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賺千五億,少!(陳文鴻)

  香港迪士尼樂園即將開幕,對香港旅遊業的發展是一件大事,對回歸後一直受困於經濟低迷的特區政府來說,亦應該是一個可寄厚望的項目。

  但是,迪士尼樂園能否成為特區經濟未來的成就或亮點,還有不少疑問,我們試從三方面去探討。

投資龐大 回報率低

  一是成本與收益核算的問題。迪士尼樂園表面上是企業項目,但是樂園的經營公司由特區政府持多數股份(百分之五十七),即大部分由特區政府投資,包括三十二億元股本投入、五十六億元貸款,以及一百三十六億元基建配套投資等。二○○一年,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曾蔭權透露,迪士尼樂園整個項目涉及二百二十億元公帑,但這數字似乎並沒有加上第一期一百二十六公頃土地五十年租賃的土地收入。特區政府估計在樂園建成後的四十年裡,香港可獲得一千四百八十億元的經濟收益。但是我們還沒有看到這個經濟收益是怎樣計算出來的,而收益中歸於政府財政的有多少﹖產生出來的社會得益又有多少﹖衍生利益又有多少﹖從特區政府投入如此龐大的資源來看,四十年才積累和增值至一千四百八十億元的整個社會經濟收益,實際回報率可算頗低。利息收入和投資的機會成本(乃至匯率風險)加起來考慮,迪士尼樂園的投資是否值得,頗成疑問。

  根據外國迪士尼樂園的營運經驗,樂園大約五年便要重新包裝,否則吸引力和銷售收入便會遞減。香港迪士尼樂園的規模是全球最小的,據說在開幕之後的第二年或第三年便要擴建。特區政府擁有百分之五十七的股權,擴建投資便需要有新的公帑投入,屆時迪士尼公司會否繼續投入資金,抑或香港迪士尼樂園將採取其他融資方法尚屬未知之數。在擴建之後,四十年內的重修、改建、重建的次數還未計算在內,則政府按比例投入的公帑也絕對不在少數。結果在四十年的一千四百八十億元的回報內,特區政府拿出來的公帑和土地租賃費(包括第二期擴建的五十多公頃或更多),可能比現在提出的二百二十億元至少多上一兩倍。

  在成本收益核算之中,還有一個風險因素。主要是迪士尼樂園的預期參觀人數和收入,是否準確﹖據傳迪士尼公司會在上海另建一個主題公園。若屬實,香港迪士尼樂園的客源或會從全中國縮窄至華南地區,預期收益便不可能太樂觀,這是一個較大的風險。

影響高附加值產業發展

  二是香港產業發展的選擇。旅遊業佔香港整體經濟只有幾個百分點,而且屬低附加值產業,尤其是當旅遊業靠主題公園等人造景觀招徠的時候,由於人造景觀的投資龐大,成功的風險自然也變得巨大。人造景觀式旅遊所帶來的產業知識及技能水平較低,而且也不易轉移到其他產業。更何況人造景觀是由海外引進、開發,轉變的權力在外國公司,不在香港﹔而設計研發乃至戰略管理等活動也在海外,香港內部得到知識、技術的機會不大。旅遊業的產業鏈或價值鏈比其他產業都短,香港只是作為場地來源提供場地上的即時消費服務,產業鏈的延伸更短,衍生的利益也更少。

  此外,香港經濟正處於一個關鍵的結構轉型期,以香港現時的高成本結構,加上在國際市場上備受內地的低成本競爭衝擊,其結構轉型不可能朝向低附加值產業﹔即使集中於服務業的發展,也不可能向低附加值的旅遊業轉向。很可惜,特區政府卻在過去幾年把投資重點放在這裡。其實,在二○○四年第一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上,廣東省政府只提出香港在金融和物流上的優勢,而沒有提及作為特區本土經濟四大支柱之一的旅遊業。可見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香港把發展投資集中於旅遊業,並非明智之舉。

  為了建立迪士尼樂園,投入了幾百億元的公帑,實際上擠佔了其他更具發展潛力、產業關連影響更大、附加值與回報更高的產業。以半導體產業為例,台灣開始時也只是投入了幾百億美元,今天,台灣的半導體支撐着整個本土信息產業,半導體代工為全球最大,半導體設計行業為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假若香港特區政府在一九九九年時願意仿效台灣的經驗,由政府扶持產業和企業的發展,而不是把資金投放在迪士尼樂園,則今天香港的半導體產業大可與上海並駕齊驅或較優勝之餘,甚至可支持、推動珠江三角洲的信息產業發展。以上經濟效益、資金回報和對整個香港及珠江三角洲產業結構提升的促進作用,將遠遠大於可能在一二十年後才可以得到的淨收益。

  香港政府一直說沒有土地去推動高附加值的產業發展,迪士尼樂園所佔的土地卻達二百八十公頃,反映出政府的產業和土地政策的偏頗。香港土地資源不足,這次給了迪士尼樂園,今後可能不易再找出這麼大片靠近機場的土地,來供高附加值的製造業和物流業發展。

中美文化兩極化

  三是文化因素。香港的歷史和社會特色是華洋雜處。回歸之後,香港愈來愈內地化,迪士尼樂園則是全盤西化,且是西方文化中最商品化的部分,由於是全盤搬過來,香港特區政府作為大股東,也沒法修改、轉變其文化內容。表面上,迪士尼樂園可使內地旅客不用親身到美國(或日本),也可看到美國的文化產物。實際上,香港內地化的極端並沒有轉變,如果迪士尼同時推動美國化的極端,二者都不會討好,也難以融合從而產生出新的文化創意來。雖然兩個極端將會並存,但並不如過往殖民地時代一百多年那樣互相衝擊、交流、轉變——即使香港如何內地化也不如真正的內地,外國人不會特別為此而來香港﹔其美國化也比不上真正的美國,內地人不會只來香港。東西方文化缺乏交流,令香港缺乏創新,變成「拿來主義」——拿來照搬東西方各自的文化,而不懂、也不願用誠意和創意去改造。今後香港恐怕就只剩下東西方文化的糟粕,而不是精華。這對香港社會和經濟發展,長遠而言遺害極深。

文章回應

回應


迪士尼樂園大約五年便要重修、重新包裝,否則吸引力一定大減。圖為香港迪士尼樂園開放給傳媒之日,遊人在人造景觀拍照留影(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