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棄子的別署與新詩(朱少璋)

為補《未埋庵短書》及《周棄子先生集》的不足,幾年前開始手蒐集、整理周棄子渡海前(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作品,搜集材料的過程中,在〈談新名詞入詩〉讀到一條有關周氏舊體詩的線索,他在文中有這樣的回憶:

記得是民國二十四五年之間,我作過八首古風,題目是「今行路難」,第一首起四句「醉君以葡萄香檳之美酒,瀹君以咖啡酪乳之苦茶。伴君以狐步探戈之妙舞,媚君以袒胸裼股之淫娃。」

「民國二十四五年之間」正好是渡海前,我據周氏這段回憶中的四個斷句展開搜尋,終於在一九三六年的《國聞週報》上找到整輯「今行路難」,而亦同時意外地發現,這八首古風的作者署名並不是「周棄子」,而是「鄒待清」。

周棄子別署及佚作新發現
眾所周知,周氏原名「學藩」,別字「棄子」,別署「藥廬」。再細看《未埋庵短書》,可知周氏渡海後曾別署「貶齋」、「孫草」、「司徒豹」、「立遜居士」及「柴荊」。至於渡海前曾別署「鄒待清」,則前未有聞。是次又意外又間接地發現周氏渡海前鮮為人知的「別署」,實在是搜尋材料過程中最令人興奮的事。我根據周氏這個鮮為人知的「別署」,確認一九三五年《聯華畫報》上署名「周待清」的〈尋阮玲玉墓〉以及一九三六年《逸經》上署名「鄒待清」的廿二則隨筆,都是周棄子的作品。至於個人認為最重要的收穫,就是發現了周棄子的一首新詩。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