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曹禺二三事 (姚榮銓)

  精彩摘錄:現在有人說曹禺解放後的劇作全是「奉命之作」,似乎他那光芒四射的創作生涯止於一九四九年,從一九三三年算起才一十又六,何其短矣!……但從我的交往中可感受到,曹禺晚年還是很積極,且有所作為,他值得懷念,不是嗎?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