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下腹痛(楊日華)

朋友徐小姐來看病,她覺得右下腹隱隱作痛,已有兩三個月,不覺得太困擾,但想起我是腸胃科醫生,便來看看。這樣的痛症很多人都有,有些會懷疑自己有慢性闌尾炎。其實闌尾炎是沒有慢性的,頂多是亞急性。另外也有些急性闌尾炎,過了一段時間,整個闌尾給腸衣包起來封着,形成一個腫瘤狀的物體。一般人都知道闌尾在右下腹,所以這個位置一痛起來便特別上心,愈擔心便愈覺痛,事實上很多時候都沒有大問題,只是神經痛。
徐小姐除了痛之外,沒有其他病癥,所以我問症後也不以為然,以為是小毛病。可是一檢查腹部時便知道問題嚴重了,在她的右下腹有一硬塊,當時心中一沉,我們摸到硬塊的話,多數是腫瘤了。這個位置最常見的是大腸癌或婦科的癌。徐小姐六十歲,卻從沒照過大腸鏡,遂立即安排大腸鏡檢查及腹部電腦掃描。果然大腸鏡一去到大腸源頭盲腸(Caecum)便見到癌腫了。闌尾(Appendix)也可以譯為盲腸的,反正都在右下腹,闌尾也好,盲腸也好,有些病徵是幾乎一樣的。
多年前在外科實習時,闌尾炎是否要動手術,全憑臨床診斷,因為那個年代所有政府醫院還沒有電腦掃描。一些診斷為急性闌尾炎,要立即動手術的病人,打開腹部之後,才發覺原來不是闌尾炎而是盲腸癌。這個情況現在不會發生了,因為即使臨床診斷很明顯是闌尾炎,也要先做掃描才開刀的。大家可能問既然要開刀,打開一看便知究竟,為什麼還需要照掃描?因為切除闌尾是小手術,切除盲腸癌可是大手術,人手及手術室的安排,都大大不同。現代醫學發展一日千里,各式各樣檢查愈來愈多,醫療費用飆升是必然趨勢。徐小姐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腹部的電腦掃描沒有顯示擴散到其他器官,只是局部淋巴核有擴散的跡象,所以手術切除後再加化療,痊癒的機會應該很大。
幾日後去聽俄羅斯鋼琴家馬祖耶夫的獨奏會,真是神級。彈奏到激昂時真的是聲震屋瓦,感覺上整個大會堂音樂廳好像共鳴般震盪起來。輕柔處,音色極其優美,聽者如沐春風,身心舒坦,彷彿有療傷之效。那天有柴可夫斯基的《季節》,不同韋華特春夏秋冬的《四季》,此曲有十二個段落,代表一年中的十二個月。跟着多位詩人為每一段寫一首詩,一邊聽音樂,一邊看詩篇,感受不同月份、不同氣候的變化,雙重享受。那個晚上感受最深的是四月〈雪花蓮〉,當然那是北國的季節,所以四月還有雪,但雪花蓮已在雪地盛放。樂曲最後,優美的主題旋律又輕輕的飄現,象徵幾朵殘雪徘徊在雪花蓮旁,為去日悲傷滴下最後的淚珠,再澆灌歡愉的美夢。但願徐小姐能順利渡過這一劫,再迎接夏天的驕陽。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