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治病還是慢性謀殺? (劉銳紹)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引起各界關注,大家都想看看習近平上台後有什麼新政策。但在閉幕當天官方公布的消息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什麼重大的改革措施,而是將會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

習近平比江胡更能把權力集中

  這個委員會最早是由江澤民構想出來的,但一直無法落實,後來胡錦濤也想過實現這個構想,但推動幾次也沒有成事。現在,習近平上台一年就要建立「國安委」,顯示他已經可以把權力集中起來,中共高層在國家安全方面的共識進一步凝聚。

  這個消息在香港引發討論,有傳媒更形容這是衝着香港而來的。但是,平心而論,這種講法說過了頭。首先,「國安委」的成立主要是針對內地及國際形勢的變化,不是因為香港問題才設立的。其次,香港在北京高層眼中,已不是那麼重要了;如果香港不「亂」,北京大員都想把精神集中在極其頭痛的國內外問題上。所以,一些內地人士說:「香港人不要那麼自以為是。」

  其實,北京從國家安全的層面加強對香港的掌控,早是二○○三年底的事。當年五十萬人大遊行之後,北京成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除了必然的港澳辦外,還包括公安、國安、海關、商務、教育、人民銀行等中央部委的領導成員;廣東省一名高層領導、中央派駐港澳的負責人,也是成員之一。這個小組的主要功能是協調各項對港澳的工作,涉及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還包括國家安全的部分,因為北京認為「外國勢力已介入香港內部事務」。上述情況本來保密,但習近平二○○八年來港視察奧運馬術場地時,有關方面刻意公開這些資料,希望讓香港人有所警惕,但香港人不大關注。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協調小組的成員,除了幾名大頭屬中央級或部級官員外,其餘大部分都是副部級官員,因為他們的職能不是決策性的,而是操作性、執行性、協調性的,以便把該小組的決定落實到本部門負責的範疇內。可見,如果說北京關注香港可能出現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早在那個時候已經開始了,而不是今天成立「國安委」才針對香港的現狀。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雖說「國安委」不是衝着香港而來的,但假如香港的形勢發展到北京認為「亂」的地步,那就難保「國安委」屆時會出手了。按目前形勢來看,這個「國安委」肯定是層次極高、由政治局常委主管的組織(外界一般相信習近平親自掛帥),而且組織也比較龐大,成員多屬於部級,比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成員級別更高。

  理由是:它的職能包括對內、對外兩大部分。對內,自然是對應官方深感不安的內部不穩定因素,例如維權事件、恐怖襲擊,以及日益增加的公民訴求和政治訴求。對外,也有兩個層面,一是直接涉及外交、國防、軍事、情報等;中國近年來外部壓力不少,尤其是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包括日本在釣魚台問題上干擾,中國和菲律賓、越南在南海主權的爭議等。另一個層次就是西方世界對中國的「和平演變」。一種意見認為,未來的戰爭將是「超限戰」,即超出任何限界的戰爭,包括經濟戰、信息戰、輿論(民意)戰、電腦戰、金融戰、太空戰等,所以,估計「國安委」的成員將包括國際經濟、金融等人才在內。

「國安委」會否介入香港事務?

  本來,所謂「和平演變」的壓力並不重要,只要中國能夠拿出比人家高明的方法,努力搞好與人民的關係,順應社會的變化,就不怕外國「和平演變」了。可是,中國目前在軟實力方面遠遜於一些先進國家,而且慣性地採用強硬的方法,要「把一切不穩定扼殺於萌芽狀態」。於是,禁制互聯網、收緊言論、政治改革緩慢,這才是外國的可乘之機。可見,這是一個如何判斷的問題,更是一個判斷是否準確的問題。

  其實,香港回歸至今,已有多個事件顯示內地和香港之間經常出現認知、理念和判斷上的分歧,本應好好求同存異,但由於種種原因,這些鴻溝不單沒有彌合,近年來還在擴大。舉例說,北京認為外國勢力介入香港事務愈來愈猖獗,後來還加上其他反對力量,包括外地的民運人士、台灣的反對黨,以及本地的反對派(民主派),概括而言,這就是北京眼中的「敵對勢力」。但在香港人眼中,民主派不是敵對勢力;此外,即使有外部勢力,但也不能影響香港,最能影響香港的是北京。

  再舉一例,北京認為中央成立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已大力支持香港的經濟發展,處處為香港着想,但「香港人不領情,還反這個,反那個,什麼都只從香港的角度想」。在香港人眼中,除了經濟發展之外,更重要的政制改革,要盡早爭取到北京承諾的「普選」。

  近年來,有些內地官員逐漸失去耐性。他們認為,「香港人太不珍惜眼前的條件了」,既然如此,中央乾脆「以我為主,讓香港人慢慢接受現實吧」。香港人看見政治、言論等方面不斷收緊,香港電視不獲發牌一事,建制派議員承認中聯辦官員曾跟他們接觸,香港人因而認為「北京在背後發功」,違背「一國兩制」的承諾。

  可以說,這是兩地對於同一事情的不同理解,加上各有利害關係的考慮,但又欠缺深入的溝通,更無互信基礎。對於北京來說,他們認為香港已經回歸十多年了,但「香港人的腦袋還未回歸」,加上「被外國利用而不自知」,只有我行我素了。香港人則感到「河水已湧入井裏」,不能不有所堅持。

  未來,「國安委」會否介入香港事務,將視乎香港的形勢如何發展,例如「佔領中環」運動、政改的涉及面(會不會被視為引入外國勢力或台獨勢力)。所以,各方均須小心思考,理性行事,多點了解對方的思維。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官方能更主動地與各界接觸,尤其是被視為「反對派」的人物。這才是釜底抽薪之法,否則,好心治病可能會變成慢性謀殺。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