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旗為蒼生而降 (邱震海)

  公元二○○八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二時二十八分,中國經歷了史無前例的一幕:全中國(包括港澳地區)的絕大多數人,都在這一刻放下手中的工作,為一周前在四川大地震中的死難者默哀;汽笛長鳴,似乎是為遠行的同胞送行。

  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為平民百姓舉行的舉國悼念儀式。

  無論是在中國數千年的封建歷史中,還是在一九四九年共產黨執政之後,全國悼念儀式從來只是最高當權者的專利。除了一九九九年悼念被北約導彈炸死的三名中國記者外,國旗從未為平民百姓,尤其是貧困地區的平民百姓降下過。

向民本時代邁進

  多少年了,中國人的口頭上一直有這麼一種說法:「中國人的命不值錢。」但從二○○八年五月十九日開始,這一切似乎改變了:中國最高層官員和這個國家的絕大多數人一樣,在二時二十八分這一刻默哀;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和澳門,也在這一刻默哀,跨越了政治黨派和利益紛爭,成為連接同胞之情和現代文明與人道精神的共同橋樑。

  在中國大陸的互聯網上,有一篇文章的標題就叫《國旗為蒼生而降》。另一篇題為《降下的國旗見證一個民族的崛起》的文章寫道:「國旗降下的時候,普通百姓的生命價值就已經得到了充分尊重。事實上,五星紅旗早已在幾天前就為汶川大地震的死難者降下了,因為許多民眾從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為遇難者流下的淚水裏,就已經看到了老百姓的生命在他們的心中有多沉多重。……一個社會的文明與進步,不僅僅是物質財富的積累,不僅僅是城市中高樓大廈的林立,不僅僅是宇宙飛船的遨遊太空,更重要的是人的個體生命價值的體現,更重要的是一個社會中人的生命的平等。」

  文章接著寫道,「在國殤之時,降下的國旗比高高飄揚時更讓國人敬重。因為國旗為百姓而降,體現了國家與民眾生死與共的立場,反過來,國旗的分量就會在民眾的心中更重。……國旗為國民而降,國民得到的是無尚的尊榮,而國家收穫的則是國民對它的認同。……對普通民眾生命的重視,在昭示社會文明與進步的同時,其實也是在傳達一個重要的信息,中國社會正在向民本時代邁進。」

令人稱道的官方反應

  五一二地震後,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在一種集體哀傷和感動的雙重情緒中度過。哀傷,是因為同胞的罹難;感動,是因為大難之中的國人顯示出一種超乎尋常的凝聚、純淨的人性的復甦。這是一種丟失已久情愫,也是一種對中國未來發展彌足珍貴的原始動力。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災害發生後一個多小時啓程前往災區。在長達五日中,溫家寶嗓音嘶啞、頭上掛著雨珠,甚至手臂流血、老淚縱橫的形象通過媒體傳遍了各個角落。溫家寶到過許多次災區,但這一次,人民真正感動了;人民將永遠記住溫家寶在四川地震前線的身影。

  中國官方面對災害的快速反應和信息透明,也是此次值得稱道的一點。災難發生後,所有人的眼睛每天都盯著官方媒體滾動報道,真相第一次走在了謠言前面。另外,多少年了,由於市場經濟大潮,物欲橫流導致價值觀紊亂,中國大陸的人們似乎已經很少有感動的瞬間,更少有回歸人性美麗的瞬間。但這次地震災害似乎改變了這一切。因此,雖然震災打亂了北京奧運的氛圍,但未來幾個月,中國上下若能繼續凝聚這一人氣,同時繼續保持透明運作的方式,並與西方保持良好互動,相信對於北京奧運會將具有正面意義。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


在都江堰,失去受子的夫婦痛哭,悲從中來。(朱建國 攝)


聚源中學廢墟中,一名被埋的學生的一隻手。(朱建國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