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妳安在──懷念弗朗斯娃(金聖華)

一對璧人!真是「一對璧人」!
仰望着他倆從賓館二樓的樓梯走下來,他,俊朗挺拔;她,優雅雍容,兩人步履穩健,不徐不急,臉上帶着笑容,恰似和煦陽光照人暖!真不懂為什麼長得好的人,笑起來好看,走起路來也特別好看。
這就是第一次見安德魯和弗朗斯娃時留下的印象。
那年,很多很多年前了,安德魯應香港中文大學聘請出任英文系系主任,帶着夫人弗朗斯娃來履新,由於剛到埠,宿舍尚未安頓好,就在賓館暫住。早在他們到達之前,我就已經得知訊息,原來安德魯不但是學者,也是個詩人,就好像我的摯友布邁恪教授一般。他倆是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多年同事,也是意氣相投的同道中人。這次安德魯遠道來中大就職,邁恪一早囑咐讓我們見面相識,捎來的不僅是溫哥華的拂面春風,更是彼邦好友遙遙的祝福與關懷。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