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事件自曝其暴 (劉銳紹)

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至本文截稿時仍未解決,一個個疑團在一片毫不透明之下變得更神秘。此事本來可以很快解決的,但有關方面遲遲不作決定,更沒有採取及時的行動,以致失去解決問題的黃金時機,結果變成一個令中國頭痛不已的炸彈,實在令人浩歎。

據了解,當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的妻子報警之後,已有內地人士感到事態不妙,即時來港到處收集意見,看看怎樣從速處理。其中一個意見是,把這次事件包裝為「私人爭端或經濟糾紛」,後來因為雙方談不攏,於是其中一方找來不法之徒,把書店五人綁架返回內地。其後,內地公安在香港警方要求協助之下,努力把五人「營救出來」,讓他們在內地協助調查之後,再把他們送返香港。

若放下此事的真相不談,單從危機處理的技巧來看,上述版本確有不少好處。首先,這個版本把內地官方和這次事件的關係完全切開,還把他們變成「主持正義、救世匡民的包青天」;此外,又令此事與限制出版和言論自由扯不上關係,可算是較完美的善後方法。

可惜,後來不知怎麼原因,這個版本沒有成為現實。更糟糕的是,又不知道在誰的安排之下,失蹤多時的另一位書店負責人桂民海忽然「良心發現」,承認十多年前的一宗致命車禍是他導致的,所以潛返內地自首。與此同時,內地公安又回覆港府,承認用「自己的方式」返回大陸的李波,真的是在內地。也就是說,內地官方在外界擠牙膏式的追問之下,終於承認案中兩名主要人物都在內地,但卻沒有解釋他們是怎樣「無證入境」。

通報機制是否失效了?

對於此案的疑點,坊間已經提出很多,在此不贅。但由此而引爆的問題卻陸續有來了,而這些問題又是官方始料不及的;更嚴重的是,這些問題是官方不想外界看到的,但現在卻通過自己的行為全部暴露出來,造成更多更大的危機。

例如,當港府按照過去的機制向內地有關部門追問此案時,不僅沒有答案,甚至連一個回音也沒有。據港府官員稱,這種情況是過去甚少有的。過去即使沒有明確的答案,但也會回覆「已經收到查詢」、「正在跟進或處理中」,但這回港府問了多次,均無回應。於是,外界自然想到,香港與內地之間的通報機制是否已經失效?

記得數月前,港府和有關方面成功破獲一個電話騙案集團,中聯辦官員罕有地、高調地前往一家「友好電台」接受訪問,大談成績。這當然是值得宣傳的,但這次「五人失蹤」事件出現後,不單沒有再出現這種高調亮相,連在公眾場合出現的機會也減少了。可見,他們也感到忌諱,難以面對「通報機制在敏感事件中自動失效」的質詢。

面對這種情況,港府也難回應。有記者向港府查詢,這個通報機制在一般情況下是怎樣運作的?在多番推搪之下,港府連過去怎樣運作的一般程序也不能透露,更不敢說「內地應在多少天內回答」的限時了。建制派人士也說,這種情況令港府和他們都十分尷尬,港府變成無牙老虎,而建制派也要為內地修補謊言。香港人一看,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自然更弱了。

港澳工作協調小組也協調不了?

此外,內地不作回應,也間接暴露了內地的一種落後的政治文化。在內地,上下級的地位分得清清楚楚,上級要下級辦的事情,或者願意下級知道的東西,自然會告訴下級。但當上級不想下級知道太多的時候,下級不僅無從得知詳情,連追問一句也可能變成「罪狀」。如果下級越級追問,也有很多官場禁忌;即使越級追問成功,也會造成日後很多不便。這一次,港府正陷於這種官場潛規則的困局之中。

其後曾鈺成指出,港府如果未能跟內地有關部門協調,可以向中央反映,雙方合作解決問題。按現行機制,中央有一個「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正是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副組長則是李源潮和楊潔篪,完全有能力和有足夠的級別協調這次事件,但還是拖拖拉拉。於是,外界只能猜測,是不是協調小組不願意協調呢?還是協調小組也協調不了?如果連協調小組也協調不了,那麼此事的背景就更複雜了。這些背後詳情當然是北京不想外界知得太多的,但正如曾鈺成所說,當真相還沒有大白的時候,各種猜測也不會自動消失。

招引「外部勢力」入室

與此同時,一些國家對此事也極為關注,因為他們擔心這類事件可能有一天發生在它們的本土國民身上。所以,在一些西方國家推動之下,他們正醞釀行動。這種「外國勢力」和「外部勢力」是中國最討厭的,但在這次完全跟境外無關的「五人失蹤」事件中,那些「外部勢力」卻被招引到香港來,可謂引狼入室。

據外交界消息稱,由於桂民海和李波分別持有瑞典和英國護照,瑞典和英國當然不能置身事外。而且,這兩個國家也感到「過去受過中國不少氣」,乘機趁這次事件「抽水」,向中國說「不」。其實,這些「氣」在弱肉強食的國際社會上是經常有的,例如中國不滿諾貝爾和平獎頒劉曉波,曾指責瑞典,還一度在貿易上還以顏色。瑞典歷來重視人權,它也是在「六四」之後接收民運人士較多的國家,自然認為中國不對;這次,更是傷害了瑞典保護本國國民的權利,難免要擺出強硬的姿態了。

至於英國,更感到中國財大氣粗,現在正好「乘機報仇」。他們舉例說,兩年前李克強訪問英國,跟英國簽定三百億美元合約,但中方要求英女王出面安排宴會接待李克強。由於李克強不是習近平,不是國家元首,未能享受這種規格,所以英國只能在英女王的夏宮溫莎堡安排一次下午茶,但也傷害了英國王室的常規。這一次,雖然英國也不敢因為「五人失蹤」事件而跟中國交惡,但趁機「咬你一口」,也是心頭一快。

上述版本是否準確,不得而知,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中國一天不解決這次事件,外界和外國一定咬住不放,利用這次事件攻擊中國,甚至聯手反擊。況且,此事也在台灣發酵。剛剛當選總統的蔡英文在競選時已把此事掛在口邊,過去不大關心香港事情的台灣人民,也被這次事件喚醒了。一些台灣人提出,「警惕今日香港,避免明日台灣」。這些都是中國自己製造出來的危機。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