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的史觀 (李長聲)

  精彩摘錄:司馬說:俄國十八世紀以來對滿洲、朝鮮抱有佔領的野心,得機會還要佔領日本,即所謂南下,對於俄國的外壓,日本害怕並厭惡,惶惶不可終日。做夢而殺人,司馬把日俄戰爭定性為衛國戰爭。司馬所強調的外壓是主觀的,近乎「莫須有」。弱肉強食,落後就要挨打,可能被外國入侵,這種恐懼引發了明治維新。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