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盟友絕不會擘面(劉銳紹)

在討論新一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時,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將會把申領長者綜援的門檻由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並說此事早已得到立法會議員批准,因為有關內容早已在撥款條例草案中提及。她的言論罕有地引起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不滿,更罕有地與泛民陣營一起提出反對。此事令外界關注,林鄭月娥與泛民陣營的關係已經十分不和諧,如果跟建制派的關係也轉趨惡化,那麼她在餘下的任期裏豈不是更加孤家寡人,孤軍作戰?
根據長期觀察和採訪所得,筆者倒不會擔心林鄭月娥和建制派的關係轉壞。這類事件頂多只屬茶杯裏的風波,不動元氣,更不傷筋骨。有四大原因:
其一,市民大眾從過去多次事件可見,建制派議員只會在個別民生性的議題上對林鄭月娥有點微詞,但在政治性議題、重大的經濟問題,以及在很多宏觀政策性的問題上,都會跟政府保持高度一致。例如:高鐵實行「一地兩檢」、《國旗法》、《國歌法》等,建制派議員由始至終都在保駕護航;在《基本法》二十三條和政制改革等議題上,建制派更是鳴鑼開道。至於這一次長者申領綜援的門檻問題,正是民生性問題,而且只是偶爾出現的。所以,一次意外絕對不足以致命,林鄭月娥仍然可以安全地越過斑馬線。
其二,建制派公開和強硬地批評林鄭月娥提高門檻,群起反對,表面上令兩者的關係蒙上巨大陰影,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林鄭月娥在建制派反對之後隨即調整做法,補回長者金額,無論是主動修改也好,被迫補鑊也好,都可以解讀為從善如流的表現。這對她的形象來說是一大好事,對建制派更是絕對有利。

政府建制共同得益
在日後的各級選舉中,建制派候選人可以抓住這些事例,說明他們有能力替普羅大眾向政府爭取權益。市民基於實績(或實利),將繼續在立法會或區議會選舉中支持建制派,讓他們增加實力,繼續保留絕對優勢。這樣就可以令政府和建制派共同得益,日後在其他議題上將繼續互相包抄,同聲同氣。此乃政府與建制派是天然盟友這一特質決定的,偶有不悅或微詞,都是陽光中的驟雨而已。
其三,既有天然盟友,就一定有天然敵人。林鄭月娥在建制派與泛民聯手提出反對後,很快就與建制派議員會面,並作出修補方案。而且,他們在會面之後馬上放出消息,透露將用其他方法替受影響的長者補回金額。這可算是連消帶打的招數,因為林鄭月娥只跟建制派議員會面,聽取他們的意見,但泛民議員只能在旁呷醋。他們後來雖然表示「極度憤怒」,指責林鄭和建制派「黑箱作業」,但即使林鄭後來也見泛民,泛民也難沾風采,因為建制派完全喝了頭啖湯。一想到這些,建制派議員又怎會對林鄭長期不滿呢?
其四,政界中人都心裏明白,如果港府與建制派之間真的出現某些不能協調的爭拗時,經常會有高人出手協調,這就是中聯辦了。這種情況不是今天才出現的。在曾蔭權年代,曾出現香港與內地的利益矛盾,往往是中央出手,讓內地照顧香港利益。所以,內地官員經常說他們對香港負責「三員」角色,即服務員、聯絡員、守門員(幫香港頂住各種困難)。這對香港來說當然是好事,但同時也造成不少牙齒痕。
梁振英年代,這種做法更普遍,還應用在香港的內部事務上。一名港府高級智囊還經常說「有事找阿爺(中央)」,而「阿爺」在香港的代表正是中聯辦。所以,即使這次建制派表面不悅,但相信在中聯辦的撫慰之下,也不會積怨於心。況且,建制派這次不滿,主要是他們感到「被屈」。用林鄭月娥的話說,就是她「說話太直了」,才讓建制派生氣;後來進行修正,不是很快就沒有事了嗎?

凡事都講一個「度」字
不過,話倒說回來,如果這類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也難保沒有害處。一些建制派議員與筆者聊天時不斷地「呻」,據他們所知,港府不斷收緊開支,主要因為中央說「要做好過緊日子」的準備,而且不單內地面臨經濟下行的壓力,香港在中美貿易戰之下同樣受壓,必須未雨綢繆。所以,林鄭「奉旨」行事。不過,即使「奉旨」,但也要適可而止,不能只讓建制派做醜人,但卻一點好處也不給。
建制派有此怨言,皆因最近還有另一案例,顯示林鄭月娥在落實中央意圖時忽略了建制派的感受,這就是大嶼山填海計劃。港府早已計劃要填海一千七百公頃,但卻沒有把底牌告訴專責小組的黃遠輝和曾鈺成,結果兩人均要說明情況保護自己。
此外,林鄭月娥知道建制派絕對不會「跳草裙舞」(不聽話)。且看他們只是批評政府,但絕對不會以「否決預算案」作為籌碼,已可見一斑。不過,如果林鄭繼續「奉旨」下去,變成「老奉」,建制派也會滿腹牢騷,偶爾發作。可見,凡事都講一個「度」字。這要考驗港府的政治智慧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