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與量子場論(徐一鴻)

我是理論物理學家,在美國發表教科書《量子場論》(Quantum Field Theory in a Nutshell),我把它分成八部,並且加註一句話:「知道中國近代文學的讀者,會知道天龍是有八部的。」這本書在美歐亞洲受到相當的歡迎,陸續翻譯出大陸英文版、俄文版、日文版,與正籌備出版的中文簡體版。我估算約有三分之一的讀者知道為什麼天龍──量子場論,分成八部。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神秘的數字8,在粒子物理學的領域受到莫大的重視。諾貝爾得主、夸克之父蓋爾曼(Murray Gell-Mann,一九二九─二○一九) 提出「八重道」(The Eightfold Way),並以一種開玩笑的方式暗指可能與佛教的關聯。其中最著名的計算之一,即是蓋爾曼使用群論(數學的一支理論)推論出8=3×3-1。

向金庸請示授權摘錄《天龍八部》
我年幼時隨父母從香港移民巴西,先到美國人辦的中學,後赴美念大學和研究所。在普林斯頓與哈佛時期,聽說當代理論物理界前輩的為人與脾氣,我腦海裏隨即浮現東邪和西毒的精彩畫面,比方說某某物理高人就是北丐或南帝!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