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郵輪上咖喱文化的悄然崛起(樹 鈞)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搭乘國際郵輪周遊世界各國,其中最值得回味的就是每晚的正式餐飲。
餐盤中每一道精美的歐式烹調,是郵輪上一天中的最高享受。掌廚的幾乎清一色來自法國和意大利,烹制的菜餚不僅正宗,而且注重餐盤中的布局及色澤,符合中國人色香味的烹調藝術。除了廚師外,當時郵輪上餐廳、客房、酒吧和各樓層間的清潔服務人員,大多來自菲律賓、印尼和泰國的年輕勞工。他們勤勞刻苦,服務態度和藹可親,深得旅客好評。
曾幾何時,這個現象悄然起了變化。首先泰國的工作人員幾近銷聲匿跡,印尼的勞工人數在急劇下降,菲律賓員工還保持一定的比例。代之而起的除了少數來自東歐國家外,印度的員工已遍布郵輪上的各個部門。最近的幾次航程中,幾乎每艘郵輪上都增加了三五個中國面孔,工作內容不外為旅客拍照,提供酒吧或餐廳服務等。而他們都具備大學畢業的學歷資格,這是郵輪公司為打開中國市場的預備過程。只是以大學學歷從事最底層的工作,是否大材小用?

印度裔員工進駐國際郵輪各部門
一向以法國或意大利餐飲自豪的國際郵輪,也逐漸被印度裔的廚師所取代。第一次發現這個變化,是二○一五年搭乘意大利郵輪在中國、日本及韓國航線上。在早餐時我注意到,一位印度裔的服務人員為旅客提供煎蛋時,因為限制中國旅客每人只能獲得一隻,引起了我的好奇。後來發現這是避免中國旅客過度浪費食物的手段,不知底細的中國旅客只能逆來順受。經過仔細觀察,我向那位印度裔的服務人員表達我的意見,既然旅客支付了相應的費用,就有權利選擇食物及獲取的數量。在交談之際,另外一位看上去是個主管的印度裔工作人員,他先站在旁邊傾聽我們的交談內容,接着出面向我表示歉意,而我也因此獲得了兩隻煎雞蛋。
從那之後,在每次搭乘郵輪時,進入餐廳,我就會仔細地觀察。果不其然,印度裔的工作人員,已經在世界各個不同的郵輪中佔了舉足輕重的位置。幾乎每個部門的中低層主管,都有他們的身影,其中最有影響力的是餐飲部門。多年來,有着深厚傳統功力的法國及意大利廚師長,幾乎都被印度裔廚師取代。這原本不是個問題,就如同在美國以小籠包著稱的台灣餐廳「鼎泰豐」,是墨西哥工作人員手巧靈活地製作小籠包;在加拿大溫哥華林林總總大小不一的日本餐廳,大多數是韓國裔和華人在經營,其手藝並不亞於日本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