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和包容 (王亞蓉)

六十年前,中國沒有人知道紡織考古;
五十年前,沒有人知道沈從文對中國服飾文化所做的貢獻;
四十年前,世界上沒人見過二千多年前色彩鮮活、圖案優雅的中國紡織文物實證;
三十多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開創了應用實驗考古學方法研究紡織文物之先河,使紡織考古學科得以完善;
二十多年前,中國紡織服飾研究、中國紡織考古發掘的兩位開拓者(沈從文及其得力助手王㐨)相繼離世;
十多年前,開始培養組建紡織考古發掘、保護、研究的科研團隊,取得一系列令人矚目的科研成果。
如果這一步步的努力可以算為《尚書.周書》所說的「功崇惟志,業廣惟勤」,那麼,堅持而耐煩,包容而堅韌,一定會讓中國的紡織文化再放異彩。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