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與新儒家的興起—〈香港與新亞書院〉之三 (余英時)

錢穆先生雖是新亞的主要原動力,但是若沒有張丕介和唐君毅兩位創校元老的同心協力、艱苦與共,新亞書院是不可能維持下去的。據我在港五年的記憶中,張先生負責學校一切實務,相當於總務長之職,唐先生則總攬教務,相當於教務長。張先生的專業是經濟學,曾在德國研究多年,因此自新亞創立,便擔任經濟系主任,直至退休為止。我沒有修過他的「中國經濟問題」、「土地經濟學」等課程,但作為創校元老,他對中國文化傳統的重視和錢、唐二公一致,對於新亞學生的照顧也無微不至,所以我一直和他很親近。
而唐先生在思想上對我的影響僅次於錢先生,不能不稍作介紹。我曾修過他的西方哲學史課程,卻沒有隨他讀中國哲學史。這也許是因為我的興趣偏重在學術史、思想史方面,現在已記不清楚當時究竟為什麼沒有聽他有關中國哲學的課了。我受到他的影響,不在聽課,而是讀到他源源不斷的論著,包括專書和報刊論文。此外他作過多次公開學術講演,也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啟示和挑戰。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