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象棋中的「劉霞牌」(劉銳紹)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被軟禁八年後,終獲准前往德國。各方正為她重獲自由而高興之際,仍關心她的弟弟劉暉。按目前情況而言,如果中國官方按整個共同商定的「劇本」辦事,相信劉暉的動向可望在「默契的時間」內得到較理想的效果。在此,也要肯定官方在這一刻的務實,希望日後更理性處事。

為什麼是德國?
據了解,批准劉霞出國、但暫不放劉暉的「劇本」在一年前劉曉波逝世之後已經提出;有人還把劉霞和劉暉的兒時生活、姐弟之情的故事,向有關方面反映,努力說服處事人員和決策層相信,他們姐弟情深,劉霞不會因為自己可以出國而不理弟弟的安全。所以,即使讓她出國,相信她也不會作大殺傷力的發言。在中國的政治環境下,這類理由需要高層慢慢吸收,然後再結合(公與私的)利害、考慮(也是顧慮)、內外的環境因素,才能發揮作用。所以,這類建議一直石沉大海。
據聞,美國後來也想利用「劉霞牌」,但中國不想劉霞到美國去,因為即使劉霞為了弟弟而願意低調,但美國政府可能不是這樣想,還是會利用劉霞攻擊中國。中國自然想到其他國家,包括德國。據外交界人士透露和分析,中國在美國聲言打貿易戰之初,還評估美國只是虛張聲勢,當它取得利益後,就不會真的打貿易戰了。所以,中國初時的態度也公開強硬,但派副總理劉鶴訪美時,卻作出不少願意與美國妥協的安排,藉以減少美國對中國的壓力,同時避免美國打「劉霞牌」。美國的重點其實不在劉霞,但利用「劉霞牌」卻是無本生意,所以偶爾公開批評中國,卻又持牌在手不多言,俟機而發。
與此同時,歐洲主要國家又與美國有貿易和關稅糾紛,德、法、英等國也想趁此機會加強中歐貿易。按數據顯示,中美貿易每年達五千億美元,而中國與歐盟總體貿易每年大約只有六千至七千億美元;此外,中國的貿易順差大部分都是從中美貿易中取得,形成中國對美國的貿易依存度極高,間接令中國經濟置於危險境地。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中國才發覺特朗普真的是來勢洶洶,目標不單經濟利益,還要趁機出招扼殺中國的長遠發展。(過去中國也有這種警惕,但估計美國不會耍出連環狠招;中國仍可以戰養戰,一邊應戰,一邊發展。)
在這時候,中國更需要歐洲各國的協助。在輿論上,中國呼籲國際同抗美國單邊主義;在行動上,中國加快拉攏歐洲國家。林鄭月娥上月訪問歐洲後沒有馬上回港而直飛北京,就是與此有關。在劉霞的問題上,德國也主動提出一些可操作的建議。據悉,北京認為這時才是放劉霞出國的較佳時候,但又擔心始終會被視為向外界屈服,於是有人建議讓劉霞先往法國或其他國家,稍後才到德國。按國際形勢,法國與美國的矛盾,大於德國與美國的矛盾,法國也願意打「劉霞牌」。中國從來沒有考慮英國,因為它已完全遷就中國,很多普世價值的問題也要向中國傾斜,不敢直言;如今除經濟外,兩國再沒有什麼互相利用的價值(想不到這個老牌帝國主義國家,也會淪落到如此地步)。當然,劉霞的意願(指去向)這個時候也忽然變得重要。按可見的情況,她的朋友較多在德國,而且中德兩國已經商議良久,無需節外生枝。

香港也有被動的角色
不過,雖然中國希望「聯歐抗美」,但能否有預期效果,還是未知之數。有分析指,在中美貿易戰持續之時,歐洲各國自然希望乘虛而入,加強中歐經貿往來,從中漁利,短暫的中歐利益不是問題。但歐洲和美國之間有着長遠的盟友關係,而且有共同的利益觀和價值觀,其中一點就是反對共產主義。這是中國與歐美列強的深層次矛盾,難靠經濟利益可以平衡或接近距離。中國如果依然故我,始終不能成為世界公民。單以劉暉未來動向而言,如果中國沒有按「默契的時間」上演「劇本的下半場」,屆時情況如何?有待觀察。
在中美貿易戰和「劉霞牌」之中,香港也有角色(即使是被動的)。北京和香港都不想在貿易戰中把香港拉下水,尤其是香港與美國之間的貿易是美國順差(因為以轉口貿易為主),而香港是中外共同利用的地方;保持香港的獨特作用,對北京也有好處。可是,林鄭月娥在政治口徑上要緊跟中央,也不點名地批評美國。有關方面評估,美國不會計較,因為矛盾在中美之間,而不在港美之間。但林鄭月娥這種表忠式的態度,無可避免地令國際感到,香港的「兩制」內涵已不復存在;加上林鄭月娥在政治上完全向北京臣服,「兩制」連形式也受到摧殘。這又是北京和香港在有意無意之間犯下的毛病,政治智慧有限。至於林鄭月娥表示讓劉霞出國是「人道主義表現」,更是不需要的。這在客觀效果上已顯示香港官員在政治上不可能有自己的「個性」。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處理像劉霞這類事件,既要有外部壓力(例如各方表達對她的關注和祝福,催促官方還她自由),又要有內部引力。基於現實情況,很多事情只能由歷史解說,各方要扮演積極解結的角色,健康力量不要互相排斥。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