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布斯與不喜勿插 (邵家臻)

  言論向來風風火火的《黑天鵝效應》作者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在其新作《黑天鵝語錄》中有一句玩味十足的話﹕「當別人對你缺席的關注慢慢超過對其他出席者的注意,你就知道你開始有影響力了。」那麼,當全世界的人對你辭世的關注遠遠超過對所有社會精英的注意,你就知道你真的成為教主了。

天才是不可量產的

  你是喬布斯。你就是那個打開潘朵拉的盒子的人,你的好奇心絕對不單改變了資訊科技,還改變了我們這個時代。於是,在你死訊傳來的星期四早上,不少人再次感到多年前聽到約翰.連儂被槍殺時的感覺,並非因為是意料之外,而是因為世上好像從此失去了一些價值,一些說不出來的「東西」。

  「第一個蘋果誘惑了夏娃,於是有了人類;第二個蘋果砸醒了牛頓,於是有了物理;第三個蘋果被喬布斯咬了一口,於是有了科學。這樣看來,與其拔苗助長喬布斯,倒不如精心培育出產蘋果的沃土更有意義。」話說得再帶勁也好,這個由浙江寧波市政府提出將五年定為一個周期,斥資五千萬元人民幣培養一千四百名創新型領軍人才的所謂「喬布斯培養計劃」,只會被人奚落,那些滿腦子想將喬布斯量產的人,都是活在山寨裏的人,他們一出生就被放進一個框框之中;回家後住在一個框框裏頭;他們靠着勾選框框學習功課;去一個叫「工作」的框框裏上班,坐在一格格的小框框裏面;他們開着一個昂貴的框框在路上四處招搖;去框框般的健身室坐在一個框框裏頭;他們愛談思考要「跳出框框」;死後被放進一個框框之中,風風光光。一切都是框框,絕對符合幾何原理的平整框框……。

  框框內的人,無法知道天才是不可量產的,而將你的天才視為左腦天才、科學天才也是捉錯用神,甚至連商業奇才也有點貶意。畢竟,我們斷不能因蘋果在華爾街收市時市值衝到二千二百二十億美元,以些微優勢超過微軟的二千一百九十億美元,成為這個星球上最值錢的IT公司,而乾脆將你當成生金蛋的禽畜。

天生的右腦動物

  別人所謂的哲學,我稱之為文學;別人所謂的文學,我稱之為新聞報道;別人所謂的新聞報道,我稱之為八卦;別人所謂的八卦,我稱之為偷窺欲;別人所謂的偷窺欲,我稱之為抓糞癖。至於你,別人稱你為左腦天才,我稱之為右腦動物。而你的成功,正是未來學家常掛在口邊的「右腦顛覆左腦」的示範案例。

  你的辦公室內幾乎什麼都沒有,只有房中間的一個坐墊,是用來打坐的。你每天禪修的習慣已經持續多年了。在決策前,會先閉目靜坐,然後叫下屬將相關產品設計一併放到墊子的周圍,才下決定挑選哪個放棄哪個。當心定下來的時候,你的直覺會非常清晰、敏銳。是的,作為天生的右腦動物,很多舉措都來自直覺和突發奇想,而非數據報告。這樣的人,真是難為知己難為敵——既羨慕你天馬行空的右腦,又害怕你怪誕不經的性格。在你眼中,人不是天才就是白癡,更慘的是今日被讚美作天才,明日被貶斥為白癡。你喜歡大肆裁員,對人幾近苛刻。為蘋果服務七年的主廚就是被你無情解雇,只因為做不出你喜歡的豆腐。

  在你的網上帝國內,有些內容是你永遠看不到的,例如在二〇〇九年十二月,漫畫作家Mark Fiore把自己創作的諷刺漫畫擺上蘋果商店銷售,兩小時後卻被職員無理刪除。後來,這幅漫畫得到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立茲新聞獎而引起社會關注,也令Mark Fiore成為首位被蘋果封殺的普立茲新聞獎得主。問題是,檢查的標準從何而來?為何你對諷刺奧巴馬的漫畫大開綠燈,卻對老虎.活士的諷刺漫畫集體消音?你的精英集體與科技創新業所相信的分權模式有沒有背道而馳?

  你當然是個時代人物,你帶領我們開啟未來。但think different嘛,你被「教主化」、「神格化」的地步跟這個吹捧創新經濟的年代有什麼關係?在這個高唱「創新」的年頭,科技創新的結果令蘋果、Google、Facebook、亞馬遜等公司富可敵國,但把所有雇用的人數加起來,也只有八萬三千人,而科技產業的發源地加州,如今更是債台高築瀕臨破產。你的創新與成功,是象徵着那百分之一的成功,以及另外百分之九十九的挫敗,還是其他?

  純粹閒聊,不喜勿插。

  (作者是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講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