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郵輪的文化底蘊 (樹鈞)

西方國家的國際郵輪發展已經歷百餘年,有過輝煌歷史,也遭遇過震驚世界的海難,迄今令人難忘的是「鐵達尼號」在大西洋的沉沒,甚至改編成撥人心弦的故事搬上銀幕。
在百餘年的經營歷程中,歐洲挪威、意大利和美國等海洋大國,主導了郵輪的發展權威,令其他國家望其項背。即便曾經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日本,對郵輪的發展始終不敢輕舉妄動,但中國近年卻對郵輪事業蠢蠢欲動。
郵輪,是一個綜合性極其複雜、包含着交通運輸、住宿、飲食、娛樂、休閒、陸上旅遊等等一系列的海上運作。其規模從最早搭載數百人到當前的數千人,郵輪建造噸位也從原來的五六萬噸發展到當前的十數萬噸甚至超越二十萬噸,內部的配備也必須不斷提升。
意大利海岸郵輪公司在二○○六年首次試探進入中國旅遊市場,是一艘已經逾二十年船齡的陳舊郵輪,設備內容都在國際水平之下,自天津出發到日本和韓國四晚遊。當時中國出境遊從集中的東南亞市場,開始面向歐洲國家開放。首次面對如此巨大的郵輪,中國旅客自然是充滿好奇心與新鮮感。
在這艘意大利郵輪進入中國市場前,曾經有美國的郵輪搭載國際旅客到中國青島或上海、天津停靠一至兩晚,安排旅客上岸旅遊。在天津停靠的郵輪則安排旅客到北京住一宿,遊覽北京的重要文化景點。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原本極具發展潛力、由郵輪搭載國際旅客到中國停留的入境遊,竟然逐漸從市場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外國郵輪前來中國,搭載中國旅客航行到周邊日本、韓國等國,形成一個巨大的出境遊。
以前述的意大利郵輪公司為例,該公司從二○○六年到二○一三年,總共在中國搭載了近四百萬旅客出境遊。分成與中國旅遊公司合作、以中國旅客為主的包船,和從中國啟航、不論國籍的旅客都可參加的航程。
部分中國旅客在出境遊中所表現的舉措和文明素質,是意大利郵輪公司始料不及的。可是,他們一方面無法捨棄龐大的中國旅遊市場所帶給的豐厚利潤,另一方面又擔憂中國旅客的不文明行為會影響其他國際旅客的參與。經過市場分析,該公司最後推出一個所謂「兩全其美」的方法:在中國始航的航程中,增添一個中餐餐廳,既滿足了中國旅客的餐飲要求,還令中國旅客感到「無知」的自豪,以為這是給中國旅客的特殊禮遇安排──實際上是郵輪公司為了杜絕其他國籍旅客的抱怨而設計了這個「隔離政策」。假如筆者參加上述的航程旅次,絕對不會去那特別為中國人安排卻令中國人感到屈辱的中餐廳用餐的。

需領略高尚的文化質素
全球提供國際郵輪停靠的港口,除了加拿大溫哥華和新加坡名列前茅外,美國的洛杉磯和西雅圖,歐洲如德國、瑞典等先進國家並沒有執意在郵輪碼頭上做文章。在著名旅遊勝地加勒比海的小島國家,深受郵輪旅客喜愛,幾乎都沒有碼頭設施;郵輪抵達後基本上都在外海下錨,用救生艇作為連接岸邊的交通工具,接送旅客登岸旅遊參觀,再接旅客回船。越南旅遊勝地下龍灣沒有碼頭設施,即便搭乘擺渡小艇抵達岸邊時,其設施的簡陋難以言喻,但這樣的交通運輸及岸邊條件並沒有引起旅客反感。每抵達一個碼頭,組織上岸參觀旅遊幾乎是所有旅客的期待,當然郵輪上組織的旅遊項目價格不菲,但即使昂貴,旅客也欣然參加,主要是吸引了旅客需要上岸調節心情,與對當地風土人情的好奇心理。這當中也不乏如筆者等富有豐富國際旅遊經驗的旅客,基本上是上岸後自行安排當地的參觀旅遊。
相對的是中國郵輪行業還處於襁褓階段,對國際郵輪的認識也是一知半解,甚至連國際郵輪航行的路線設計、市場狀況分析、國際旅客資源幾乎是零的現狀下,因為國際郵輪在華初試身手時,被其誘人的外貌所吸引,於是各城市如上海、天津、廈門及海口等本末倒置,競相發展海港,大肆耗費巨款興建郵輪碼頭。
但其實,郵輪的運作有極強的季節性約束,各國郵輪公司首先考慮的是旅客的安全和舒適感。除去颱風季節和風達浪急的冬天,中國周邊海洋最多也只能航行六到八個月,何況迄今為止,郵輪設施及運作完全掌握在國際郵輪公司手中,中國對這一高強度旅遊業務完全沒有主導權。

航行中裝修,滿足虛榮中國客
在中國公民出境遊時表現出良莠不齊的文明素質,以及對西方國家文化理解的欠缺,中國和國際郵輪上的文化底蘊格格不入。一方面國際郵輪上提供電腦課程,為旅客增加現代科技知識,提高航程中的文化內涵,比如荷美郵輪公司和美國微軟公司合作,在船上開闢了教室,設置二十台電腦,開設電腦課程,免費提供給有興趣的旅客參加。微軟公司派有專人講課。從新加坡到香港的航線中,每天都有三節電腦課程,每節四十五分鐘。在公海航行是開設五節課,內容豐富多彩。這些饒有興趣的課程深受旅客歡迎,不僅增加現代的科技知識,也解除了汪洋大海中的枯燥。可是,另一方面,在毫無監管條件下,也有經營郵輪行業的中國業內人士,為了迎合部分同胞的興趣,和國際郵輪公司合作,安排低俗的脫衣舞表演。這一點,筆者在《明報月刊》二○一五年五月號發表題為《中國郵輪旅遊發展操之過急》一文,就曾發表過看法。在沒有培養中國旅客在旅遊中如何領略高尚文化質素前,茫然發展郵輪旅遊,除了滿足中國旅客自我膨脹的高消費購物欲望外,看不出對中國旅遊未來的整體發展有任何的裨益。
國際郵輪的船上購物商場,對世界各國旅客具吸引力的僅僅是烈酒和小紀念品,基本上購買奢侈品的旅客百裏難挑一;而在上海或天津到日本韓國的航線上,中國旅客瘋狂購物的欲望,不亞於陸地遊免稅商店裏的情景。
去年四月,筆者在迪拜登上歌詩達郵輪寧靜號後,原本應該在船塢中進行的施工,居然出現在航行中裝修商場的怪現狀。整個航程中,第五層商場成了工地,只在工地前擺設了幾個地攤式的小桌來應對來自歐美旅客。刺鼻的油漆味在空氣中瀰漫,工地邊則是旅客飲酒聆聽音樂的酒吧。
經過了解,該郵輪定在四月四日通過印度洋駛向上海,準備接待中國旅客到日本、韓國的海上旅程。而精於計算的意大利郵輪公司,藐視國際旅客的權益,令阿拉伯海的航程大煞風景,目的是要以嶄新的面貌,滿足虛榮的中國旅客購物欲望。

郵輪發展思維簡單化
筆者曾在新加坡登上荷美郵輪的沃冷丹號郵輪出發,途徑泰國、柬埔寨、越南,終點為香港,共十四晚。在旅途中發現該郵輪在曼谷停留兩天,柬埔寨停留半天,而在越南先後停靠了四個港口,其中有兩個碼頭毫無旅遊價值。不解的是最後一天郵輪從越南下龍灣出發途徑海南的航道,卻沒有在三亞或海口停靠,直駛香港。這充分說明中國急於發展國際郵輪業務,卻欠缺對國際市場的分析,業內僅考慮眼前組織旅客出境的近利,忽視了中國長遠的發展全盤方針,因此形成對郵輪發展思維的簡單化。世界各國的郵輪公司,每年都會將其所有航線編輯成書,分發到全球各地旅行社,作為推銷的依據,但中國市場中的郵輪航線卻付諸闕如。
筆者在南海的航程中,看到郵輪公司的宣傳冊子裏,刊印了環繞印尼各島嶼十四天航行路線。世界各國旅客抵達印尼,然後在那裏登船出遊。反映出印尼在國際郵輪旅遊業務的發展,比中國跨前了一大步。越南在南海地區旅遊發展較為滯後,但對國際郵輪發展不遺餘力。如筆者所停留的越南港口除了峴港和下龍灣較具吸引力外,其他富美和芽莊兩個港口不如人意,但居然國際郵輪能在一次航程中停靠越南四個港口。

中國也有吸引人的海上航線
中國幅員廣袤,海岸線長,旅遊資源豐富,島嶼遍布東南沿海,偌大的旅遊市場居然沒有人設計出一條吸引國際旅客到中國搭乘郵輪環繞中國旅遊觀光,而一味盲目發展國際郵輪在中國搭載旅客到境外旅遊。實際上,中國有兩條非常優越而對全球旅客富有吸引力的海上航線,一條是從東北的丹東,沿途到大連、上海、北海,廈門至三亞或海口。沿途風光迤邐,文化歷史豐富。另一條是自廈門啟航,經香港、澳門,海口或三亞,連接台灣花蓮,基隆和高雄,並納入金門和媽祖、澎湖、蘭嶼等島,形成一條海峽四地的航程。
筆者沒有反對國際郵輪當前在中國運作的意圖,而是既然國際郵輪在華組織出境遊,有必要將入境遊納入經營的範疇,從而使郵輪在中國平衡發展。任何一個國家發展旅遊目的就是開闢外匯收入,而不是將外匯向外輸出。當前國際郵輪在中國的發展是絕對的一面倒趨勢,形成一個畸形的發展。
重要的是中國發展郵輪旅遊,不能專注於碼頭興建,而是要培養經營郵輪專才,認識郵輪業務的運作,最關鍵的是開發郵輪事業,主導權應該掌握在中國人的手裏,而且在亡羊補牢時更要具備未雨綢繆的前衛思維。

ship4

在歌詩達郵輪寧靜號內,原本應該在船塢中進行的施工,居然出現在航行中裝修商場的怪現狀。(作者提供)

(作者是內地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