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紇後裔用突厥名 (容 若)

  維吾爾族有人搞「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不如某些人所說,是一九八九年蘇聯、東歐局勢變化才開始;遠在一九三三年已有過,「總統」和加尼牙孜,只是當時不用「東突厥斯坦」而用「東土耳其斯坦」而已。其實,就維吾爾及中亞各族的語言文字來說,「突厥」和「土耳其」是同一個詞,不同時期用字有別,只是漢文如此。近日,某些熟讀中史的人,對維吾爾人以突厥標籤自己感到啼笑皆非,蓋維吾爾人乃回紇人之後裔,而突厥乃回紇之世仇也。

  回紇最早稱袁紇,後改韋紇,本是北方遊牧民族敕勒(鐵勒)十五個部落之一,因敕勒為突厥擊敗而受其蹂躪。隋文帝開皇二年(公元五八二年),突厥分裂為二:東突厥奄有漠北,西突厥則盡有今新疆以及中亞大部分。隋煬帝大業元年(公元六○五年),韋紇與僕固、同羅、拔野古等部同反東突厥,結成聯盟,總稱回紇。回紇之名始此。五十多年後,唐朝擊破西突厥。唐玄宗天寶三載(公元七四四年),回紇也攻滅東突厥,而在其地建立汗國。十多年後,唐有安史之亂,唐肅宗以女嫁回紇可汗,爭取其出兵協助平亂。唐德宗貞元四年(公元七八八年),回紇改稱回鶻。唐文宗開成五年(公元八四○年),黠戛斯人(吉爾吉斯人的祖先)起而反抗回鶻並將其擊滅。回鶻餘眾分三路向西南流徙:一往甘州(今甘肅張掖),一往西州(今新疆吐魯番),一往葱嶺以西(今吉爾吉斯、哈薩克、烏茲別克一帶,原為西突厥被唐攻破以前之故地,但當時已非唐土)。後兩路回鶻人分別與當地有突厥血統之土著融合。到了宋代,回鶻稱為畏吾兒(或畏兀兒)。宋寧宗嘉定二年(公元一二○九年),畏吾兒歸附成吉思汗新建成的蒙古汗國。今天所用維吾爾之名,是畏吾兒的轉譯。

  從上引史料得知,今之維吾爾人,古之回紇人也;而回紇先受突厥蹂躪,後將其擊滅。今天某些維吾爾人建號「東突厥」,確有點那個。不過,上文也交代:回鶻人流徙吐魯番及蔥嶺以西,都曾跟有突厥血統的土著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則借用「東突厥」之名無可厚非。欲窺全豹,從語言文字分析較恰當。

  語言學家把人類語言劃分四個層次:語系、語族、語支、語言。二十世紀初,蘇聯語言學家H. A. 巴斯卡科夫把阿爾泰語系的突厥語族分為東匈、西匈二支。其中東匈語支的現代語言,包括吉爾吉斯語和西部裕固語(回鶻人流徙甘州的一支,其後裔即操此種語言);西匈語支的現代語言,包括土耳其語、土庫曼語、阿塞拜疆語、哈薩克語、烏茲別克語和維吾爾語。這八種(實不止此數)語言之所以歸入突厥語族,因其形成都受古突厥語影響,而每一種又都有突厥語同源詞。

  原來,公元七世紀到十世紀,突厥、回紇、黠戛斯等民族都用同一種文字,那叫「鄂爾渾—葉尼塞文」,又叫「突厥如尼文」。由於突厥族先統一漠北及中亞,故多以突厥文名之。而這幾個民族,為突厥語族各種語言的使用者之祖先。

  由此而知,突厥、回紇、黠戛斯等民族,雖彼此成仇,亦互相融合,更同用古突厥文。而其後裔又同用阿拉伯文,同奉伊斯蘭教,難怪他們自覺為同文同種同宗教了。

  最近有人強調:維吾爾人搞「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同土耳其毫無關係,更無民族(包括語言、宗教)因素,這無非像鴕鳥把頭埋在沙中,靠他們解決問題,恐怕好事也會變成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