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餅、香蕉和太陽花 (李 昂)

  台灣「三一八太陽花學運」,意外的出現了不少與美食相關的有趣事件。

  令人想起著名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寫到「布拉格之春」時,提到當俄國坦克車已然開進布拉格,在國家生死存亡之際,有人念念不忘的是究竟收穫滿園已成熟的橙子優先,還是國家大事重要。

  這次學生佔領立法院長達二十四天,是台灣從未發生過的重大事件,但其間卻伴隨不少美食趣聞,讓人真正深刻的意會到:台灣的確走過以往抗爭的悲情,太陽花開拓了民主抗爭的新面貌。

「民主香腸」

  我高中的時候就認得當時從事黨外運動的人,一路走來,對諸多抗爭活動雖非站在第一線,卻也參與不少,略有了解。

  台灣長達四十年的戒嚴期間,黨外人士若有所訴求,多半靠選舉時那稱作「民主假期」的時間,在野外搭起台子進行演說。大量群眾聚集,便會引來小攤販,當中最有名的,該屬香腸攤檔。

  香腸攤檔體積小容易搬動,且用炭火燒烤,不需攜帶瓦斯(煤氣)筒等設備,成為野台政治場常見的美食。一面聽政見發表會,聽到批評政府時大聲喊爽,一面啃着油汁汁的香腸,是許多人的共同記憶。烤香腸也因此贏得「民主香腸」的美名。

  多年之後,台灣未經流血革命實行了華人世界稱道的民主,再加上電視媒體普及,選舉場的野台逐漸凋零,「民主香腸」自然也不再興盛。

  倒是這一次「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真正是第一次,學生攻佔進入立法院盤據長達二十四天,周邊的幾條道路也被圈圍起來成為外場學生靜坐區。一時之間,擁進多年不見的小攤販,比如許久不見的賣書籍的(雖然現在已經沒有所謂「禁書」),當然,「民主香腸」也再度現身。

  台灣這幾年來,極力推廣美食,小吃尤其是重大成就,來台觀光,必然要到夜市吃一下小吃,成為必到的觀光景點。

  這次學運,引來不少小吃攤,但與過往最大的差別是不為做生意,他們帶着自己的傢伙,在路邊用大鐵鍋就炒起「民主炒麵」來,不只給學生吃,連路過來參與的民眾也分得一杯羹。

  各色人馬帶來各種物資,吃的喝的一應俱全。甚至有人帶來霜淇淋機器,讓大家免費吃霜淇淋。看着兩種顏色:巧克力和牛奶的霜淇淋從機器裏出來,連我也大歎太不可思議了!

  這次學運,少了過去悲情的抗爭,連台灣小吃都進入抗爭場域,形成最完美的結合。

指花為蕉

  更有趣的還在後頭,學生不只盤據立法院,還和群眾攻進行政院,被驅趕出來後,行政院的一位大官,居然一連多次向電視台記者抱怨,他放在辦公室從台中買回來的太陽餅、從屏東買回來的蛋糕,被攻入的群眾吃掉了。

  雖然記得昆德拉寫的橙子vs.國難,我還是寫了篇《流血衝突 還在太陽餅、蛋糕》批評。更絕的是網路鄉民糾眾買了一大堆太陽餅、蛋糕要送給官員,美其名補償他,實為嘲弄他。

  官員自然不敢收,這一大堆太陽餅、蛋糕被送給學生,大夥痛快把它吃掉。連帶使得太陽餅、蛋糕熱賣,官員買的這兩個店家,短時間內接到平常幾個月量的訂單。

  更扯的是一位前立法委員,在北京受中央電視台訪問,指着報紙刊登的圖片,大罵圖中主席台一團黃色的東西,硬說他嚴格求證過,是民進黨送給學生的香蕉。

  笑話實在鬧大了,這一團黃色的東西,是學生布置代表此次學運的太陽花。一時間,我們大家都指着太陽花稱作香蕉,而指着香蕉稱作太陽花。

  香港的學生和熱心人士,紛紛來台支持聲援此次太陽花學運。所以如果有人回港指着太陽花稱作香蕉,指着香蕉稱作太陽花,不妨彼此會心一笑。

  學生宣布要光榮退場,衝突不再,立法院周邊成了觀光客也來拍照的地方,有一對剛要結婚的新人,也來此拍婚紗照。

  回到昆德拉的問題:是要收穫滿園已成熟的橙子優先,還是國家大事重要?台灣經過四十年努力方有今日民主時代的抗爭,我終於可以說:兩者可並行,不再得凡事都分個先後高下。

  沒那麼嚴重啦!

  (作者是台灣著名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


在夜市仍可見到「民主香腸」。(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