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方向感的國民黨--組織、宣傳、統戰的頹勢 (唐豪駿)

組織、宣傳、統戰,是中國共產黨內非常重要的三個部門,早在中共席捲大陸之前,他們的精深造詣就已經有一流水準。可惜國民黨似乎並沒有從歷史上的失敗學得教訓,在六十多年後的台灣,又再次輸在這三方面。

可能無法逆轉的基層組織優勢

國民黨作為一個百年大黨,有許多積習已久的黨國文化。這反映在黨的組織上,就是如行政體系一般常見的本位主義與官僚文化。

國民黨組織內部的橫向聯繫極其鬆散,縱向聯繫又充滿官僚心態。導致橫向缺乏統合能力、縱向缺乏統御能力,整個國民黨的運作嚴重缺乏效率。如果碰到一個有領導力的政治強人,這台選舉機器或者還能勉強運作;但如果碰到像洪秀柱這樣缺乏政治實力作為後盾的候選人,整個黨組織就會分崩離析。

就筆者觀點,這次選舉之所以會上演「換柱」的戲碼,洪秀柱個人的意識形態主張恐怕還是次要,組織問題才是致命的核心。

洪秀柱出身中永和地區,在經驗上缺乏大規模選戰的磨練,真正主導選戰的團隊,仍是她當初立委辦公室的核心幕僚,缺乏總統選戰的格局。直到選前三個月,洪的競選團隊仍是一團亂,連個明確的職務分工都沒有。再加上洪秀柱聽從幕僚建議,想走柯文哲的白色力量路線,一直與黨保持着若即若離的曖昧態度。導致國民黨的地方勢力認為洪無法起到「母雞帶小雞」的拉抬作用而大力反彈。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下,朱立倫身為黨主席,確實是「責無旁貸」,不得不出來「收拾殘局」。

可惜,換柱之後,掌握黨機器的朱立倫似乎也未能力挽狂瀾,原因或許在於朱身邊欠缺一個像金溥聰一般的幕僚,能夠替他大力整頓黨的各個部門。

由於大環境不利國民黨,各部門在失敗主義籠罩下,都擔心秋後算賬,反正多做多錯,站在風口浪尖上,難免事後要為敗選負責。更何況,朱主席都發話,選後不論輸贏,都會辭去黨主席,那底下的一級主管,自然是若能推諉絕不承擔,免得在國民黨必輸的情勢下,還要背上敗選的黑鍋,隨主席一起鞠躬下台。
黨內各部門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應付心態,導致許多該動的組織動員都沒動,直到選前一個月,還有記者朋友問:「朱立倫到底是選真的還是選假的?」

相對應的,卻是民進黨在地方的積極拔樁,憑藉九合一選舉後多數地方縣市執政優勢,軟硬兼施的收編地方勢力。如台南、高雄等地,在合併升格直轄市後,原本在鄉鎮市長層級選舉有明顯優勢的國民黨,由於區長改為官派,已經完全喪失了基層行政資源。

連朱立倫的家鄉桃園,都在鄭文燦的攻堅下搖搖欲墜。才執政一年的鄭文燦與曾執政七年的朱立倫在桃園的交鋒,正代表國民黨過去的基層組織優勢,正因為失去地方執政權而出現「政黨輪替」,而且,這種基層組織的優勢很可能一旦失去就再也無法逆轉。

豬一般的隊友:朱立倫額前的閃光

在選戰中,組織動員被稱為地面部隊,打宣傳戰則被稱為空軍,爭取的是注重候選人形象、政見等「空氣票」。國民黨的宣傳工作早年不如共產黨,如今不如民進黨,可以說是路人皆知的悠久「傳統」。大概只有在馬英九二○○八年、二○一二年兩次競選可以說是個例外,不管是二○○八年的競選廣告「準備好了」,透過剪接多位藍營縣市長以國台客語喊話,配上氣勢磅礡、震撼人心音樂,堪稱是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動人的廣告;還是二○一二年以多位描繪民進黨高層的俄羅斯娃娃層層套疊,並用曖昧的歌聲做背景配樂,諷刺蔡英文背後是整個貪污集團的「當我們同在一起」。都能夠不分客群,全面打動所有選民。尤其是二○一二年,許多商界大老、企業鉅子輪番在報紙或電視上買廣告支持「九二共識」,影響經濟選民的動向,被視為是當年蔡英文無法走過這「最後一里路」的關鍵因素。

可是朱立倫的宣傳工作,似乎又回到了國民黨的傳統困境,面對極其不利的輿論環境,整個宣傳工作顯得力不從心。就傳播媒體而言,這八年來的宣傳方式已經大幅改變,現在已經是網路主導的時代,尤其是年輕族群,許多人更將網路視為訊息來源的單一管道,根本不看電視新聞或報紙期刊。而網路輿論又是明顯的對國民黨不利,在這種情況下,國民黨在年輕族群的宣傳工作,在基礎上就相當不利。

當然,舟楫不利不能只怪風向不對或舵槳不順手,操舟者本身的技巧也很重要。這次國民黨推出的幾支廣告,由於主打五年級生(即中壯年族群),無意間卻挑起世代矛盾,愈加造成年輕選票的流失。而前一陣子在網路上廣為流傳,長達八十四秒的無聲宣傳影片,從頭到尾只有朱玄配的合照,以及在朱立倫額前不斷閃過的亮光,更是被諷為「不怕神一般的敵人,就怕豬一般的隊友」。這種近乎荒腔走板的宣傳影片,相較於民進黨陣營幾乎每支廣告都訴諸民意、直指人心,恐怕國民黨不能只怪網路輿論的風向不利了。

值得注意的是,傳播工具與媒體平台只是宣傳的皮、傳播手法與廣告內容只是宣傳的肉,真正宣傳的骨髓精華,是一個黨的核心理念。一個政黨,是否能透過各種宣傳手法與工具,讓多元的選民經由不同管道都能接收到各自關心的價值或政策,從而對政黨或候選人產生認同與信任,進而取得一個說服自己支持該政黨或候選人的理由,這才是宣傳的關鍵。

識敵不清 誰才是主要敵人?

國民黨是一個失去方向感的黨。

民進黨在這次選舉中的統戰手法堪稱可圈可點。不論是老牌的親民黨、台聯,還是新興的時代力量、自由台灣黨、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全部都是民進黨的統戰對象,大家集合在「反國民黨」的大纛下,以「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為口號,共同對抗萬惡的國民黨。

理論上,由於中國共產黨亡我之心不死,因此台灣與中共應該是敵我意識的矛盾,而台灣各政黨內部爭奪政權資源,則是台灣人民內部的矛盾。因此,按照統戰邏輯,國民黨與民進黨彼此應該只是次要敵人,主要敵人是共產黨。可是,在現實上,中共統一台灣似是遙遙無期,但在野黨奪取政權卻是近在眼前,似乎後者更有急迫性。於是,國民黨就陷在這種矛盾中,很多時候更因而失去方向感,在捍衛主權時與民進黨站在一起,在打壓台獨時與共產黨站在一起,首鼠兩端,豈能久待?

民進黨很成功的化解這個難題,他的做法是把國民黨與中共掛勾,連帶的把上次大選中表態支持九二共識的大企業家一同列為「跨海峽政商聯盟」,並主張正是這些「跨海峽政商聯盟」透過兩岸交流漁利、剝削台灣人民,才會導致台灣薪資停滯、經濟倒退。如此,對抗並終結「跨海峽政商聯盟」就能一口氣完成主權之爭、政權之爭與階級鬥爭三大任務,畢其功於一役。

更經典的是,選戰最後一周,民進黨開始打破先前「進步大聯盟」的承諾,公開呼籲「政黨票不要投小黨」。顯見諸如時代力量等小黨對民進黨而言,正如同八大民主黨派之於中國共產黨,必須是「由民進黨一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小黨只能起到側翼助攻的作用,連威脅到民進黨席次都不許,更遑論凌駕於民進黨之上了。如此將統一戰線的精神發揮到極致,豈是國民黨人所能及?

價值不明 朱蔡政見差別小

不過,究其實際,國民黨無法發揮統戰威力的關鍵,不僅是識敵不清,更在於價值不明。國民黨說不出自己的核心理念是什麼。結果早年如「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國父思想與統派主張,被新黨與民國黨競相奪去;連近年來主張的「維持現狀」與「中華民國憲政」,都被蔡英文掛在嘴邊。國民黨大概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連存不存在都還爭吵不休的「九二共識」了。

更有趣的是,如果去掉統獨立場,便會發現朱立倫的政見與蔡英文的差別微乎其微。而且,即便是雙方最明顯存在歧見的兩岸政策,由於蔡英文這次選舉中往中間靠攏,導致雙方對於兩岸定位的差異,也僅只是「中華民國在台灣」與「台灣的名字叫中華民國」,一般民眾根本無法分出兩者有何不同。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國民黨有心建立「反台獨、愛國父」統一戰線,統戰親民黨、新黨、民國黨,甚至是中華統一促進黨等小黨的支持者,恐怕選民也分不清支持朱立倫與支持蔡英文有什麼差別。所以,國民黨的統戰工作,其實在還沒有機會萌芽前就已經注定失敗了。

國民黨的組織工作怠惰卸責,宣傳工作荒腔走板,統戰工作未戰先敗;對比民進黨的組織工作軟硬兼施,宣傳工作觸動人心,統戰工作細緻綿密。恐怕國民黨在二○一六年的大選過後,一時還止不住敗選的頹勢。

(作者是台灣大學政治所碩士、國民黨智庫助理研究員。) 

其他特輯文章:

林泉忠:台灣能不「愈走愈遠」嗎?——解讀二○一六年台灣大選的歷史意義
許家睿:民進黨的考驗--兩岸關係的新典範原則
曹景行:台灣再變色後的兩岸未來

 

文章回應

回應

One thought on “失去方向感的國民黨--組織、宣傳、統戰的頹勢 (唐豪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