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文灼非)

大學新學年開學後,各大院校紛紛出現罷課,即使特首在九月四日宣布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但仍未平息民眾的不滿,五大訴求只成功爭取了第一項,離他們的目標仍然很遙遠,抗爭運動反而不斷升溫。
剛升上大學的年輕學生都經歷了迎新活動的洗禮,主題離不開最近熱門的社會事件。大學生成為這次修例風波走在最前線的主角,無懼警察的拘控,被捕人數不斷增加,情況令人擔憂。記得在佔中運動期間,和平示威仍是主流,勇武派畢竟是少數,想不到五年後的今天,出現難以控制的局面。差不多每間大學都出現學生與校方發生衝突的事件,之前我在專欄寫過港大學生在暑假期間兩次要求與張翔校長對話,算是最溫和了。即使後來校園出現一些語句粗鄙的示威標語,星巴克遭到破壞,港大校園相對寧靜。開學後我拜訪過一位港大教授,他說學生缺課的情況不算嚴重,大都很努力學習。

大學管理層與學生並非對立
相比之下,我的另一所母校香港中文大學反而成了重災區,校園遭受廣泛的毀壞,學生要求與段崇智校長對話,但以惡劣的方式羞辱他,其實難有良好的效果。在抗爭示威期間多名中大學生被捕,校長與管理層不會坐視不理,必定全力與警方周旋,盡力保護學生。學生可能不滿校方回應不夠快捷,要馬上面見校長,不惜毀壞校園設施發洩,成了一種很壞的風氣。幸好香港土生土長的段校長能沉得住氣,最近一次與校友、學生的真誠對話打動了在場學生,有同學甚至向他致歉,和氣收場。那次對話有一位女同學大膽脫下口罩指控警方在拘捕期間施加粗暴對待與非禮,案情十分嚴重,警方須嚴肅調查處理,盡快交代解釋。警察被批評濫捕及過於暴力,監警會必須徹查。
香港浸會大學月前也出現學生要求立即對話,魯莽衝擊校長室作出刑毀,學生代表更公開羞辱負責調解的副校長及新聞系老師,經過傳媒報道及網絡的廣泛流傳,再次損害浸大的聲譽,其實最後受害最大的是學生本人。我與錢大康校長及周偉立副校長認識多年,在港大有很多機會一起開會,他們一直很樂意與學生溝通。從李克強副總理二○一一年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出現大量警察進駐校園的場面,不幸發生嚴重的「八一八風波」,到後來大學校委會兩次被學生圍困衝擊,錢大康與周偉立都盡力做好與學生的溝通工作,經驗豐富,沒想到他們轉到浸會大學後面對更大的挑戰。最近我有機會與兩位校長討論近月的校園情況,他們都很努力幫助學生面對困境,特別是學生會會長兩次面對警方起訴,校方都第一時間處理。其實大學管理層與學生並非站在對立面,學生根本沒有必要針對校長,反而要盡力爭取校方的支持與保護。

希望特首能與學生真誠對話
香港科技大學史維校長在反修例運動剛開始時發表了一個很得體的譴責暴力聲明,受到各界欣賞,之後他與管理層也主動與學生對談溝通,大學受到的衝擊比較少,最近我到校園出席會議,氣氛平靜。同樣來自台灣的香港城市大學郭位校長,十月拒絕與學生對話,只派兩位副校長與學生會面,學生發起遊行集會杯葛,最終校方決定取消會面。香港理工大學的新校長滕錦光年中上任後一直未有機會與學生公開對話,來自中國大陸的他會面對很大壓力,如何走出第一步,正考驗他與公關團隊的政治智慧。理大附屬的專業進修學院最近發生有老師因發表對《反蒙面法》的言論而被學生辱罵、禁錮達數小時之久,引起社會嘩然,專上院校的課室秩序開始出現失控。
相對偏遠的香港教育大學也未能平靜,正副校長張仁良與呂大樂主動與學生對話,為這批未來老師做好輔導工作。我與張教授都有參加行政長官首次召開的對話平台會議,覺得對話十分重要。由於他的太太是法國人,他很熟悉法國黃背心運動的緣起及馬克龍總統如何直接走入群眾進行對話,解決社會問題,持續多月的運動逐漸平息。法國的經驗值得特區政府參考,特首上月終於走出禮賓府與市民對話,雖然有人批評她來得太遲,但總算踏出第一步。我一直希望特首可以與大學生有一次真誠對話,聆聽年輕人的心聲,了解他們的不滿。嶺南大學的鄭國漢教授是唯一與學生一起到過示威區的大學校長,即使有人批評他此舉不智,因為那次元朗遊行是非法的,他仍然肯承擔風險,需要勇氣。學生也欣賞他願意與同學同行,稱他為香港蔡元培。

鬥智不鬥力
我覺得大學生關心政治、關心社會是好事,特別是香港處於這個大時代,是年輕人施展抱負的難得機會。知行合一,總比讀死書好,為社會做出一點貢獻。我期望大學生可以多文鬥,發表宣言、聲明、評論,用好各種媒體平台,發掘真相,批判不合理現象,提出建言,但不要弄虛作假,無中生有,須言行一致,做出榜樣。大學生要汲取大陸文革的慘痛經驗,絕對不要武鬥,暴力解決不了問題,害人害己,鬥智不鬥力,才可以達到目標。

(作者為「灼見名家」傳媒社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