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終生紅樓一夢 (謝春彥)

  精彩摘錄:周汝昌先生走了,未免生出蒼涼之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幾次紅學會議上,我得以和許多紅學家相交,自然也包括周汝昌先生,各路兵馬匯集一起,真是說不盡的熱鬧,周先生自成一個焦點。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