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改:費孝通與董時進(上) (鄭也夫)

一九四七年十月十日,國共決戰開啟之際,中國共產黨公布了其《中國土地法大綱》,旋即在輿論界掀起空前激烈的爭論。本文討論的費孝通、董時進均為這場爭論中的重量級人物。董是徹頭徹尾的土改反對者,費是非暴力土改的提倡者。二人在現代中國歷史的關鍵時刻所展示的態度與見識,值得今人記取和反思,亦是我們認識土改和那個時代的重要視角。

一、 土地制度與社會歷史觀
《中國土地法大綱》的理論核心和矛頭指向無疑是剝削和階級。但耐人尋味的是,「階級」一詞在《大綱》中竟未出現,「剝削」一詞只出現一次。何故如此?策略使然。《大綱》第十二條說:「保護工商業者的財產及其合法的營業,不受侵犯。」此時,共產黨還不想將矛頭對準資本家。若講鏟除剝削行為、消滅剝削階級,資本家就必須與地主同等對待。就當時的策略而言,分田地足以喚起農民—他們構成了中國民眾的大多數—對共產黨的擁戴。而分割資本家的財產,一來難乎其難—廠礦如何分割,作價賣掉嗎,誰來買?二來工人看重的是就業機會。且其時中國工業規模和資本家群體還小得很,要喚起民眾反叛,擎出分田大旗足矣。若考慮長遠一點,為奪權後坐江山計,搞工業一時還離不開資本家,搞農業不怕沒了地主富農(雖實則不然)。故當下打擊的對象集中於地主富農。但革命理論的核心畢竟是剝削與階級。要撇開資本家,只好找出一個理論上獨屬於地主的惡名,選中的便是「封建」。故《大綱》第一條便是:「廢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剝削(「剝削」一詞在《大綱》中只出現這一次—筆者注)的土地制度」。就是說,封建是最壞的,即刻要掃除的剝削是「封建性及半封建性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北京大學教授。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