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的對話  法蘭西藝術院院士朱德群、費侯作品聯展(高遠)

  在朱德群、費侯作品聯展開幕禮上,不僅法國文化部長、外交部亞洲及大洋洲司司長等法國政界名要蒞臨恭賀,法蘭西藝術院的眾多院士齊聚一堂,就連八十三歲高齡的朱德群也率其全家融入其中,癱瘓一年、幾近失語症的費侯也坐輪椅趕來。

中西大師﹕跨世紀之友情

  朱德群一九三五年進杭州藝專,中西畫並修,西畫師承吳大羽、方幹民,國畫師從國畫大師潘天壽。一九五五年赴巴黎習畫創作,其作品為國際畫壇所肯定。一九九七年當選為法蘭西藝術院第一位華裔院士,按他自己的話說﹕「作為漢家子弟的我,身肩重任,有一個特殊的使命要傳達,即以繪畫作品再現《易經》中的哲理,我一直追求將西方傳統的色彩與現代抽象藝術中的自由形態結合成陰陽和合之體。」西方畫壇評他為「當今世界把東方藝術的細膩與西方繪畫的濃烈融會得最成功的畫家」。

  費侯是本世紀最偉大的雕塑家之一,他從小便接受嚴格的藝術學院教育,曾就讀於巴黎高等美術學院。一九五一年他以名為「人生樂事」的雕塑作品,獲得羅馬大獎的雕塑頭獎,一舉成名。一九八八年獲法國騎士榮譽勳章,一九八九年被選為法蘭西藝術院院士,一九九八年獲法國一級教育勳章。法國藝術界稱他為「二十世紀後半葉非常顯赫的藝術要人之一」。

  朱德群與費侯的友情始於一九五六年。「那是在法國南部的一個小鎮,我到法國的第二年。」朱德群說﹕「我正在那個小鎮旅行考察,一方面想把初到異鄉的愁緒消磨得淡一些,一方面又想尋找藝術上的發展方向。」當他走到一座博物館前,無意中發現門口擺放的幾件雕塑作品所表現出的藝術家扎實的技術功底和非凡創造力,以及不同凡響的藝術理念,感到從未有過的震撼。朱德群走進去,與一位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交談,那人就是剛剛從羅馬學習歸來的費侯。從此,朱德群與費侯,兩位藝術道路上的知心人,結下了一生的深厚友情。

朱德群﹕費侯作品令人感動

  朱德群說﹕「費侯有很多朋友,朋友們非常願意和他在一起。他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從不說謊。他對朋友、對藝術都非常真誠,看到他作品的人,無不被他那與眾不同的藝術語言和他的熱情所感動。」

  誠然,在費侯的雕塑作品中,他所表現出的藝術魅力和其作品中所蘊含的真實情感,是人們所夢寐以求的。正如法國藝評家那瓦哈(Enrico Navarra)所說的﹕「有關費侯性格中的真誠這一點,有他的朋友和作品可以作證。」朱德群評價說﹕「費侯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單純,不做作。他的任何想法都會直接地表達出來,現在的藝術家大都有愛吹牛的毛病,費侯就沒有。他的父親是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是法蘭西學院院士,還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詩人和劇作家。但費侯從來沒提過,這些都是我多年以後聽別人提到的。費候只專注於他的藝術作品,他從沒有金錢和名利的概念,好像這些從來與他無關,他關注的只是藝術。」

  當我想起每次到朱德群家時,映入眼中的總是屹立在院中的費侯的雕塑。在朱先生的家中,小至客廳的桌子,大至法蘭西藝術院院士授勳時的持劍劍柄的設計,都出自費侯之手,可見朱德群與費侯的友情之深。

費侯﹕朱德群完美融合中西藝術

  費侯來到聯展的開幕禮,使這次盛會達到了高潮。費侯一年前因意外中風,下半身癱瘓且幾近失語症,但這些並不影響他幽默、天真的性格。記得我推着他在人群中穿行,每當看到熟悉的朋友,他總是老遠就伸出手指着對方,直到朋友發覺後過來親切地與他擁抱。費侯還有更天真的一面,當有年輕美貌的女孩走近祝賀他,他就抓住對方的手,像小孩子抓住巧克力一樣,無論如何也不肯鬆開,即便是對方必須得離開,他也戀戀不捨地目送對方良久。這倒像是法國藝評家道爾(Barre Torre)對他的評價﹕「費侯是一個愛美而且不知疲倦的人。」

  費侯年輕時的雕塑作品多為具象,在藝術的探索途中逐步轉為抽象。他所運用的雕塑材料也從青銅轉為石質,再從石質走到最後他所鍾情的材料——不鏽鋼。一般人認為不鏽鋼不僅價廉質單,而且材質給人以冷冰冰的感覺,但這種「單薄廉價」的不鏽鋼材料卻在費侯手下煥發出了亮麗多彩的魅力。他作品中東方的玉女形象,體態豐盈、亭亭玉立,渾身散發着光彩照人的靈光。他那帶有東方意蘊的雕塑作品,其中便表達了梁山伯與祝英台樓台相會的場景﹔還有他意似著名雕塑作品《維納斯》之作,古典中蘊含優雅,現代中充滿浪漫,表達出了雕塑作品中很難表達的詩一般的意境。僅在材料的運用和賦予其材料的全新的意念方面,費侯就堪稱為當代大家。

  費侯也談到好友朱德群﹕「我們的友誼已經將近五十年,我們有一個偉大的友誼,我們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朱德群是我非常敬重的畫家,他是中西藝術融合得非常完美的畫家,我們對藝術的共同追求使我們走到了一起。在朱先生的提議下,我們在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共辦這次展覽,我非常高興。」

  我將費侯推至屋中的一隅,輕輕問他對中國的印象,從費侯喃喃的話音中仍可聽到他說﹕「我曾經去過中國,中國是如此偉大、如此精采的國家。我非常喜歡中國,我希望她愈來愈好、愈來愈美麗。」

文章回應

回應


同為法蘭西藝術院院士的朱德群(左)與費侯惺惺相惜,是藝壇的知己(巴黎中國文化中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