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噴水池的下面(張曉風)

讀那則故事,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最近又想起它來,於是便去翻箱倒櫃,重讀一次,好證明老來所記無誤。
還好,故事總是乖乖躺在故事書裏,千年不變。那故事是東方阿拉伯世界的奇譚,阿拉伯的「天方夜譚」一向奇崛詭異,令人神馳。
那故事是這樣說的:
曾有一個敗家子,從不知先人創業之維艱,所以在繼承家業之後,便成日花天酒地,不多幾時,就跟一群狐群狗黨把家財敗盡。於是,只好辛苦打零工過活,日子過得有一頓沒一頓的。
不料,他竟做了一夢,夢中有人對他說:
「去埃及吧!你在那裏會絕處逢生。」
他反正窮極無聊,便打算姑且前往一試。這位主角原住在古代巴格達,也就是今日之伊拉克。他到了埃及因沒錢投宿,便棲身在一間無人的古寺裏,累得倒頭大睡。倒霉的是,睡到半夜,鄰居遭竊,主人呼救,巡邏前來,小偷早已逃跑,這主角當然嫌疑重大,便被抓去關監,且遭獄卒痛打。三天後,總督提審,知道他是追隨着夢中人的指示,才從巴格達到埃及來的,不禁大笑,認為他是白癡。
「哼,我告訴你,你這傻瓜!怪夢,我也做過,還連做三次呢!夢中有人帶我去巴格達,巴格達有個大豪宅,它的格局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房子周邊還有花園,花園裏面還有噴水池……,而噴水池下面,埋着許多金子……。」
主角聽了,一言不發,眼睛卻閃閃發光。
總督大概因他坐了冤獄,身上還帶傷,便好心賞他一個銀元,打發他回巴格達去了。
主角出了門,腳下如抹了油,也忘了傷痛,一溜煙地,便飛跑而回,直回到巴格達老家。
原來,總督所形容的那間「園中埋金的夢中豪宅」,分明就是他自小居住的老宅子啊!
原來老爸把一罈罈金塊埋在噴水池的下方,原來自己並不真窮。遵照指示,他真的挖出雖經久藏,卻不會變質的金子。而這一次,受過教訓的他,終於知道如何緊守住自己的家業了。

我幹麼說這個故事呢?

因為十三億人口的中國老在說「中國夢」──啊,但我所希望看到的「中國夢」是可以挖出爍爍黃金的「尋寶指南」的那種夢,或者,更好,是比黃金尤為寶貴的「傳統文化」。
人都有權做夢,也都有權在自家院中的噴水池下面挖出祖傳的黃金──但獲寶的指示雖來自天恩天啟,你自己也必須聽得懂那個夢才行啊!並且還要辛辛苦苦地提起圓鍬,深挖下去。你要熟悉你自己家園的每個角落,你要相信,相信自己是個擁有豐厚無比的遺產的繼承人……。
家業,是個好東西,要世代相傳不可糟蹋,要尊重,要不捨。至少至少,不能糊里糊塗隨手拋擲。
曾經,百年前,五四那一代的文化人自卑如喪家犬,其中悍將如魯迅,雖然人夠聰明,筆夠辛辣,卻會說出十分驚人的蠢話來,他說:
「廢掉漢字!」
如果漢字只靠拼音,則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在天安門上發表的湖南腔短句,可以記錄如下:
「征鬼人民沾起來囉!」
(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中文同音字之多,中國各省各縣方言之龐雜,怎可能用拼音擺平?趙元任一篇百多字的〈施氏食獅史〉對初學華語的老外而言,真是夢魘一場。
曾經給捧成「文藝之神」的魯迅尚且會「智有不及處」,其他庸庸碌碌之輩,就更該小心別在精神上簽下「放棄文化繼承權」的文件。
最近,偶然參觀某大學織品服裝學系的展出,是同學在上完「數位內容與跨界設計」課程後,得到「傳承、啟發與創新」的具體呈現,我為同學辛勤的採摘和釀造的工夫而感到驚喜。那些圖案、那些線條、那些色彩和氣韻,都令人驚艷。不管我們的先祖是漢、滿、蒙、回、藏,是苗、瑤、傈僳、阿卡,或排灣、阿美……,我們都能在抖曬老箱子的時候,找到一筆筆令我們嚇一跳的祖傳的意外財富,我真想抓住個什麼人,並跟他說:
「噴水池下埋着金子──而噴水池就在你家花園,至於那花園嘛,唉,已遭你遺忘好一陣子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