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迷茫中形成的香港轉機 (劉銳紹)

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二十一周年。雖然這不是「大慶」日子,沒有中央領導人到港,但圈中人觀察近期動態,感到一些政策正在悄悄轉變。他們感到,這是一個轉機,不過還要繼續創造氣氛和條件,在迷茫中把轉機活化。

「條件比較成熟」
先看看這些圈中人眼中的轉機,即中央對港已逐漸把民生政策擴大和具體化,從而體現「民生是最大政治」。他們認為:「民生工作搞好,其他問題就解決了一半。過去一段時候,由於政治爭拗頻仍,未能聚焦經濟民生。現在條件比較成熟,於是民生工作加緊『去馬』。」
「條件比較成熟」的第一個具體表現:港珠澳大橋通車,預料有中央領導人主禮,此後香港與大灣區的很多融合工作可以更有效推行;高鐵將於下半年通車,即使爭議仍然繼續,甚至可能司法覆核,但通車已事在必行,同樣有促進作用。此外,北京給予香港「國際創科中心」政策,科技專才可以申領內地經費,把香港的尖端研究納入國家項目範疇。諸如此類,都是有利因素。
在官方眼中,「條件比較成熟」的第二個表現是:泛民陣營亂象紛呈,愈來愈不成氣候,更不成大器;姚松炎在西九補選中敗陣,另一個西九補選席位的爭逐即將開始,但泛民陣營同樣一盤散沙,皆因利益衝突不能協調之故。
此外,泛民的不同板塊也出現內部分裂,其性質不是什麼政治鬥爭,而是發展路線和爭取策略出現分歧。新進的力量認為過去的方法偏向溫和,必須有較前衛的方法;加上「上位」出戰的機會僧多粥少,這是很多政治團體都遇到的問題,關鍵是內部協調和凝聚力是否足夠。目前,「街工」和「民協」都有類似情況。
還有,據建制中人稱,北京感到過去一段時間的政治壓力有效,「港獨」收斂,梁天琦、盧建民等社運人士陸續被判刑;加上全國人大和香港立法會互相配合,巧妙地「以法用權」,已「掃除不少障礙」。
更重要的是,上述各項行動已令市民感到疲累,部分更感到厭倦,雖然原因很多,但無力感已愈來愈強。觀乎近期的社會運動,除了悼念「六四」燭光晚會之外,其他活動的參與者不多。這種社會心態正是官方希望看到的現象。
所以,中央讚賞林鄭月娥「開局開得好」,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又說她有擔當。圈中人稱,其中一點就是林鄭月娥「對公務員的政治方向掌握得令中央感到非常滿意」。
政治圈中人還觀察到一個不大明顯的現象,反映官方眼中的「條件比較成熟」,就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將調往澳門,出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在中國官場裏,官員的調動有時反映上級的政策轉變,或某階段的用人需要(當然也有例行公事的安排)。張的表現一向強硬,語言挑戰性強,合乎早前的打壓需要。如今,韓正擔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最終決定權還在習近平手上),部分重點將轉移到經濟民生之上,也是意料之內,這也是韓正的強項。還有張曉明最近傳達的四點內容(換位思考,更加重視改善民生等),說明了策略的轉移。

仍有很多不穩定因素
不過,上述各點雖然有其正面意義,但不能忽視這些現象的背後仍有很多不穩定因素,以至官方忽略或者不善解決的問題。例如,上述經濟民生科技等措施,只能幫助專業人士、部分中產、有能力轉營的人,以至財團和富貴人家,不能解決香港愈來愈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如果深入觀察,社會基層的怨氣愈來愈大,對政府的信任程度也徘徊在偏低狀態,隱憂仍重。
其次,泛民陣營雖有分歧甚至分裂,但不會因此而傾向官方或投向建制,他們的支持者同樣如此。這種情況有如「雨傘運動」後一些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離開學聯,離開者不會投向建制,反而愈來愈不認同官方的政策,採取其他抗爭的方法。
泛民分散之後,其實是更散亂和頻繁地反對官方的政策,有些甚至「打游擊」。近期,港鐵接連爆出醜聞,無論泛民和建制都口誅筆伐,皆因這些都是重大的安全問題,作為大老闆的港府不能把責任完全推到港鐵身上。這也反映了「官商合一」的弊病。
還有,無論北京或港府也無法處理好青少年的前景問題,更處理不好青年人的政治訴求。他們不單要求改善民生和上游機會,同時要求政治權利和參政機會,至少要讓人感到政治制度逐步走向公平。可惜,這一切都是空中樓閣,即使港府吸納個別青年進入諮詢架構,但只是徒具形式而已。
唯一令人稍為安心的苗頭,是一些泛民人士和青年轉向扎根基層的地區工作,作為磨練的過程。不過,如果官方在地區工作以至區議會選舉中再次落閘,結果將會如何?這正是溫家寶所說的深層次矛盾還未得到根本的解決。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