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乘鶴去,往事永難忘(盧曉蓉)

查良鏞(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傳來,我深感震驚和悲痛。一幕幕與查先生和查太太(查林樂怡)親切相處的往事不斷湧上心頭。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五日,肆虐香港好幾天的「海倫」颱風,已逃遁得無影無蹤。在明媚陽光的映襯下,天空顯得更加清澈高遠。這天下午,我先生嚴家炎和我接到查先生的邀請,去他的府上做客。查先生的副手、時任香港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的董事總經理潘耀明先生駕車,送我們前往位於香港太平山頂的查先生家。一路上,我無暇觀賞窗外的風景,腦子裏始終盤旋着幾個月前從報紙上看到查先生做了心臟手術又出現腦血栓的消息,心裏掛念不知他恢復得怎樣了。不知不覺間,汽車已停在修葺一新的查先生家宅前。我們剛推開車門走下車,便看見查先生和查太太站在家門口喜笑顏開地迎接。看到查先生行動已恢復正常,我擔憂的心情才鬆弛開來。
查先生的住宅內外都充溢着濃鬱的歐陸情調,然而住在這幢「洋」房裏的主人,卻是一位深受海內外華人擁戴的、中國武俠小說的集大成者。中西文化的合璧在此又是一例。
好膽固醇和壞膽固醇
我們坐下彼此寒暄了不到五分鐘,話題便轉到了「血脂康」上。事情還得說回七個月前。這年一月二十六日下午,我與先生去查先生設在明河出版社的寬大敞亮的辦公室拜望查先生。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位擁有數億書迷的現代武俠小說巨匠。他謙和慈祥、笑容滿面,沒有一點架子地與我們交談。當他得知我在北大維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公司正在研製的新藥血脂康,是將中華醫藥的瑰寶與現代高科技手段相結合的中成藥,具有降低低密度脂蛋白、甘油三酯,提升高密度脂蛋白的療效時,他笑着說:「我知道,我把它們叫做壞膽固醇和好膽固醇。」接着又充滿真情地說:「我也有高脂血症,等你們的藥正式生產出來,讓我也試試。」
哪知事隔不到兩月,查先生便因心血管阻塞住進醫院動了搭橋手術。而我們的藥當時還在做臨床試驗的階段。這一次,我終於給查先生帶去了已通過臨床試驗、無毒無副作用的血脂康,因為還沒有正式上市,用的是簡易包裝。沒想到查先生對此毫不介意,他一邊打開盒子取出裏面的膠囊,一邊笑着說:「哦,已經生產出來了,很好很好。」查先生還非常關切地提醒我,要趕快申請專利。不僅要在中國申請,還應該到美國、日本、東南亞各國申請。他說:「外國人很有辦法,他們會化驗藥裏的成份,不申請專利就會吃虧。」又說:「這樣好的藥,將來一定有很大的市場。」
那天,查太太特地準備了精美的咖啡和點心招待我們。時間不經意地已過去一個小時,為了不讓查先生太勞累,我們只好依依不捨地起身告辭。他和查太太走到門口,目送我們的車消失在盤山道上。
儘管查先生收下了這份「見面禮」,我卻不敢相信他真會親自試用。憑藉查先生這樣優越的條件,看病自然是請頂尖級的醫生;吃藥必定也是原裝進口。而血脂康才剛剛問世,並且是地地道道的國產貨。他對血脂康的讚譽不過是對我們的鼓勵而已,所以也就沒放在心上。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