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成敗關鍵在執行(劉銳紹)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終於發表,這將主導着港澳和大珠三角地區未來一段長時間的經濟路向和發展模式。無論你贊成與否,也必須重視。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不斷強調,這個大灣區是「國家戰略」。換言之,香港不能從本位主義想問題,而必須考慮整體為先,然後由這個整體利益帶動香港利益。這是中央近年來要求香港重視的思維;用中央的話說,既符合香港利益,更是國家的大利益。所以,在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裏,只提到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其他三個大灣區(渤海、京津冀、長三角灣區)都沒有提及。
先從民生的角度看,《綱要》花了不少篇幅策劃港澳與廣東進一步結合,提供了誘因和具體的條件,例如簡化電子錢包(三地人士互通消費),減少港人在廣東生活和工作的成本(例如電訊費用),加強交通基建以便往來(包括緊急時候回港),增加生活便民措施(例如一卡一票通行)等。
按中央和港府的構想,這不單吸引港人到內地生活,同時減輕香港的社會負擔,對香港也有利。不過,這與外界認為「把老人、窮人轉移到內地生活」的概念不同,因為《綱要》的便民措施涵蓋了有能力、有條件的港人、退休人士和「銀髮一族」,吸引他們融入大灣區。

沒有宣之於口的考量
從經濟角度看,除了官方公布的內容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原來《綱要》的背後還有一個沒有宣之於口的考量,就是香港在中美貿易戰之下的作用。在貿易戰之前,中央主要考慮如何發揮粵港澳合作的優勢,但貿易戰發生後,香港的國際地位和附帶作用更為突顯。所以,北京花了更多時間強化這方面的作用,這也是《綱要》推遲公布的一個原因。
可見,過去香港的角色是國際金融中心、貿易、航運和物流中心,但《綱要》同時強調高科技研發。皆因香港在高新和創新科技方面的研發條件比較有利(香港的高等學府經常承接國際項目,例如理工大學曾製造美國太空船應用的零部件),與國際交流和信息比較發達,因而增加了香港在《綱要》的作用。
這也是《綱要》延遲發表的另一個原因,因為香港發覺在科技應用方面落後,醒過來後再爭取高新科技的研發機會。但長期以來,深圳和廣州已投入大量資源,並有仔細分工;深圳的國內生產總值,四成是來自高科技的,當然不想受到影響。
再從國際政治的角度看,眼下中美貿易戰無停戰跡象,但北京預料美國不會傷害香港利益,因為美國和西方國家在香港也有不少利益。美國雖然在取消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上做文章,但北京估計美國不敢胡來,因為這樣也會影響近萬家在港的美國公司。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最近也放鬆口氣,美國十分重視香港,對港政策不會改變。但美國仍在研究是否修改《香港政策法》,不斷收集備而候用的子彈,日後仍可能在民主自由問題上發炮。

移交疑犯及教育的問題
其中一個近期十分熱門的話題─香港向內地和台灣移交疑犯;因為如果程序被濫用,外國人也可能被移交內地。近期,先後有加拿大和澳洲公民在內地被扣,中國稱是個別事件,與貿易戰無關,但外國不是這樣看。可見,針無兩頭利,香港在《綱要》中的地位不容質疑,但在國際政治中同時會成為角力牽連的對象。
此外,不妨又從意識形態的角度看,《綱要》將推動港人北上求學,鼓勵粵港澳的學校結為姊妹學校,廣東為港澳人士子女設立學校,港澳教師可以考取內地資格等。我不一概反對這類政策,就像港人到外國升學或任教一樣,關鍵在於如何執行?這方面涉及的具體問題更多,長遠的還涉及學歷互認的問題,更涉及國際認同,詳情容後再談。
其實,香港教育早已向內地開放,因為內地來港人士的子女和學生與日俱增,這是實際的需要。往後要觀察的,就是教育質素和內容的問題。目前內地十分重視意識形態問題,相信未來較大機會將是內地加強主導了。

如何創造香港價值
在《綱要》的出台過程中,還有一個值得總結之處:香港日後如何保持、發揚和創造香港價值,從而維持主導或平衡的能力?至少不要處於被動的位置。香港過去浪費了很多機會,例如帶頭發展高科技;筆者曾列舉很多事例,在此不贅。但其實更重要的是,香港沒有創造與內地合作的良好關係,只要求中央協調彼此的利益。
回歸之初,中央為了照顧香港,吸引台灣,都會站在香港一邊,政策向香港傾斜,以致被內地省市視為「偏心」。但今天時移勢易,中央想的是國家戰略,不可能事事照顧香港。況且,如果香港希望內地放棄發展機會來遷就香港,也是不實際的。如今,港府發現前人遺留下來的問題,但已無力扭轉,反過來又出現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問題,就是如何保障香港的利益。
這就應驗了鄧小平一句話:「一國兩制」是新生事物,一切都在探索中。須知,探索是講實力的。中國就是一個大吸盤,香港如何在平衡中站穩,要處理的問題仍是千絲萬縷,有待一起努力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