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杜導正) 趙紫陽錄音回憶錄《改革歷程》序言(最後定稿)

  一九八九年五月底,趙紫陽被免去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罪名是「支持動亂、分裂黨」。隨後,「動亂」被定性為「反革命暴亂」,發展為震驚世界的「六四事件」。

  「六四」後,中共中央三次派人找趙紫陽談話。

  第一次,趙紫陽的老同事王任重等幾位中央要人奉命出面。王任重說,只要你能做出深刻檢查,可以保留政治局委員的職務。趙紫陽拒絕了。

  第二次,中央幾位要人說,只要你表個態,做個檢查,可以保留中央委員的職務。趙紫陽又拒絕了。

  第三次,聽說又要來人談話,且傳來有些國家級領導人要求立刻公審趙紫陽的消息。這期間趙紫陽召開了緊急家庭會議。趙紫陽對家人說,「六四」開槍,不管怎麼說,這在歷史上是不能容忍的。我在這個位置上不能同意。現在三次要求我做檢查,我的意思是決不後退,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對黨負責。但是,這樣做我坐牢也是可能的,一定會牽連你們。你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趙紫陽的老伴梁伯琪,他的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與兒子女兒配偶,沒有絲毫猶豫,一致表示支持趙紫陽在這生死榮辱關鍵時刻選擇的歷史性決定。

「你有責任寫。」

  「六四」後,北京政治氣氛非常緊張,我和趙紫陽的聯繫斷了兩年多。一九九二年我們恢復了來往。我建議他寫一篇文章,作為「六四」當事人的一方,寫出事件的全過程,前因後果,總結一下經驗教訓。趙紫陽表示不想寫。我把話說得更重,我說:「紫陽同志,這不是你個人的問題,你有責任寫。你處在這個位置上,對『六四』及其前因後果,治黨治國都有自己的心得,有自己的思考,寫出來,留給後人,是你應盡的歷史責任。」當時蕭洪達也在場,我們一起勸他寫。趙紫陽同意了,讓我們寫個提綱,我們提問,他來回答。

  趙紫陽有非凡的記憶力,但他還是怕記憶不夠準確,曾經向中共中央辦公廳要一些有關材料。中辦不給,他很受傷,說那就翻報紙吧;另外他說我近年也草過一個提綱。口述就這樣開始了。

  起初除了趙紫陽之外,參加這個工作的有四個人:前中共中央紀委副書記蕭洪達,前《光明日報》總編輯姚錫華,前國務院秘書長杜星垣,再加上我。我們都是趙紫陽的老部下。我相對年輕些,身體好些,又是老記者,有筆錄的習慣。後來我去廣州,把這件事告訴了前廣東省委書記,他很支持這件事,說他有最好的錄音機,連同錄音帶一起給了我。我們就把筆錄改成了錄音。

  後來,杜星垣有事不常來了,我們三個人幹。再後來,姚錫華身體差些,有時也不來了,我和蕭洪達兩個人去趙家談和錄音。後來經常是我一個人去。再到後來,我對趙紫陽說,你自己就對著錄音機這麼講吧。這項工作斷斷續續做了九年,從一九九二年到二○○○年,總共用了十六盤錄音帶,談話三十一次,其中,二○○○年一年就有十二次。

  口述完成後,我和蕭洪達在盛夏季節關了門窗,躲在屋子裏一盤一盤地聽,共同的感覺是:口述很有條理,邏輯嚴密,語言準確,只要變成文字的東西就可以直接成書了。隨後,姚錫華把錄音整理成文字,大約十二萬字。為了躲避可能的政治風險,我們將錄音和文字複製了三套,趙紫陽一套,姚錫華一套,我一套。後來,這些資料都陸續集中到趙家了。

糾正「六四」的誤傳和歪曲

  二十年來,趙紫陽的訪談記,圍繞趙紫陽談「六四」的,談改革開放的,談中共成敗前途的,境外出版了十幾種。不過,現在這本由他子女操辦出版的,只將趙紫陽談話錄音原原本本翻成文字的書,無論在完整性方面,深刻性方面,特別是在本人認可的準確性和權威性方面,無疑都是別的任何有關書籍所不可比擬的。

  在這本書裏,趙紫陽詳細講述了「六四事件」的經過。作為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他是最重要的當事人之一,又是被徹底封殺的被告。他的敍述,對於全面客觀地把握事件真相,糾正種種誤傳、偏頗和歪曲,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更進一步,趙紫陽談了他對「六四事件」的起因和後果的看法。

  再深一層,他探討了中國共產黨在治黨治國方面的經驗教訓,毛澤東的成就和錯誤,鄧小平的成就和失誤。

  最後,他還努力從世界歷史的角度,探討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興起和衰落。

  趙紫陽是個求實膽大的實幹家,他是從縣委書記,到地委書記,到省委書記,再到副總理,總理,一路幹上來的。過去他讀書不算多,不及胡耀邦。「六四」後有時間了,他開始大量讀書,同時,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豐富經驗,反覆思考各種大問題,海闊天空地放膽自由思考。我也是從他軟禁中幾十次談話,以後多次溫習他的談話中,漸漸地感到這位被人尊敬的老人,晚年思想中確有許多值得人們記取研究的像火花一樣的閃亮觀念。我甚至以為他晚年的政治思想發生了一次質的飛躍!因此,在我印象中,他不只是在大是大非關鍵時刻敢於承擔歷史責任的一位偉人,而且他的見解,他的思想,具有大思想家至少是思想大家的深度和水平。

  趙紫陽的整個談話,顯示出根本主張上的許多重大變化。他曾經幾次懇切地對我說:「老杜你知道,我過去也是很左的。現在我是痛定思痛,改弦更張。」現在,翻開這本書,從始至終,我耳邊一再回盪著這八個字:「痛定思痛,改弦更張。」

  古今中外從無一個完人。趙紫陽絕不例外。他在這本書裏的想法見解不一定都對,有的甚至可能是錯誤的,我也不是每一觀點都贊成。但是,他的想法、見解背後都有血淚經驗的支撐,多是深思熟慮的結果。這本書只是原汁原味地和盤托出,至於如何評價,則是讀者的事,是歷史的事。

自喊「打倒趙紫陽」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我就在趙紫陽的領導下工作。當時趙紫陽是中共廣東省委第二書記,陶鑄是第一書記。我是新華社廣東分社社長。趙紫陽說他過去很左,確實,在反右派、公社化、大躍進、反右傾、農村社教等等極左性質的運動中,他並不消極。一九五九年反右傾,錯誤地把我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時,他也沒能公正地站出來,沒有講過一句保護我的話。

  但是,比較而言,那時候,趙紫陽的獨立思考比陶鑄更多。在處理逃港問題上,陶鑄主張壓制,趙紫陽則要求疏導。不少問題處理上,他比陶鑄求實而溫和。文革十年,他的人品覺悟有了大的昇華。一九六六年末廣州越秀山十萬人批鬥趙紫陽大會。我老伴續志先坐在現場前排。造反派對他做噴氣式拷打,逼他自己喊「打倒三反分子趙紫陽」的口號,他拒絕喊。造反派退一步要他喊「打倒走資派趙紫陽」的口號,他仍拒絕喊,最後他只喊一句「打倒趙紫陽」。就是說我趙紫陽作為一個人,可以打倒。但絕不承認自己是什麼三反分子或走資派。文革中被批鬥的省委第一書記二十七八個,像趙紫陽這樣連個「走資派」罪名也不承認的,恐怕是絕無僅有,只此一例,一時傳為國內佳話。

繼承遺志 推動政改

  作為一個地方領導人,趙紫陽是優秀的,但我以為並沒有什麼特別了不起。他的了不起,在於他與胡耀邦是鄧小平的左膀右臂,對中國劃時代的改革開放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更在於他在「六四」前後表現出來的偉大人格。在「六四」這個重大的歷史關頭,趙紫陽對中華民族負責,對歷史負責,對百姓負責,完全不顧個人生死榮辱,站在真理一邊,站在人民一邊,決不妥協決不屈膝決不退讓,他傳承了中華民族威武不屈,為了人民為了一個義字可以赴湯蹈火的高尚精神。他是人們的榜樣。因此,人們才這麼深深地懷念他,對他這輩子的某些失誤也全都諒解了。我們願意向他學習,做他那樣的人。

  趙紫陽下台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沒跟上。我們的改革一直在跛足前行。我們要學習趙紫陽和胡耀邦,繼承他們的遺志,推動政治體制改革。

  二○○五年趙紫陽去世時,中共中央以新華社公報形式對他做出幾句評價,說他在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犯有嚴重錯誤,不再提他支持動亂分裂黨的話了。這個提法的改變,從中共中央來說,是一種退讓。從中國當代史說,這自然也是一種進步。但與事實相比,實事求是的說,這個評價、結論是不行的。而且時至今日,又三年半了,對趙紫陽的骨灰還未妥善安置。對趙紫陽撤職後任意軟禁多年,還沒有一句平反的話。趙紫陽三個字至今在大陸媒體實際還在禁止之列。這些在歷史上說,當然一概站不住腳的。不過正如劉少奇在文革中被打倒的時候吶喊的那句話:「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歷史是人民寫的。

  二○○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北京

  (作者是《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本文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