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做了地球球長 (張曉風)

 一

有朝一日,我若大權在握,做了「地球球長」,我的第一道政令便是:每個人每年一定要種一棵樹,像繳稅一般,不種的要重重處罰。如果沒時間去種,那就出錢請別人代工去種(加上去「護」)。至於,肯種第二棵的,小孩在學校裏可以免費吃營養午餐。管他南韓、北韓、新疆、北京或香港、台灣,這世界最需要的東西不是打仗、不是主義、不是革命、不是國號、不是石油,而是──樹。

為什麼「本球長」硬性規定要種樹呢?簡單,因為我們不斷地用樹,當然得種樹來補過啦!就算我們不用紙、不寫字、不讀書,也要用樹木來做船、做桌椅、做板凳、做櫥櫃、做地板、做天花板、做牀、做鈔票、做棺材……,就連耶穌釘十字架,這救贖大業,也得靠一棵樹來犧牲自我,才能共襄盛舉呢!釋迦牟尼,如果沒坐在菩提樹下,享受那份清蔭四垂,印度的烈陽當頂照下,不中暑已不錯,要悟道,簡直不可能。

人類,一直在用樹,於是把森林和高山毀了。人類也一直養牛羊,養少尚可,大規模養便把草原毀了。人類又成億成億地生孩子,孩子驕奢浪費,把水資源毀了。人類東奔西跑燃耗石油,把空氣毀了……。毀了這麼多地球資源,請你種一棵樹,你能說這要求很過份嗎?

還有,還有,人活著,是要呼吸的,人類每吸一口氣,都要靠樹來供養(氧),每吐一口氣,都要靠樹來為我們註銷罪孽,人類不種樹其實是喪盡天良的事呀!毀樹就是滅人,植樹才是扶人!

  二

日本在發動二戰以後,當然做了很多很多壞事。這個,用腳趾甲想也知道,要打仗,要求勝,能不殺燒擄掠嗎?能不屠人成河、堆骨成山嗎?不過,最近讀了日本女作家佐野洋子的《無用的日子》,才發現日本人的另外一狀罪行,又邪惡又滑稽又悲哀的罪行。

話說作者洋子頗算號人物,是個得過日本紫綬勳章的童書作家,民國二十七年出生在北京,他的堂姐桃子比她大八歲,二人不同的是洋子的童年在中國過,桃子則在日本。戰爭期間桃子堂姐讀小學、初中,她納入「學生動員令」,被視為「一份小小勞動力」。那時,她小女孩一個,當時家家缺錢缺糧,每個小鬼頭都發育不良,體力衰微,她又能為偉大的天皇供獻什麼呢?唉,有的,她奉命去挖樹根,全班不上課,都去挖松樹根。

我曾試作測驗去考問人,說:
「二戰期間,老日叫他們的小孩子不上課,去挖松樹根,你猜,是為了什麼?」
回答一律是:
「應該是肚子餓吧?糧食不夠嘛!」
也有人說:
「是為了作柴燒嗎?」

如果是為了飢餓或缺食物燃料,那還稍稍說得過去。其實,不是,那時候日本缺燃油,有時連飛機飛出去都不加回程的油,(可憐的「單程」神風隊員!)油既不夠,打主意竟打到刨松樹根的辦法上來了。原來,松樹算是有油脂的樹,據說榨它一榨,也可提煉一些飛機燃油,來增加空軍戰力……。

當時十歲出頭的佐野桃子雖不是什麼高人,卻也料事如神,她對自己說:
「日本會輸日本會輸,日本已經淪落到靠刨松樹根來提煉油料了,日本會輸!」

日本果真輸了,桃子居然大樂,聽到「玉音放送」(就是「天皇之廣播」的意思)宣布投降,她說:
「我太開心啦!以後不用天天再去挖樹根囉!我自由了,從此可以放手去做我自己要做的事了!」

不知當年的日本小孩在動員令下刨了多少松樹的根?不要笑我:
「神經病!日本在二戰期間做的壞事可多了,挖挖樹根算個什麼呀?」

我想,我還是有理由來恨他們這一項罪行,屠人又屠樹,就連魔鬼,也想不出這麼邪惡的主意吧!

(作者是著名台灣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