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巧若拙馬英九 (江素惠)

  「馬英九不懂得打選戰!」

  「馬英九沒有很好的領導才能!」

  從台北到北京,兩岸華人或多或少都對這次台灣大選中的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抱持上述的懷疑態度。但事實是馬英九從沒在選舉中落敗過。一九九八年他第一次參選台北市長,就以八萬票贏了當令得時的選戰老手陳水扁;二〇〇二年再次參選台北市長,也大勝民進黨的選舉新丁李應元。

政績佳、領導強

  說到政績,謝長廷是前高雄市長,馬英九的這位競選對手最常掛在嘴邊的是整治了約五公里長的愛河下游;相比之下,台北市的淡水河系綿延數十公里,馬英九在市長任內進行了大規模的整治工程,成功開創了淡水河口兩岸的漁人碼頭,改善了包括新店溪、基隆河的沿岸景觀。台北市的捷運系統更是四通八達,把台北市原來集中在東區的商圈,成功地拓展至市政府一帶,令整個商圈面積擴展一倍。以集體運輸系統帶動本土經濟的發展,使台北市民的民生素質得以維持,正是台北市對近年持續不振的台灣對外經濟的最強支持點。高雄的捷運除了弊案連連,到現在仍通車無期。相反,馬英九任內的台北市府局處長、政務官迄今無一人因牽涉弊案而被拘押;而謝長廷高雄市長任內所任用的官員卻有不少被起訴、羈押。不用說誰的政績較好,誰能馭下不就是領導才能最基本的要求嗎?

不為異端棄規矩

  馬英九不但從未敗選,且有漂亮的政績。他的政經能力本不應受到質疑。《老子》說:「大直若屈,大巧若拙。」意思是大巧因自然以成器,不造為異端,故若拙也。《莊子》也說:「毀絕鈎繩,而棄規矩……,故曰大巧若拙。」

  台灣雖然是第一個擁有民主選舉的華人社會,但二十年積累的選舉文化,使不少政治人物把權謀伎倆當做政治才能,視攻訐抹黑為勝選的操行;這些本來屬於民主選舉中的異端,這些年來竟成了台灣選戰中的「規矩」。台式民主,能不悲哀?

  所幸台灣還有馬英九這樣的政治人物,始終不肯「毁絕鈎繩,而棄規矩」,雖然與這樣的政治環境格格不入,但八年來卻戰無不勝,民望高企。這是運數使然,還是台灣選民對政治人物乃至政治環境渴求的轉變?若還說馬英九領導才能不足,不精於選戰,不過是惑於帝王權術吧!

「微笑老蕭」高格調

  多個民調結果都顯示,馬英九的支持率約領先謝長廷二十個百分點,平均約為百分之四十五對百分之二十五。然而從最近兩次大選來看,這些民調不見得可靠,原因可能是一般泛綠選民都有隱藏投票意向的慣性。反之,普遍認為台灣其實已有定性的選民意向分布,一般說泛藍支持者約佔四成,泛綠約佔三成,餘下的三成屬中間選民;也就是說,在正常情勢下,泛藍實際領先泛綠約十個百分點。

  但在泛藍和泛綠之中,又有深、淺之別,所謂深色部分,表示他們無論在投票的意向或意欲上根本不大可能改變,即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投所信仰的政黨一票;而所謂淺色,表示要改變他們的投票意向並不容易,但要改變他們的投票意欲卻不是沒有可能,即若選戰出現某些特殊情況,是可以使他們不投票的;而那三成中間選民,是投票意欲最低的部分,也沒有既定的投票意向。

  因此,真正直接影響選舉結果的,往往不是深色選民,反而是淺色或中間部分的。因此,政黨的選舉策略的擬定,最重要的正是影響這一階層選民的抉擇。在剛過去的立委選舉中,泛藍得票逾五百一十萬,泛綠得票逾三百七十萬,而投票率不過六成,這顯示出除了中間選民較多支持泛藍之外,不少淺綠選民並沒有把票投給綠營,由此表達他們對民進黨多年執政的不滿。

  馬英九的不敗紀錄,反映他從政以來所建立起的溫、良、恭、儉、讓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深得民心,無需作任何改變。可以相信,馬英九在這次大選中給自己制訂的競選策略,仍必是以打一場高格調的選戰為大原則。這可從他選擇競選搭檔中看出端倪。由於馬英九不善「口水戰」,相信馬的競選團隊,最初必然考量過好些能言善辯、精於謀略的人作搭檔,以期競選組合能達致互補互動的效果。但最終選擇蕭萬長,很可能是馬英九本人的堅持。除了因為蕭是經濟專家,最能切合他政策中振興經濟以改善民生的主軸之外,更重要的是「微笑老蕭」與馬英九有着相類的人格特質,二人同樣是苦幹實幹、從不口出惡言的謙謙君子。

謝的「爛蘋果」策略

  對手謝長廷的考量則是:以九八年陳水扁台北市長任內不俗的政績,陳、馬兩人曾經合演了台灣選舉史上一場以比政策為主的最優雅選戰,但陳仍是敗陣的一方。因此,謝長廷不會以其高雄市長任內那張毫不起眼,甚至紕漏連連的成績單作武器,他所選擇的,仍然是最便宜的「爛蘋果」策略。謝深信只有比爛,才能動搖淺藍選民的投票意欲,才能令中間選民轉向,他才有勝算。綠卡風波、政治獻金,從馬英九本人,到夫人周美青服務的銀行配贈的少量股票交易,到四十年前大姐馬以南作槍手的代考案,瘋狂打馬已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讓人驚奇的是,連番粗暴打馬,幾乎都是謝長廷親自赤膊上陣,他的競選搭檔蘇貞昌卻一味冷眼旁觀;是蘇的分量不足以打馬嗎?還是更突顯兩人間的貌合神離?

  相反,馬陣營維持既定策略,馬英九從不着力批謝,像春節時聖嚴法師語意明顯地調侃謝長廷「誠信」要由自身做起之時,馬在媒體前竟輕輕帶過,為謝解窘。當然,謝長廷最終沒有逃得過揭秘式的批評,像謝曾當調查局線民出賣黨友等也被舊事重提;但這些決不是馬英九親自操控,而只是黨友對謝的以牙還牙。

  而面對謝陣營挑釁式的攻訐時,馬英九竟又能屹然地保持着政治家的風度,從不迴避詰問。縱然有些回答顯得笨拙,卻又每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比如謝要抹黑馬的忠誠,一再逼問馬在出任蔣經國總統秘書時,蔣是否知道馬曾持有綠卡?本來,往者已矣,再無對證,換上台灣別的政客,隨便說句「早已告知」,便把事情了結了。可馬英九的回答卻是,「經國先生沒有問,我便沒有告知。」在政客角度來看,這回答笨拙非常;但出來的效果卻讓選民覺得馬英九真的是稟性敦厚老實。須知道所謂忠誠,不是要求上班族都得對老闆坦蕩蕩;而是一個要競逐大位的政治人物,必須要誠實地面對選民,忠於人民。

  謝長廷企圖動搖淺藍選民,拉攏中間選民的策略,似乎未經思考地用上了台灣政客最慣常的伎倆﹕攻訐和抹黑對手。固然馬英九也明了選戰的關鍵所在,亦嘗試打動淺綠階層,爭取游離票,卻使用了截然不同的方法﹕藉着請辭黨主席之便,馬花長時間走遍南台灣,走入泛綠人群,坦然面對噓聲與奚落;在政治術語裏,這或許叫做「拔樁」;但在馬英九的策略中,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這恐怕成了最貼心的感召。

正道還是歪道?

  如果台灣人還停留在帝王權術時代的意識中來評價政治人物的才能,馬英九的表現或許是過於樸拙了。但台灣畢竟是個有二十年民主選舉經驗的社會,經歷多年政治空轉,社會價值沉淪,經濟不景,民生素質每況愈下,國際關係日漸邊緣,國家形象日益凋零,相信以權術計謀作才能,巧言令色為口德的時代早該過去了。於今看謝長廷在選戰中的咄咄逼人,愈炫耀他的小聰明,反而愈顯其人之險詐;再回看馬英九之不善於「口水戰」,在左支右絀中倒露出了大智慧。不少選民正期望一個能改善經濟,重塑社會價值觀,能帶領台灣步向國際,足以維護台灣人民尊嚴的新領導人。

  馬英九幼時受父親傳統士大夫式的嚴格教育,年輕時卻是留美的哈佛法學博士;從蔣經國的總統府秘書出身,竟沒牽連上黨內夾纏不清的派系權力鬥爭和大企業財團的利益關係;從法務部長晉身參政,卻又避開了台灣議會選舉政治中的蕪雜紛擾、抹黑污衊的氛圍。兩次以清廉健康的形象和剛正有守的策略贏得選舉,使他堅信只有循正道競選,才是選舉的上上之策,才能持久地得到選民的信賴。

  可以預見,三月廿二日的台灣大選,不僅僅是一場藍綠領袖的對決,政治立場的取捨,政策制訂的比拼;而是關乎台灣人民選擇循正道,抑或走歪道的選舉文化,一場關乎台灣民主選舉能否走向健康,重拾民主價值的選舉。

(作者是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主席。)

文章回應

回應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明報資料室)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左)和副總統候選人蘇貞昌(右)。(明報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