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下的中國人 (曹景行)

  不管你喜不喜歡中國,也不管你贊不贊成北京舉辦二○○八年奧運會,八月八日這一天終究會改變你所處的世界,改變世界與中國的關聯。同樣,不管你喜不喜歡北京奧運的開幕式,也不管開幕式背後藏着多少「假唱」之類的內情讓你搖頭歎息或嬉笑怒罵,但全世界所有看了這場盛典的人都會意識到,中國的崛起已經成為不可改變的事實,只要未來中國自己不把自己鬧垮。

  這就是美國總統小布殊堅定不移,要帶着全家老少到北京觀看奧運開幕式和比賽的原因,也是全球主要國家領導人幾乎全都到齊的原因。只要他們來到了鳥巢的開幕盛典上,在悶熱的暑氣中不得不全體搖起中國紙扇,如此這般的場面又通過電視鏡頭傳遍世界,就是北京的成功。至此,今年三月之後西方世界幾乎同時出現反對中國的激烈浪潮,就被開幕式的狂歡沖散成幾星白沫。

世界只能看着中國強大

  要知道,這可是奧運會第一次在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中成功舉辦;一九八○年的莫斯科奧運,因蘇聯入侵阿富汗而遭受世界許多國家抵制。當北京二○○一年七月十三日奪得奧運主辦權時,中國或許沒有充分認識到,這也等於是在所有反對、仇視、嫉恨、害怕以及看不起中國的人前面,揮動起一塊招惹攻擊的紅布。

  當今年春天奧運火炬全球傳遞過程中出現那麼多的風波時,有人猜測中南海裏的決策者會不會後悔辦奧運是自找麻煩。但就像面對汶川大地震一樣,中國就這麼挺過來了。從不成功的莫斯科奧運到今天的北京奧運,二十八年間,蘇聯不見了,阿富汗還在打仗,主角卻換成了美國人,而中國已變得教世人認不出來,而且誰也奈何不得了。

  尤其是,當北京奧運把全世界所有反對中國的勢力都聚集到了一起,顯示出可以顯示的全部力量,最後也「不過如此而已」;連那位多次出言不遜的法國風流總統薩爾科齊,再不情願也只能靦着臉到北京出席開幕式。國際政治的現實在於,當美國加上所有歐洲的北約盟邦都無法平服阿富汗和伊拉克,無法阻止伊朗的核子進程,也無法阻擋俄羅斯用軍事力量狠狠教訓格魯吉亞,世界就只能看着中國以自己獨特的方式(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發展為新的強國。

體育強國 只剩中美

  不必用年代久遠的東京奧運或漢城奧運為例,來預測北京奧運後的中國;即使不辦奧運,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也正在成為與美國同一量級的國家。這些天的北京奧運金牌榜同樣表明,世界上真正的體育強國只剩兩個——美國和中國,而包括日本、俄羅斯、德國、意大利、英國等昔日的體育強國,如今只能跟韓國、澳洲一起,在第二等級的層面上爭高下。

  金牌數當然不等於國家實力,但一個能夠把北京奧運辦成如此場面的中國,一個奪得了最多奧運金牌的中國,一定有相應的國家實力為後盾。北京奧運的意義,就在於它讓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第一次真正看清了現實的中國、當代的中國,使得他們必須重新思考未來如何與中國相處。美國前總統列根的特別顧問班多(Doug Bandow)就已體認到:「中國正朝着領導全球的方向前進。中國能走多快、能走多遠,取決於中國人民,遠非那些中國之外的旁觀者所能左右。」

  而像美國《新聞周刊》主筆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等視野寬闊一點的人士,已經開始討論中國模式對「美國夢」的挑戰,就像當年美洲新大陸對歐洲舊大陸的挑戰那樣。NBC對北京奧運的轉播,獲得了大大超出估計的收視率;相應的,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則發現,受訪者的美國人不管傾向哪一個政黨,多數都贊同讓北京承辦這一屆的奧運。當然,他們中的多數也可能每天都享受着MADE IN CHINA的貨品。

認清西方對中國的看法

  二○○八奧運在北京舉行,成為整個世界對中國現狀和未來的又一次總體檢查和全面思考。但與此同時,北京奧運也像一面鏡子,讓中國更加能夠理性而現實地看清自己,看清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真實形象、現實處境和確實位置。

  當北京經歷千辛萬苦在二○○一年奪得奧運主辦權時,許許多多中國人都以為自己的國家終於得到了世界大家庭的接納,當做是國際社會承認中國地位的碑記。反過來,中國人也十分真誠而熱烈地希望擁抱全世界。把「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作為北京奧運的口號(而且先選定英文的One World, One Dream,再譯成中文),正反映了中國的單純甚至有點天真而笨拙。

  直到北京奧運的日子越來越近,中國才恍然大悟「同一個世界」從來就不存在,「同一個夢想」更是一個純粹的夢想。你想把全世界都請到家裏來參加熱鬧非常的「派對」,你也願意傾己所有讓各方貴客賓至如歸,有的人卻往你的臉上吐口水,還要上門來給你的 「派對」攪局。於是中國人憤怒了,但同時也清醒了。

  尤其是對法國。過去許多年,中國人一直以為法國是西方世界中最喜歡中國、也最願意跟中國交往的國家,中國也心甘情願把核電站、民航客機一類的巨額定單,一張張送給法國大公司。不料換了個總統說翻臉就翻臉,而且同中國特別過不去,甚至連法國的主流媒體和枱面上的政客,也都變成以抨擊中國的一切為時髦,還總希望中國也四分五裂,像原先的蘇聯、南斯拉夫那樣亂成一團。

  於是中國終於認識到,儘管你改革開放了三十年,已經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西方主流社會還是會指着你的瘡疤罵你「獨裁政權」;儘管你已經加入WTO並且變成給富國提供各種產品以至億萬資金的「世界工廠」,他們還是把你視做「共產」異類,不讓你舒舒服服地辦成一屆奧運會。

「鳥巢一代」的反擊

  實際上,中國人也知道自己的短處,這些年來他們對自身體制弊病和官員劣迹的批判指責,早已比外界更加深刻、更加透徹,成為社會發展進步的主要力量。但無論如何,中國民眾無法容忍西方世界的那些人如此對待中國,尤其是中國的年輕一代越來越認同今天的中國的方向。他們開始反擊了,他們第一次在世界上真正顯示出了今日中國的實力,而且用的是一種國際「通用」的語言。

  當中國開始「以牙還牙」的時候,法國薩爾科齊的調門立刻就低了下來。有趣的是,最先也是最有效讓西方國家感受到中國怒火噴發的,並不是中國政府或官方媒體,而是中國的平民百姓,他們同藏獨勢力和薩爾科齊之流幹上了。特別是那些現已獲得「鳥巢一代」佳號的「八十後」,率先打響了維護北京奧運的「自衛反擊戰」。

  抵制家樂福的一聲號召,不用半天時間就傳到了幾乎所有人的手機上和電子郵箱裏,足以讓那些想同中國作對的國際巨頭「英雄氣短」。可以預料,任何一家北京奧運贊助商如果屈從於反對勢力而退出奧運,等於從此放棄中國市場。西方媒體最弄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那些最了解西方、最多接受西方事物的中國年輕人,恰恰是最愛國的一代?」

為了奧運 願意犧牲

  實際上,西方媒體也從來沒有弄明白過,舉辦北京奧運不只是中國官方意願,更是普通中國民眾的共同盼望。二○○一年七月十三日的晚上,是百萬北京民眾自發上街狂歡,才會讓江澤民等臨時起意登上天安門城樓的。我曾多次引用那晚在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上採訪的香港有線電視記者張寶華的描述,她比當時在香港做電視直播的筆者感受更加真切。

  從那一刻起,北京將舉辦的奧運,就是億萬中國人的奧運。

  北京官方說辦奧運的全部投入約為三千億人民幣,如果加上各地的「隱形」開支(如為保「平安奧運」涉及的龐大費用),有人估計不下五千億之巨。但這還是中國老百姓付出的一小部分。這幾個月你如果在北京或中國的其他地方,處處可以發覺幾乎每個人都承受着為辦奧運帶來的種種不便以至損失。有位桂林旅遊業人士說 ,奧運讓當地的外來遊客大幅減少,政府為了奧運加強監管,又增加了業者的經營成本,但他們仍然為中國的每一塊金牌而歡呼,只是希望「生意能早一天恢復起來,因為有一家子人要養」。

  而那位在奧運開幕式上讓世人聽到她《歌唱祖國》美妙童音的楊沛宜小朋友,並不在意出場的是另一個女孩,只要開幕式上有自己的聲音就滿足了。還有一個例子。那天北京五棵松體育館舉行美國「夢八」對中國隊的籃球比賽,一張門票可以炒高許多倍。但一位來自四川的男子看到有個美國大學生在雨中求票,就把自己觀賽的機會無償讓給了他。我猜,他是想讓那個美國「客人」對北京奧運有好的印象吧。開賽之後,每個場館裏入場的中國人突然變得文明禮貌許多,除了官方的一再「開導」,更重要的恐怕是誰也不想讓北京奧運在世人面前給搞砸了。

  我相信還有千千萬萬中國人,為了能把奧運辦成辦好,都心甘情願付出辛苦和犧牲,做出了許許多多世界其他地方不可能做的事情。例如,奧運開幕式如此之規模,三年的籌備中參與者數以萬計,對外界每個人都能夠守口如瓶,可見他們對能夠參與此事的看重。還有幾十萬以至上百萬把鳥巢等場館及機場、道路等設施建造起來的農民工,他們到北京看奧運比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還有那些可能連電視直播都看不到的百萬志願者——中國的體制能夠調動全國資源來保證奧運的成功,但成功的真正基礎還在於民眾對中國舉辦奧運的普遍認同。

把奧運當做自己的事

  有人把二○○八年稱做中國的「志願者年」,不只因為奧運,更因為五月的汶川大地震,突然激發了中國民眾(特別是年輕人)的公民意識。這體現在千萬網民對藏獨及其支持者的「自衛反擊」,也體現在無數NGO(非政府組織)平地而起擁向四川災區。這是公民的自覺行為,而非現行體制運作的結果,甚至是對現行體制的一種突破。

  這可能是二○○八年對中國執政黨和當政者提出的最重要的新課題。當今最具公民意識的中國年輕一代,可以支持當局的決策(如辦奧運),也可以為此而包容或者忍受執政者的不當(包括奧運舉辦過程中的許多差錯失誤,比如售票中的混亂,過份且擾民的安全檢查),但他們越來越不馴服於體制(組織)的指揮,而是把救災和辦奧運看作自己的事情,按照自己的思考來決定言行作為。「鳥巢一代」的真正含義也許就在這裏。

  所以,當二○○八北京奧運成功落幕之後,北京當局如果還是按照傳統而陳舊的思路,只知道為自己歌功頌德而不敢正視其中的弊病、缺失和腐敗,只懂得文過飾非而不能對現行體制做出重大突破,以為奧運的成功就是靠政府的權力,無視甚至刻意排斥(而不是適應和容納)中國「公民社會」必然發展,那就實在對不起億萬真心實意支持奧運、辦起奧運的中國老百姓。當一個社會的公民對當政者由大致認可轉為普遍失望,由支持轉為懷疑和鄙視,由尚可容忍轉為不可容忍,社會危機立即到來,特別是在經濟也出現大麻煩的時候。

  北京奧運對世界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但它對中國自身未來變化的影響卻很不確定。八月八日之後的中國一定會出現許多重大的變化,最大的懸念卻是中國會如何變。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京奧開幕禮,萬人疊成一個鳥巢。


京奧開幕禮其中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