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韋素教授致敬  ——藝術創意歷程之五  (林文傑)

環顧六七十年代全球在視覺科學的研究,以哈佛醫學院韋素和許博(David Hubel)教授的工作最為出色。筆者幸運獲他們錄取為徒,於一九七○年開始跟隨習藝(請參閱拙作《我的老師》)。在哈佛的七年中,韋素教授待筆者亦師亦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