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何方先生 (朱 正)

二○一七年十月三日,得到了何方先生去世的噩耗,很覺悲哀,想起和他交往的許多事情。
我第一次拜見何方先生是二○○五年五月的一天,和丁東、邢小群夫婦一同去的。那天何方先生送給我兩本書,是他在香港利文出版社出版的《黨史筆記》上下冊,副題「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我細讀了一遍,覺得十分精彩,認為後世必將認為它屬於二十世紀史學名著之列。許多事情,例如張聞天在遵義會議後擔任的職務,一直都是沒有說清楚的,在這書中都有根有據地說得一清二楚了。又如關於延安整風,許多人都以為高華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寫得不錯,而何書就指出高書中的多處與事實不符的想像之詞。我想,喝過延河水的和沒有喝過延河水的畢竟不同,根據親身經歷寫的和查考文獻資料寫的畢竟不同。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