慮迄今不僅沒有消除,主流社會仍在質疑馬英九政府並未停止推動「傾中」政策,這也是為何台灣主流民意對大選兩個月前突如其來的兩岸領導人會晤持保留態度,甚至對馬英九在與習近平會見時主動突顯「一個中國」的表現持否定態度的緣由。

倘繼續深究,筆者以為台灣年輕世代對馬英九失去信賴更為深層的原因,是反映在國家認同的意識形態上。具體而言,儘管九十年代以來台灣社會的「本土化」趨勢日益明顯,然而傳統國民黨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在馬英九時代卻獲得二十多年以來最具能見度的展現,也反映在馬英九第二任期間進行敏感的「課綱微調」及在二○一五年大規模「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施政上。然而,在經過「本土化」洗禮後的台灣社會成長起來的年輕「天然獨」世代,對馬英九推崇的國家認同與政策思維已產生「無感」的距離。

只是當馬英九的整體政策在獲得台灣社會基本肯定的年代,國民黨追溯至百年前中國革命的國家認同,即使年輕人「無感」,社會在相當程度上也當作「無害」來處理。但是當馬英九的執政能力與兩岸政策受到社會嚴厲質疑時,本來「無害」的國家論述,就會在瞬間成為「有害」的眾矢之的。

國民黨在敗選後,隨着選舉新的黨主席活動的開跑,除了檢討敗因、追究責任之外,也將無可避免地引發路線之爭。經過這次大潰敗及選前「換柱」戲碼突顯「選情」優先於意識形態的新經驗,即使馬英九有能力暫時控制黨內局面,然而國民黨要讓自己繼續成為有競爭力的主要政黨並在台灣生存,冠上「中國」的這個百年老店進一步的「本土化」趨勢已無可迴避。

蔡與「天然獨」的蜜月期限

與國民黨相對照的是,蔡英文很早就已敏銳地觀察到台灣年輕世代的變化並予以擁抱,從而獲得「天然獨」世代的高度信任,因此所向無敵地在大選獲得全勝。其實,「天然獨」此一新概念也出自於蔡英文對新一代台獨思維「天然成份」的到位描述。

不過話說回來,年輕世代的另一個特徵,正如其年齡在增長、思想在成形一樣,流動性相對比較高,而此一特徵其實在選舉前的最後階段已經顯示出來。在第一場總統辯論會結束後的二○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由兩岸政策協會委託決策民調中心公布的民調,顯示二十歲至二十九歲的年輕族群支持蔡英文的比率從之前高達的七成急跌至四成。此一變化,揭示了即使蔡英文入主總統府後,並不必然仍能獲得年輕世代的穩定支持。

蔡英文在大選電視辯論後在年輕人的支持度中出現明顯下滑,主因是蔡在電視首次比較清楚對敏感的兩岸政策做出說明,重點是蔡的說明是往中間靠攏,對極具挑戰性的「九二共識」採取「尊重九二年會議的事實」、「是選項之一」的安全策略,以避免失分。然而,此舉令大部分對「九二共識」無感的年輕人有所失望,造成支持度的下跌。

其實,與「天然獨」世代距離更近的是時代力量。作為「太陽花學運」後崛起的新政黨,首次參選就一躍成為台灣第三大黨,獲得喝彩。然而,耐人尋味的是,大選後黨主席黃國昌卻公開表明將不會與民進黨組成執政聯盟,顯然是看到方興未艾的「天然獨」力量的氣勢,希望在選後進一步吸收年輕世代的支持,充當「天然獨」力量的代言人。

不難預測,在可預見的未來,「天然獨」世代將繼續影響台灣的政治生態。年輕一代對傳統兩大黨即國民黨、民進黨信任度將進一步下跌,對時代力量、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等新興的「第三勢力」則會出現上升的趨勢。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以十五歲至十九歲的年輕族群為對象,於選前的二○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至二十四日所做的「未來首投族二○一六年總統暨政黨選情盤勢解析報告」發現,「未來的首投族」對兩大黨的支持度皆低於五成,其中民進黨百分之二十八、國民黨百分之十六,其他老牌政黨包括台聯、新黨、親民黨也都無法獲得青少年的認同。反而是新興的第三勢力政黨被視為更能延續近年來幾場由年輕人領導的社會運動的能量,時代力量的支持度攀升至百分之十六,與國民黨不相上下,綠社盟也獲得百分之八的支持。

然而,除非蔡英文在就業、購房等年輕人的切身問題上有顯著改善,否則年輕族群與蔡的蜜月期將很快結束。此外,觀察台灣未來年輕世代政治取向及對政治生態、政黨結構影響的另一個值得關注的主要變數,是蔡英文新政府的兩岸政策及大陸的對台政策的推移。如前所述,「天然獨」世代對蔡英文向中間靠攏的兩岸政策「無感」,蔡既要面對大陸的壓力,又夾在年輕族群與傳統藍綠之間,如何能討好各方,成功取得平衡,難度頗高。

北京「影武者」的褪色

國民黨在此次選舉嘗到滑鐵盧式的大潰敗,其中一個原因是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缺乏「現實中國」的有力支撐。換言之,說北京拖累了國民黨的選情並不為過。倘若國民黨無法走出舊有的國家論述,並調整已在台灣社會失去市場的「九二共識」政策,與中共做出明確的切割,恐怕將會不知不覺地淪為得不到台灣民心的北京代言人,而無法自拔。

從這點而言,尤其是中國崛起下台灣社會「去中國」現象的急速變化來看,此次台灣大選的最大輸家顯然是──北京。

四年前,筆者在《明報》刊登的解讀上一屆選舉的文章題目為《台灣大選,北京才是最大贏家》。為何僅四年中國政府從「最大贏家」搖身一變成為「最大輸家」呢?台灣實施總統直選始於一九九六年,其後的六次大選表面上都是藍綠之間的對決,實則不願意坐視的北京也暗中「參與」了大選。一方面是因為兩岸關係一直成為大選的主要焦點,另一方面則是北京或直接干預台灣選舉,或放話以企圖左右大選選情所致。前者如一九九六年的首次總統直選,北京在台灣海峽舉行飛彈演習,試圖阻止李登輝當選;後者如本次選舉,習近平親自威脅如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則兩岸關係將「地動山搖」云云。換言之,北京儼然成為在背後參與台灣大選的「影武者」。

只是,起初北京雖然有想阻止其當選的候選人,如一九九六年的李登輝、二○○○年及二○○四年的陳水扁,但是並沒有意屬而欲支持的候選人。甚至到了二○○八年的大選,北京雖然不希望民進黨的謝長廷當選,也仍然沒有旗幟鮮明地支持馬英九,因為馬「反共」立場鮮明、並屢次在「六四」、法輪功等議題上與北京過不去,更嚴重的是當年在選戰期間,馬英九隨阿扁「入聯公投」起舞,也搞起「返聯公投」,杜絕了北京挺馬的可能性,因此那次北京只將精力集中在全面堵截「公投」上。

時至二○一二年,北京開始有了明確的支持對象。一方面是馬英九「學乖了」,不再高調反對北京的政策,另一方面兩岸實現了歷史性雙向交流,符合胡錦濤的「兩岸和平發展」方向。因此,以馬英九認同「九二共識」為條件,北京暗中動員台商返台投票,又唆使王雪紅、郭台銘等經濟界領軍人物齊齊站出來挺「九二共識」。結果北京挾「經濟牌」的策略奏效,成功左右了選情,馬英九順利連任。

直至本次總統大選,國民黨仍認為馬英九推動的兩岸和平與經濟一體化獲得了人民的支持,仍在謳歌已在台灣失去市場的「九二共識」。然而,國民黨同樣的兩岸政策到了二○一四年,以「太陽花學運」為分水嶺,卻被台灣社會從原來的正面肯定,變為負面否定。

對台灣社會的此一驟變,最難掩錯愕與不堪神情的恐怕是北京。過去三十多年來北京在攏絡台灣民心問題上不得其門而入之後,好不容易找到「經濟牌」這一竅門,最終卻因愈發強大卻繼續維持專制、反民主體制的北京未能獲得台灣人民的信任而破功。

告別中國人的歷史拐點

二○一六年大選前發生了衝擊兩岸三地關係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負責人的「被失蹤」事件及峰迴路轉的周子瑜「台獨」風波。此二事件不過是「中國問題」的兩個小例子,卻對蔡英文與民進黨在選前最後階段氣勢的鞏固及進一步上揚發揮了臨門一腳的角色。而此次台灣大選結果所傳遞的,也正是台灣人民明確向北京說「不」的強烈訊息。

回溯過去三十多年來北京苦心經營的對台政策,其最基本的目的不外乎:一、希望台灣人民更支持統一;二、希望台灣人民更想當「中國人」。然而,檢視過去三十年來的各項民調,不難發現一個非常明確的趨勢:台灣人愈來愈不想與中國大陸統一,也愈來愈不想當「中國人」。

放眼未來,時下「天然獨」年輕世代的精神面貌,更是讓北京無法樂觀。根據新台灣國策智庫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即馬英九與習近平會談後舉行的民調結果,高達百分之九十八的年輕世代(二十至二十九歲)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只有百分之二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認同「台灣未來應獨立成一個國家」的則高達百分之八十一點九。

無須贅言,這些數據所呈現的台灣社會的發展方向,與北京所期待的完全相反。台灣人民透過本次大選,再次清晰地展示了堅守自己的價值與國家認同的堅強意志,同時也揭示了北京多年來對台政策的徹底失敗。

在「經濟牌」失效的今天,北京在攏絡台灣社會方面已無計可施,唯一可以突破的方向,或許正是自我改革,將自己發展成一個自由、民主、開放的中國,以重新吸引台灣。誠如宋楚瑜敗選後對北京的忠告:兩岸的距離,不是海峽,而是民心。

然而,對仍然堅持權力至上的北京而言,從它對壓制香港民主運動的強悍態度,也看得出這又是絕不願意去努力的方向。倘若如此,台灣當然也只能繼續「愈走愈遠」了。

(作者是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其他特輯文章:

許家睿:民進黨的考驗--兩岸關係的新典範原則
唐豪駿:失去方向感的國民黨--組織、宣傳、統戰的頹勢
曹景行:台灣再變色後的兩岸未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