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唯一的親戚(鍾 玲)

為什麼我一而再、再而三寫一九四九年大陸人來台灣那段時期的事呢?一則因為那些事發生在我四歲到六歲,記憶朦朧,再不寫就沉入遺忘。二則那是大苦難、大隔離的動亂時代,每一段故事對當事人來說,都刻骨銘心。舅舅范傑是我在台灣,除了父母、弟弟以外,唯一的親人。
父親的兄長和弟弟都留在廣州。母親同母有一個妹妹和兩個弟弟:大弟,即我大舅范永謙,一九四九年前應該已經過世了,我童年聽母親和傑小舅用客家話壓低聲音交談,猜出大舅老早就加入共產黨。那個年代富裕家庭的子女,總有一兩個左傾的,連永湘姨也是。大舅在廣東什麼戰役中戰死的?還是被國民黨抓去下落不明?都不清楚。母親和傑舅用廣東話跟我講的是,大舅小提琴拉得很好。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